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24章 各得其所

正文 第824章 各得其所

    黎皎的死在这愁云惨雾的关头犹如一朵水花,虽然激起后宫嫔妃的诸多猜测与恐慌,却没有掀起一点风浪来。

    相反,过继宗室子为皇子,把大公主交由新封的德妃抚养,种种举措都预示了泰祥帝的情况不妙。

    后宫中各处都有压抑的哭声。

    众多嫔妃没有皇后与德妃的幸运,膝下无子的她们,结局离不了两个,一是殉葬,二是进皇家寺庙从此青灯古佛一生。

    她们的人生仿佛才刚刚绽放出绚烂就匆匆谢幕了,却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宫外无人关心这些嫔妃的命运,而是等待着泰祥帝再一次的传召。

    皇子年幼,一旦皇上宾天,必然需要大臣摄政,这个权力就太诱人了。

    泰祥帝心知自己的状况,确实没让那些人等多久,便对魏无邪道:“传内阁首辅许明达,次辅苏和,六部尚书,常山王,冠军侯、锦鳞卫指挥使等人觐见……”

    眼见泰祥帝已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无,魏无邪忙打发内侍前去各处传话。

    接到消息的众人匆匆赶至宫中。

    泰祥帝已是难以下榻,接见众臣的地方便在寝宫。

    偌大的养心殿空阔寂静,只有大臣们走过发出的衣料摩擦声与脚步声。

    隔着绣福寿纹的天青色纱帐,众臣跪倒在地:“臣等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帐子里没有传来动静。

    众臣不由面面相觑。

    难不成皇上还没来得及交代后事就——

    这个念头一起,众臣就越发紧张了。

    魏无邪从帐子里出来,朗声道:“皇上请诸位大人先去外间稍后。”

    众臣不由松了口气。

    原来皇上打算单独召见人。

    在内侍的引领下,众臣来到外间默默候着。

    很快魏无邪出来,扫视众臣一眼,最后视线落在邵明渊面上:“侯爷,皇上请您先进去。”

    众臣纷纷看向邵明渊。

    邵明渊得以第一个被召见,心中虽诧异,面上却丝毫不露声色,对魏无邪略一颔首,随他走了进去。

    留下的众臣用目光无声交流着,皆困惑为何皇上首先召见的人竟是冠军侯。

    邵明渊看到泰祥帝时,不由心中一震。

    当初得知太皇太后与皇上对昭昭动手,他恼怒非常,没有犹豫就对太皇太后出了手,且有意给皇上留下印象来,算是敲山震虎。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皇上竟如此不禁吓,短短时间竟成了这副模样。

    当然,既然动手了,他没有什么后悔的,却难免心生感慨。

    “微臣见过皇上。”

    泰祥帝定定望着邵明渊,好一会儿后轻声道:“侯爷来啦,到朕身边来坐。”

    邵明渊依言走了过去坐下。

    泰祥帝挪动眼珠看向魏无邪:“魏无邪,朕要与侯爷单独说说话。”

    魏无邪忙退了出去,在外面守着。

    室内只剩下邵明渊与泰祥帝二人,那药味似乎越发浓郁了。

    邵明渊一副恭敬的样子,等着泰祥帝开口。

    泰祥帝却只是不眨眼望着他。

    时间一点点过去,久得邵明渊都诧异了,不由抬眸迎上泰祥帝的视线。

    泰祥帝眼眸深沉,竟一时让人辨不出情绪来。

    邵明渊垂下眼帘,继续等着。

    泰祥帝终于开口了:“那一晚……是不是侯爷?”

    邵明渊眉梢微微动了动。

    他万万没想到皇上第一句话是问这个。

    难道说人之将死,行事便出人意料了?

    “微臣不懂皇上的意思。”邵明渊平静回道。

    难道说皇上见自己不成了,便不顾一切想要除了他泄愤?

    这个念头只是在邵明渊心中一闪而过,面上依然平静淡定。

    泰祥帝把他的神情尽收眼底,居然轻轻笑了:“侯爷,朕知道,那天是你。”

    如何会不知道呢,自从清凉山之后,无数次噩梦里都是这个人救他于水火之中,这人的眉眼已被他在梦中描绘了千万次。

    那一晚,尽管隔了那么远的距离,那人又隐在暗处,可那双眼睛他不会认错的。

    邵明渊干脆垂了眼眸不语。

    这种时候,他不屑否认,却又不能承认。

    无论皇上准备如何对他,他都不会在口舌上落下把柄来。

    出乎邵明渊的意料,泰祥帝没有再追问下去,转而问道:“侯爷,对于你最珍贵的事物,你会好好守护吧?”

    邵明渊沉默一瞬,抬起眼来与泰祥帝对视,认真回道:“会的,对微臣来说,谁若想毁掉我最珍贵的事物,那么微臣定会竭尽所能回敬。”

    这算是他给皇上的那个答案吧,相信皇上听明白了。

    泰祥帝听了却微笑起来:“那么大梁百姓的安宁在侯爷心中是最珍贵的事物吗?”

    诧异从邵明渊眸中一闪而逝,但他很快回道:“大梁百姓的安宁在微臣心里是珍贵的事物之一。”

    他从十四岁便千里北上征战沙场,无数次的浴血奋战,为的不就是保护大梁百姓不受鞑子蹂躏之苦?

    因为付出过,所以才越发放不下。

    “那朕便放心了,咳咳咳——”泰祥帝咳嗽起来,双颊很快就因为剧烈咳嗽变得绯红。

    邵明渊扫视一下,弯腰捧起床边的金痰盂。

    泰祥帝摇摇头,虚弱指指外边的魏无邪。

    邵明渊只得站起来,喊道:“魏公公,皇上叫你进来。”

    魏无邪匆匆走了进来,一见泰祥帝如此立刻从邵明渊手中接过痰盂递过去,泰祥帝却不吐,又指指邵明渊。

    魏无邪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对邵明渊苦笑道:“侯爷,皇上让您先出去。”

    “微臣告退。”邵明渊郑重给泰祥帝磕了一个头,退了出去。

    泰祥帝这才张口吐痰,却吐出几口血来。

    “皇上——”魏无邪骇得面无人色,捧着痰盂的手剧烈颤抖着。

    “去把他们都叫进来吧。”

    不多时众臣跪了一地,隔着纱帐听泰祥帝缓缓说着:“许首辅,太子年幼,以后国家大事就要你多操心了……王叔,宗族中您德高望重,以后请替朕约束太子……”

    纱帐内渐渐没了声息。

    众臣哭声一片。

    不久后,丧钟响起,宫里宫外哀声不绝。

    泰祥二年暮春,泰祥帝驾崩,授首辅许明达与常山王为辅政大臣,江十一连任锦鳞卫指挥使,冠军侯封镇北王,从此守卫北地一方安宁,无召不得进京。

    (正文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