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06章 协作

正文 第806章 协作

    乔昭握紧了尖刀,声音尽量平稳:“你知道,麻沸散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哪怕李神医研究数十年亦没有成效,所以现在只能看运气。目前唯一的便利是长公主殿下陷入深度昏迷之中,许是能撑过去……”

    乔昭说着,锋利的刀稳稳划破长容长公主肚皮,鲜血瞬间涌了出来,甚至喷溅到池灿衣襟上。

    池灿死死攥着拳才克制着去夺乔昭手中尖刀的冲动。

    “剪刀!”乔昭喊道。

    池灿几乎是下意识就把剪刀递了过去。

    乔昭借着刚刚用尖刀划开的缺口,用剪刀一路剪下去,看着里面翻腾的血肉要说心里没有半点波澜那是不可能的,然而此刻却容不得她多想,把剪刀一扔,用力扒开伤口观察着腹中情况。

    池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死死盯着乔昭的一举一动。

    “左数第三把刀!”

    池灿一言不发递过去。

    乔昭接过刀子,抬眸看向池灿,正色道:“池大哥,现在需要你像我刚才那样扒着伤口,我要把包裹胎儿的胞宫割开了。”

    “我——”池灿用力咬了一下下唇。

    “你可以的!”乔昭神色坚定,催促道,“快!”

    池灿闭闭眼,复又睁开,抖着手伸出去,按住长容长公主的肚皮后反而镇定下来,照着乔昭的指示把伤口撑大。

    乔昭捏紧了手中刀子,细细密密的汗珠已经从光洁的额头沁出,如露珠滚落。

    她却顾不得擦拭,稳了稳心神,用刀小心翼翼划破胞宫。

    这一步,当时李神医特意叮嘱过她,务必要万分小心,否则利刃便会伤及脆弱的胎儿。

    时间仿佛很快,又仿佛过了很久,乔昭把刀子一扔,手探了进去。

    “黎三——”池灿只觉胸腔发闷,想要说些什么,开口后却发现脑海中一片空白。

    就在他愣神的工夫,婴儿的头已经露了出来。

    婴儿的胎发细而稀疏,湿漉漉还带着血丝,池灿目不转睛看着,不知怎的却觉得眼角发热。

    他就这样看着那小小的婴儿一点点露出小脑袋,紧接着是幼小的身体。

    婴儿那样小,那样脆弱,就好像一只小奶狗。

    “右数第二把剪刀!”

    池灿腾出一只手把剪刀拿过来。

    乔昭却没有接,一边用手挤出胎儿口腔中的黏液,一边催促道:“池大哥,你来剪断脐带!”

    看着血淋淋的场面,池灿似乎已经麻木了,按着乔昭的吩咐便做出了相应反应。

    随着脐带剪断,立刻传来婴儿微弱的啼哭声。

    乔昭松了口气,叮嘱道:“把婴儿交给等在外头的稳婆处理,然后立刻回来继续帮我。记着,手摸到门后要重新用烈酒拭手。”

    池灿抱着新生的婴儿冲到了门边,一脚踹开房门递给外面翘首以待的稳婆,再用脚把房门勾回来,用脸把门栓推上,迅速折回乔昭身边。

    外头传来阵阵惊呼,更有人用力拍着门:“公子,殿下究竟怎么样了?”

    “谁敢进来,我要谁的命!”池灿厉声吼道。

    此时乔昭正用银针迅速刺入长容长公主伤口四周用以止血,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她额头滚落下来,滑过小巧挺翘的鼻尖,没入颈间。

    她后背衣裳已经湿透了,服帖在身上,更显出纤细柔弱来。

    “我,我还能做什么?”池灿哑着声音问。

    乔昭声音平静无波:“帮我把汗擦一擦吧,汗珠不能滴落到伤口里。”

    池灿垂眸看了看血迹斑斑的手,迟疑瞬息,掏出手帕替乔昭把额头上的汗珠拭去,然后便看她再次从长容长公主腹中取出一物。

    “这是什么?”池灿忍不住问。

    乔昭把取出的那物放到一侧案上的托盘里,解释道:“这是胞衣,也就是紫河车。”

    池灿神情迅速扭曲一下。

    紫河车之名,他还是听过的。

    “我要替长公主殿下缝合伤口了,池大哥,现在还需要你帮忙……”乔昭细细讲着注意之处。

    因要缝合多层,过程自是艰难,饱吸鲜血的纱布都不知道用去了多少,当最后一针收起后,乔昭整个人好像从水里捞出一般,浑身都湿透了。

    池灿此时亦好不到哪里去。

    整个过程他虽然只是打下手,可这样的场面心中压力可想而知,哪怕是铁打的汉子都熬不住。

    他不由看了乔昭一眼,见她面色苍白,形容狼狈,背脊却依然挺得笔直,一时间心情格外复杂。

    “我母亲她——”看着从始至终都双目紧闭的长容长公主,池灿仿佛置身于暗夜中的海边,未知的涛浪向他袭来。

    乔昭胡乱在衣裙上擦了擦手,再把一双手浸入盆中快速洗了几下擦干,从药箱里取出一个白瓷瓶,倒出一颗药丸撬开长容长公主牙关喂进去,这才有工夫回答池灿的话。

    “长公主的危险不是现在。”乔昭此刻双腿发软,已经累得站立不稳,靠着屏风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池灿追问。

    “能给我一杯水吗?”

    池灿立刻倒了一杯温水递过去。

    乔昭接过来,端着水杯的手控制不住颤抖着。

    她一口气喝光,水杯不小心掉落下去,瞬间摔得粉碎。

    此时二人谁都顾不上这个小插曲,乔昭抿了抿唇,接着道:“刚才殿下与腹中胎儿万分危急,耽误瞬间都可能一尸两命,所以我来不及说。”

    “嗯,那你说。”池灿凝视着乔昭的眼睛,专注听着。

    “长公主殿下刚才的情况,用正常的助产方式已经无能为力。”

    池灿点头:“稳婆与太医都是这么说。”

    长容长公主怀相一直不好,为此早就准备了七八位稳婆,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好手,其中会替产妇正胎位绝活的就有两三位,然而先前尝试都失败了。

    “这种情况只能剖腹产子,本来在没有止痛之法的情况下,用这个法子产妇几乎不可能挺过,但因为殿下陷入深度昏迷反而给了方便。现在一切还算顺利,小心呵护的话殿下不出十日就能正常进食,但要挺过危险期,需要两个月。”

    “为何会这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