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19章 观灯

正文 第819章 观灯

    有麻烦总是要解决的。

    自从清凉山开始,邵明渊便觉出泰祥帝的古怪来,到了近来这种感觉越发强烈,而今天百官朝贺时,泰祥帝看他的眼神更是让他生出了打人的冲动。

    当然这些都是可以忍的,可太皇太后与皇上对昭昭下手,这个绝不能忍。

    邵明渊轻轻摩挲着下巴,眼神越发冷然。

    从正月初八开始灯市便开始了,身着新衣的人们走上街头,白日奇巧百端的表演令人眼花缭乱,到了晚上,那些花灯便亮了起来,可谓是家家灯火,处处管弦。

    宣德楼前的山棚已经搭好,到了元宵节当日,按着惯例天子会携后宫嫔妃与皇亲贵族登上宣德楼宴饮赏灯。

    皇子皇女陆续夭折,身体又出了问题,泰祥帝心情抑郁,这一年的元宵节就没了赏灯的兴致。

    杨太后却道:“如今皇上膝下无子,朝里朝外定然诸多猜测,为了稳固人心,皇上也不该如此颓废,连元宵赏灯都不去了。”

    泰祥帝还在犹豫,杨太后语重心长道:“皇上,这是你登基的第三个年头,元宵赏灯是难得与民同乐的好机会,你若不出现,对民心也是一种打击。”

    泰祥帝只得应下来:“虽是与民同乐,毕竟天寒地冻,就不带着大公主去了。”

    杨太后笑笑:“大公主还小,就由她母妃陪着留在宫里吧。”

    很快就到了元宵节那日,百姓们知道天子会登上宣德楼赏灯,早早争相恐后向御街涌去。

    到了吉时,在一片欢呼声中泰祥帝领着浩浩荡荡的人群登上了宣德楼。

    彼时华灯初上,龙灯、伞灯、莲花灯,数不清的花灯造型各异,富丽清雅,万灯争辉。

    乐声中,歌舞、杂技、丸剑、角抵等百戏卖力表演着,一个个节目精彩绝伦,引得人们争相观看。

    “皇上,灯楼要亮了,请您移步楼前。”

    泰祥帝站了起来,对杨太后道:“皇祖母,孙儿扶您。”

    众人面前,泰祥帝的孝顺让杨太后觉得甚有光彩,含笑点了点头。

    泰祥帝扶着杨太后,皇后紧随其后,再后面是有封号的嫔妃,由内侍们簇拥着走出雅室,站到宣德楼的白玉栏杆前。

    百姓们发现了宣德楼上的天子,立刻口呼“万岁”跪倒一片。

    把宣德楼围得水泄不通的侍卫们紧张起来,不由握紧腰间刀鞘。

    灯光如昼,泰祥帝登高远望,黑压压的人群全都跪倒于脚下,那一刻顿时生出万丈豪情来。

    这些都是他的臣民,当一国之君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享受了片刻成千上万人的跪拜,泰祥帝举起双手往上托了托,百姓们陆续站了起来。

    很快乐声大作,当那喜气洋洋的乐声到了最高昂时,离宣德楼不远处的灯楼猛然亮了起来。

    灯楼高百余尺,自下往上一点点亮起,就好像天上的繁星一颗颗坠落人间,令观灯的人们不由屏住呼吸。

    转瞬间,整座灯楼便全都亮堂起来,璀璨生辉,金碧辉煌。

    地动山摇的欢呼声伴随着口呼“万岁”的声音如浪潮般传来。

    泰祥帝倚着白玉栏杆,不由放大了笑容。

    皇祖母说得对,在这种时候,享受着无数人的敬仰与膜拜,再大的烦恼都会暂且抛在脑后了。

    “快看天上!”

    随着无数人的呼喊,泰祥帝不由跟着抬头。

    绚丽烟花在天空中争相绽放,犹如把春景带到了夜空。

    彼时天空是亮的,地上也是亮的,天上烟花与地上花灯在这一刻光芒交错,还有那屋檐上的积雪与树枝梢头的冰凌熠熠生辉,竟仿佛把一切黑暗都驱散了。

    人们痴痴欣赏着眼前盛景,只觉心神俱醉,连宣德楼上的贵人们亦不例外。

    而就在此刻,隐没在暗中的人弯弓拉弦,一支透明的箭穿过灯光与烟火往宣德楼飞去,在这般热闹下竟无人察觉。

    那箭准确无误击中杨太后的后脑勺,瞬间化作无数冰晶碎末,消失无踪。

    杨太后的惨呼被人们的欢呼声淹没,楼下百姓甚至连那些护驾的侍卫们都丝毫没有察觉。

    只有近在咫尺的泰祥帝眼睁睁看着杨太后就在面前倒下去,一张脸瞬间苍白如雪。

    “救,救命——”泰祥帝张嘴喊着,巨大的恐惧好像无形的大手扼住他的喉咙,让他只发出含糊的嘶叫声。

    “太皇太后,您怎么了?”皇后反应过来,惊慌去扶杨太后。

    几名嫔妃发出尖叫声。

    “皇上,快进里边!”魏无邪把呆若木鸡的泰祥帝拉了进去。

    泰祥帝嘴唇哆嗦着茫然环顾,仿佛要找到那个能令他安心的身影,可在漫天烟花熄灭后那骤然暗下来的瞬间,他只看到一双雪亮如星辰的眼睛。

    那双眼睛漂亮如宝石,却冷冷没有一丝温度。

    泰祥帝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泰祥帝再次醒来,已经身在熟悉的皇宫中了。

    “皇上,您醒了!”惊喜的喊声传来。

    泰祥帝猛然坐了起来,看看熟悉的环境,喃喃道:“难道又是噩梦?”

    迎上魏无邪惊喜的脸,泰祥帝冷静了一下,问道:“太皇太后呢?”

    魏无邪脸上的喜悦顿时敛去,换上了哀戚:“皇上,太皇太后——”

    “说,太皇太后到底怎么了?”

    “太皇太后崩了——”魏无邪伏地而泣。

    泰祥帝身子一晃,扶着床柱闭上了眼睛。

    一支箭,一双眼。

    泰祥帝猛然打了个激灵又睁开眼来,声嘶力竭问道:“那支箭呢?”

    “什么箭?”魏无邪神色茫然。

    “射杀太皇太后的那支箭!”

    魏无邪更加茫然了。

    “去把锦鳞卫指挥使给朕叫来!”泰祥帝心中的恐惧犹如浪涛一波波扑来,几乎要把他淹没了,可执着于杨太后死因的那个念头让他苦苦支撑着。

    不多时江十一赶了过来。

    在清凉山的宫变中,江十一率领锦鳞卫与江远朝顽强对抗,泰祥帝对他的表现颇为满意,遂在登基后提了他为锦鳞卫指挥使。

    听了泰祥帝问话,江十一如实回道:“事后微臣带人仔细搜查过,宣德楼上并无任何伤人之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