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09章 无情

正文 第809章 无情

    听到冬瑜的解释,池灿瞬间怒意冲天:“真相?你知道什么是真相?”

    “姑娘是从殿下腹中取出来的,殿下也是因此而丧命!”

    “所以你准备去找太后告状,让太后治冠军侯夫人的罪?”池灿攥紧了拳头。

    冬瑜往后退了半步,面色却不见多慌张:“奴婢只是想让太后知道殿下真正的死因——”

    “够了!”池灿毫不客气打算冬瑜的话,“你毕竟伺候了我母亲二十年,别逼着我对你动粗。母亲的真正死因需要质疑么?母亲就是死于难产,如果不是冠军侯夫人,母亲发作那一天就已经去了!”

    那多出来的半个多月,是弥足珍贵的一段时光,想到这些日子与母亲的点滴相处,他对她便充满感激。现在却有人想要把她拖进麻烦之中,无论这个人是谁,他都决不允许!

    冬瑜动了动唇,想要争辩。

    “冬瑜姑姑有话尽管说,今天我们有大把时间。”

    “公子有没有想过,当时有那么多太医与稳婆,殿下或许还有机会?”

    “呵呵呵——”池灿笑起来,嘴角挂着讥讽,“难怪都说做人难,做好人更难。当时是有很多太医与稳婆在,可他们已经对母亲判了死刑,冬瑜姑姑却对此视而不见吗?”

    “公子——”

    “说什么母亲还有机会,不过是你不接受母亲的死,心有不甘罢了!”

    “公子,我与侯夫人无冤无仇,怎么会故意给她找麻烦?只是每个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当时侯夫人什么都没交代就敢给殿下剖腹,现在殿下去了,她难道不该承担责任吗?”

    “她当时什么都不做,连来都不用来,那么我母亲一尸两命就半点责任都没有了。”池灿上前一步,面无表情看着冬瑜,“冬瑜姑姑真的没有不甘心?”

    “公子,您为何这么说?”

    “自然是因为母亲去了,偌大的公主府中那些男人都要驱散,不方便冬瑜姑姑与情人私会了。”

    冬瑜猛然后退数步,脸上血色尽褪。

    池灿却丝毫不留情面,扬眉冷笑道:“冬瑜姑姑不甘心这样的日子被打破,又不愿承认自己运气差,所以总要拉一个人一同倒霉,是不是?”

    随着池灿步步紧逼,冬瑜不断后退,猛然摇着头:“公子,您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我是有情人不错,可是想要找太后禀明此事,绝对与此无关——”

    “好了,冬瑜姑姑,母亲已经不在了,你的私事我亦不想关心。但你最好安分些,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倘若再想生事,那么我就要你和你的情人做一对同命鸳鸯!”池灿说罢,拂袖而去。

    冬瑜呆愣许久,倚着门痛苦闭上眼睛。

    乔昭与邵明渊回到府中,对着满桌佳肴皆没什么胃口。

    “昭昭,长公主的事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因此影响了心情。”

    乔昭笑笑:“并不会,当时我已经竭尽全力,现在自然无愧于心。只是想想池大哥如今孑然一身,有些唏嘘罢了。”

    “放心,明天我还会过去帮忙。”邵明渊拍拍乔昭的手。

    “明日我想回黎府看看了。”

    生儿方知父母恩,她虽没有经历过生产,却亲自给长容长公主实施了剖腹取子之术,更能体会母亲的不易。

    她想母亲了。

    “去吧,等我帮完忙就去黎府接你。”

    来喜回到宫中,把冬瑜的异常禀报给太后。

    “你是说冬瑜有事要禀报哀家,却被灿儿拦下了?”杨太后轻轻**着长长指甲,喃喃道,“莫非长公主的死另有隐情?”

    来喜把头埋得低低的,不敢应声。

    “来喜,想办法带冬瑜来见哀家,灿儿总不可能一直盯着她。”

    “是。”

    来喜得了太后吩咐,到底是得了机会把冬瑜带到了慈宁宫。

    看着神色紧张的冬瑜,杨太后笑了笑:“冬瑜,你也是从宫中出去的,现在不过是回家而已,不要紧张。”

    “是,太后。”

    “那天你不是要见哀家吗?有什么话对哀家说?”

    “奴婢——”

    “慢慢说,哀家听着呢。”

    冬瑜神色变幻莫测,在太后的注视下,扑通跪了下来:“回禀太后,殿下生前曾对奴婢提过姑娘的生父是何人……”

    公子已经警告过她,殿下剖腹产子的事万万不能提,那么只有以此才能搪塞过去。

    杨太后目光一缩,声音转冷:“是公主府上那些男人中的一个?”

    “正是——”

    杨太后摆了摆手,阻止冬瑜再说下去:“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是哪个有什么区别?罢了,你退下吧。”

    冬瑜悄悄松了口气:“奴婢告退。”

    杨太后闭上眼睛,心中说不出的失望。

    “等等。”冬瑜退到门口,杨太后忽然睁开了眼。

    冬瑜立刻停下来。

    “冬瑜,你来。”

    冬瑜恭敬走上前去。

    “那个孩子可还好?”

    听杨太后提起孩子,冬瑜一颗心莫名提了起来:“姑娘挺好的,这几日又长胖了些。”

    “挺好?没了母亲的婴儿怎么会好?”杨太后声音冷冷的,没有丝毫波动。

    冬瑜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心猛然跳了一下。

    “冬瑜,你伺候了长公主二十来年,是个聪明的,应该明白哀家的意思吧?”

    “太,太后!”冬瑜晃了一下身子,脸色苍白如雪。

    “怎么?”

    冬瑜扑通跪了下来,不断给杨太后磕头:“太后,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杨太后一言不发,漫不经心**着指甲。

    冬瑜依然在磕头,一下又一下,很快雪白的额头就一片淤青。

    杨太后始终没有制止,就这么冷眼看着,不知过了多久,才开口道:“够了。”

    冬瑜停下来,浑身颤抖盯着光可鉴人的金砖。

    “去吧,哀家等你的回复。”

    “太后——”

    “冬瑜,哀家说了,你是从宫里出去的,这里原就是你的家。慈宁宫里正好空缺一名女官,等你办好了这件事,便回来吧。”

    冬瑜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杨太后不耐烦扬眉:“还不去!”

    良久后,冬瑜低低应了一声是,默默退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