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番外3 不将就

正文 番外3 不将就

    这一年的京城冬天格外冷,路上行人匆匆,酒肆的生意却越发好了起来。

    天寒地冻,出门在外的人办完了事去酒肆就着炭火铜炉炖的羊肉喝上一口烧酒,那才是人生美事。

    春风楼里围满了酒客,混着肉香与酒香,有种热气腾腾的热闹。

    马蹄声敲击着冻得硬邦邦的青石板路,发出清脆的哒哒声,眨眼的功夫就近了。

    站在春风楼外的伙计立刻迎上去,接过缰绳,弯腰笑道:“池爷,您来了。”

    翻身下马的年轻男子穿了件石青色素面锦缎棉袍,外罩玄色大氅,眉峰英挺,唇红齿白,明明穿的这般素净,可随着眼中的波光流转,便光彩夺目如骄阳,令人不敢逼视。

    他穿过酒肆大堂,堂中便是一静,直到那个挺拔中又带出几分散漫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尽头,才重新恢复了热闹。

    “啧啧,刚刚上去的那小哥儿是谁啊,真他娘的俊!”说话的人明显有了酒意,眼神痴迷盯着楼梯口,嘴角流涎,“比娘们还俊俏呢,要是——”

    同桌的人忙拉了他一把,变色道:“快别胡说了,你才来京城有所不知——”

    话才说了个开头,便有两个孔武有力的壮年男子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架起那醉汉,利落从门口丢了出去。

    大堂中喝酒的人们见惯不惯,等那同伴追了出去,纷纷笑了起来。

    “这是第三个了吧?一月之内总有几个不开眼的这么被丢出去。”

    “就是,也不打听打听刚刚的公子是谁,能是咱普通百姓招惹的起的?”

    池灿进了酒肆二楼的雅室,等在里面的人笑了:“拾曦,又有不开眼的被丢出去了?”

    池灿来到朱彦对面坐下来,挑眉一笑:“这有什么稀奇的。”

    朱彦忍不住叹气:“咱们在后面喝酒不就是了,省得有这些麻烦。”

    池灿看了朱彦一眼,冷笑:“我就生成这样,难道为了一些心思龌龊的混账玩意便要蒙起脸做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朱彦苦笑。

    “我不想去后边喝酒。”池灿伸手端起白玉酒壶,替自己斟了一杯酒。

    白皙修长的手指扣住与酒壶同质地的酒杯,那手指却比白玉酒杯还要莹润。

    “以前是四个人在那里喝酒,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去那里有什么趣?”池灿晃了晃杯中酒,一口饮尽。

    朱彦闻言沉默了。

    他们四个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如今只有他与池灿留在京城了。

    杨厚承忙于抗倭无暇回京也便罢了,邵明渊封王北地,此生想要再见恐怕无望。

    “对了,你家次子的满月酒什么时候办?”池灿开口打破沉默。

    “到时候会给你下帖子的。”听池灿提起才出生不久的次子,朱彦眉梢眼角便存了笑意,看一眼好友,劝道,“我都有三个孩子了,连重山都已经在南边成了亲,你怎么还没动静。”

    池灿斜睨好友一眼,懒洋洋笑道:“这你也操心?”

    朱彦心中叹息。

    三名好友里,拾曦可算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没有任何长辈会操心他的终身大事。

    且随着幼主继位,拾曦与皇家的关系越发淡薄了,这两年若不是有许首辅关照着,在朝廷中恐怕都不会这么顺当。

    当然,拾曦能得到许首辅关照并不是靠的谁的脸面,而是当年扳倒兰山时出了大力,与许首辅达成了某种默契。

    “这不是操不操心的事,你老大不小的,难道要一直这样?”

    “这样有什么不好?”池灿又喝了一杯酒,笑眯眯道,“没人管,想喝酒就喝酒,想什么时候回便什么时候回。不像你,出来一趟还要向嫂夫人告假。”

    “拾曦,你不要岔话题,这么些年了你就没有中意的姑娘?”

    “没有。”池灿毫不迟疑给出了答案,神色认真。

    他曾遇见过最好的,干嘛只为了成家而将就?既糟蹋自己,也糟蹋别人。

    见朱彦还想再劝,池灿撇嘴:“成了亲的人就是这么黏黏糊糊,喝酒就喝酒,说这些作甚?”

    朱彦见此不好再多说,举杯相碰,对饮起来。

    二人出门时外边飘起了雪花,如柳絮漫天飞舞。

    望着双颊酡红的池灿,朱彦吩咐伙计:“送池公子回府。”

    池灿眼睛微眯,摆了摆手:“不用,这点酒还喝不醉我,给我把马牵来吧。”

    邵明渊离开京城时把春风楼转给了池灿,池灿便成了春风楼幕后东家,伙计对他自然言听计从,很快便牵马过来。

    池灿利落翻身上马,冲朱彦摆摆手:“走了。”

    随着马儿跑起来,被冷风一吹,人就清醒了大半。

    不多时见到熟悉的府邸,池灿掸掸身上雪花,下马往内走去,刚刚过了二门口就听到女童的欢笑声传来。

    “不要胡萝卜鼻子,用土豆的!”

    “姑娘,人家雪人都是胡萝卜鼻子。”

    女童脆生生道:“人家都用胡萝卜给雪人当鼻子,我就不能用土豆给雪人当鼻子啦?哪有这样的道理!”

    “池娇。”

    听到喊声,女童不由四顾,见到池灿飞奔过来:“大哥,你回来了。”

    女童不过五六岁模样,高不及池灿腰间,穿了件大红斗篷,踩着一双鹿皮小靴子,如粉团一般可爱。

    “说过多少回,不要抱我大腿!”池灿嫌弃皱眉。

    女童丝毫不以为意,转而拉着池灿的手道:“大哥,你说用胡萝卜给雪人当鼻子好看,还是用土豆好看?”

    “你想用什么用什么,雪人是你堆的,又不是我堆的。”

    女童抚掌笑道:“我就说嘛,大哥也是支持我用土豆给雪人当鼻子的。”

    池灿看着女童欢快跑过去往雪人脸上塞土豆,不由摸了摸鼻子。

    小孩子真蠢。

    也不知黎三那般的聪明人,生出的孩子怎么样呢?

    前不久接到邵庭泉的来信,他们马上要有第二个孩子了。

    池灿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冲女童招手:“池娇,你过来。”

    “怎么了,大哥?”女童跑回来,对自家俊俏无双的大哥显然是极仰慕的。

    “你也不小了,要不要随我出一趟远门?”

    “好呀!”女童忙不迭点头,“大哥,咱们去哪里呀?”

    池灿目光投向远处:“等开了春,咱们去北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