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番外2 共婵娟

正文 番外2 共婵娟

    天寒地冻,月光在青石板路上洒落一地霜华,车轮碾过,发出冷硬的咯吱声。

    到了悬挂着红色灯笼的乔府门口,车门帘被小厮掀起,长身玉立的青年男子从中走了出来,踏着一地银霜往内走去。

    才进大门,就听到渺渺琴声传来。

    乔墨驻足聆听。

    那琴音平静祥和,在这寒冷的夜色中宛如夏日的鸟语虫鸣,低低的,温柔的,让人听了身心放松。

    遥望着昏黄的灯火,乔墨不由加快了脚步。

    “老爷回来了。”侍女对乔墨屈膝行礼。

    乔墨摆手示意侍女不要惊扰正在弹琴的妻子,放轻脚步走了进去。

    许惊鸿端坐在琴桌前,素手调弦,抬眸看了门口一眼,便站起身来。

    琴声一停,睡在小床上的幼童便瘪瘪嘴,哼唧起来。

    许惊鸿无奈冲乔墨一笑,重新坐下来继续抚琴。

    平和的琴声响起,幼童翻了个身,继续睡起来。

    乔墨进了隔间换衣净手,转回后端详着睡梦中的幼童,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

    琴声渐渐歇了。

    许惊鸿走过来,抬手替乔墨整理了一下衣领,问道:“饿了么?”

    “饿了。”

    许惊鸿吩咐婢女把夜宵摆到东稍间,又叮嘱奶娘照顾好小主子,二人相携过去用饭。

    东稍间烧着地龙,屋子里暖如春日。

    乔墨与许惊鸿相对而坐,接过婢女奉上的热茶喝了几口,歉然道:“这些日子衙门里事多,陪你和孩子的时间越发少了。”

    许惊鸿淡淡一笑:“这有什么,总不能耽误了正事,灵儿有我照顾呢。”

    乔墨与许惊鸿成婚后性情相投,随着时间推移夫妻间感情日笃,生有一女取名乔灵,如今已经快四岁了。

    提到女儿,许惊鸿一贯冷清的眉眼柔和起来:“这丫头越发难缠了,晚上总要我弹琴才肯睡。”

    乔墨笑了:“灵儿随了你,将来定会成为琴艺大家。”

    许惊鸿看了一眼窗外。

    这两年京城开始流行玻璃窗,富贵人家多换上了这种窗子,明亮又保暖。

    此刻玻璃窗上结满了美丽霜花,挡住了外面景致。

    许惊鸿收回视线:“论琴艺,我觉得黎三妹妹在我之上。”

    乔墨与乔昭是义兄妹,许惊鸿自然以姑嫂相称。

    “她许多方面都有涉猎,琴艺上并不如你专精。”

    乔墨说得随意,许惊鸿却诧异看他一眼。

    “怎么了?”

    许惊鸿皱眉,坦然道:“总觉得你是在我面前替黎三妹妹客气。”

    倒好像他们是嫡亲的兄妹,比她与乔墨的关系还要亲近。

    乔墨欣赏得便是许惊鸿这份坦然。

    朝廷上他需要耗费的心神已然太多,实在不需要一个心思深沉,一举一动都要人猜测的妻子了。

    乔墨笑起来:“不是客气,我确实这样觉得。”

    “对了,黎三妹妹来信了。”许惊鸿性情疏淡,疑惑过也就罢了,起身去了书房,不多时拿着一封信回来,问乔墨,“要看么?”

    乔墨虽然很想看,奈何在世人眼中他与乔昭只是义兄妹的关系,没有大咧咧接过义妹写给妻子的信看的道理,便问道:“义妹信上都说了些什么?”

    “黎三妹妹说她在北地一切安好,等明年春夏之际第二个孩子就要出世了。”

    乔墨眼睛一亮,喜道:“那可是好,我原想着她会不适应北地气候,日子便要苦一些,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黎三妹妹与镇北王夫妻情笃,又有家人相伴,无论在何地都会适应的。”

    乔墨点头:“就是不知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是男是女。说起来他们去了北地三年多了,咱们还没见过他们的长子淳哥儿呢。”

    “不如我们明年开春带着灵儿去看看?”

    乔墨眼底的光芒暗了下去:“衙门事多,脱不开身。”

    他与邵明渊不同。

    邵明渊封了镇北王,虽然以后无召不得进京,却是当朝唯一的异姓王,从此在封地上便是最尊贵之人,就算呼风唤雨,京城这边也是管不到的。

    而他走的却是最正统的科举路子,凭着自身的能力与岳家支持这几年来可谓顺风顺水,却一刻都不敢懈怠。

    别说衙门事忙,即便清闲下来,他想去北地,恐怕妻子的祖父许首辅是第一个反对的。

    夫妻二人用过宵夜,洗漱就寝。

    翌日,许惊鸿睁开眼睛,却发现乔墨并没有如往日那样天还未亮就去上衙了。

    “今天不是休沐日。”许惊鸿想了想,肯定道。

    乔墨笑起来:“是,我请假了,今天在家陪你。”

    “可也不是我的生辰。”许惊鸿越发糊涂了。

    “再猜。”

    “晚晚的及笄礼也办过了。”

    见乔墨还不点头,许惊鸿干脆放弃:“猜不出,夫君告诉我吧。”

    “今日是咱们成亲五年的日子,应当小庆一番。”

    许惊鸿呆了呆。

    原来成亲的日子也需要庆祝吗?莫不是夫君连日上衙辛苦,想趁机偷懒?

    许惊鸿狐疑扫了乔墨一眼。

    “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待许惊鸿收拾妥当,乔墨牵着她的手去了内书房。

    许惊鸿扫视一眼便察觉了内书房的变化。

    原本她为了哄女儿,已把摆在书房的琴搬到了女儿住处,琴桌上早就空了下来,而此刻那花梨木的琴桌上却多出一张琴来。

    许惊鸿快步走过去,观琴的外在便是一喜,再拨弄听音,那喜意更是遮掩不住:“这是名琴‘独幽’?”

    乔墨望着许惊鸿,眼中是浅浅柔光:“当年你赠义妹名琴‘冰清”被传为佳话,现在我赠娘子”独幽’,还望娘子笑纳。”

    许惊鸿美目异彩连连:“夫君从何处得来的‘独幽’?”

    千金易得,名琴难觅,她现在相信夫君请假不是为了偷懒了。

    “成亲后就托人寻觅了,没想到过了这些年才觅到。”

    “多谢,我很喜欢。”许惊鸿毫不掩饰得到中意礼物的欣喜。

    “请娘子弹奏一曲,让我一饱耳福。”

    许惊鸿跪坐于琴案前弹奏起来。

    悠扬欢快的琴声中,乔墨微微一笑。

    都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他想,北地的月与京城的月都是一样明亮的。nt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