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04章 迁怒人的将军大人

正文 第804章 迁怒人的将军大人

    朱彦陪着邵明渊一边往岸边走一边道:“我见他家那个情况,便没有把你今天到的消息跟他说。”

    “回头我还是跟他打个招呼。”

    “那是自然,我在德胜楼订了一桌酒席,给你们洗尘。”朱彦笑道。

    一行人去到德胜楼,听邵明渊随口讲起南行之事,乔墨亦把近来京城的动静提了提,一顿饭吃完才各自散去。

    远游回来,邵明渊先带乔昭回了一趟娘家,自是受到黎府盛情款待。

    从黎府回来后,二人才要过几日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悠闲日子,邵明渊便接到了新帝的传召。

    “侯爷回来,怎么没和朕说一声呢?”上方传来新帝的疑问。

    不知怎的,邵明渊便听出了几分委屈。

    “微臣想着皇上日理万机,不敢因这点小事打扰。”

    出门游玩归来这种事按说不必亲自来宫中向皇上销假吧?他又不是内阁重臣。要是人人都因芝麻大小的事来汇报,那皇上恐怕连吃饭的工夫都没有了。

    “那怎么是打扰呢?侯爷是朕的肱股之臣,侯爷的任何事朕都不会觉得是打扰。”

    邵明渊只剩下了干笑。

    他还能说什么?

    “许久没见侯爷了,今日侯爷便留下与朕共进早膳吧。”新帝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挑眉道,“魏无邪,吩咐人摆饭。”

    “皇上,这个时间——”邵明渊一脸莫名其妙。

    皇上这个点儿还没吃早膳?

    新帝喜笑颜开道:“朕想着侯爷要进宫,正好等着与侯爷一道用了。”

    邵明渊:“……”神医说得对,新帝可能有病,病得还不轻。

    味同嚼蜡陪着新帝用过早膳,邵明渊终于脱身回府。

    “回来了。”乔昭正逗弄着八哥二饼,见邵明渊走过来,抬头笑着打了声招呼。

    “回来了。”如出一辙的问候声响起,二饼同样扭着脖子对邵明渊打招呼。

    邵明渊走过去,用手指点点二饼的额头,警告道:“再学夫人说话,拔光你的毛。”

    二饼扑棱棱扎进乔昭怀里,鸟脸贴在女主人高耸胸脯上:“媳妇儿,人家怕——”

    邵明渊瞬间黑了脸。

    这贼鸟,嘴上和身体上同时在占他媳妇便宜,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邵将军撸撸袖子,伸出双手扑过去,二饼机灵冲天飞起,于是某人一双大手正好按到了那团柔软上。

    “呀,婢子什么都没看见!”端着水果托盘过来的冰绿尖叫一声,转头就跑。

    糟心啊,姑爷真是越来越不讲究了,这青天白日的。

    她就说丫鬟难当。

    啊,果盘忘了放下了。

    冰绿猛然转身,急慌慌放下果盘一溜烟跑了。

    “还不放手?”乔昭黑着脸道。

    邵明渊眨眨眼,顺势捏了一把才收回手,一脸无辜道:“我不是故意的,都是二饼惹的祸。”

    站在枝头的二饼清清喉咙唱起来:“伸哪伊呀手,摸呀伊呀姊,摸到阿姊头上边噢哪唉哟,阿姊头上桂花香……”

    这是……十八摸?

    邵明渊慢慢反应过来,脸瞬间黑成锅底。

    到底哪个杀千刀的教一只八哥唱这个?

    感受到浓浓杀气,二饼翅膀一张赶忙跑了,嘴里还哼着后面的词儿:“伸哪伊呀手,摸呀伊呀姊……”

    邵明渊冲乔昭尴尬笑笑:“呵呵。”

    乔昭抬手抚了抚鬓角凌乱的发,似笑非笑道:“原来你们在北边还爱唱这个。”

    邵明渊此时给二饼拔毛的心都有了,讪笑道:“队伍里有几个南边来的,想家了就爱哼两句,时日一久那帮混小子们就都会哼了……”

    转头邵明渊就把晨光揪来训了一顿:“办事一点不牢靠,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夫人那里送!”

    晨光很是无辜:“卑职最近什么都没干啊,更没给夫人送什么东西!”

    夫人都嫁过来了,他再送东西,那送的就不是东西,而是命!

    “不是现在,以前。”邵明渊冷着脸提醒道。

    “以前?”晨光仔细想了想,更觉无辜,“以前要送什么都是您吩咐的啊。”

    天地良心,以前将军让他给夫人送一箱箱银元宝,他可连摸都没摸过。

    “给夫人送那只八哥不就是你出的主意!”邵明渊终于忍不住迁怒道。

    晨光眨眨眼,很是不解:“夫人很喜欢二饼啊,二饼很会逗趣解闷。”

    “二饼还会唱十八摸。”将军大人面无表情道。

    “啥?”晨光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二饼会唱这个,你敢说不是你们教的?”

    “这个真没有!”晨光就差指天指地发誓,“将军,我们又不是闲疯了,教一只八哥唱十八摸!”

    邵明渊冷哼一声。

    晨光心念急转,抚掌道:“我知道了,肯定是以前邵知他们乱唱时被二饼偷偷学会了,这八哥隐藏够深的!将军您别生气,卑职这就去拔了它的毛!”

    “这就不必了,二饼是夫人的心头好,你真敢动它,夫人会不高兴的。”

    “那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邵明渊扬眉,“你到明年的月俸没了。”

    “将,将军!”看着将军大人无情无义转身离去,晨光往前伸了伸手,一脸绝望。

    入秋后到了夜间就有些凉了,乔昭窝在邵明渊怀里,聊着白日里新帝召见的事。

    “你说皇上特意等着你用早膳?”

    “是。昭昭,你从医者的角度来看,皇上不遵神医医嘱破了戒,会不会影响这里?”邵明渊指指自己的头。

    他怎么想都觉得皇上的表现有些智障。

    “你想多了,如果你觉得那位这里有问题——”乔昭扑哧一笑,指着脑袋道,“那只能说明他这里一直有问题,绝对和李爷爷的用药无关。”

    “哦,天生的。”邵明渊恍悟,依然有些不解,“可近来尤其严重啊。”

    乔昭认真想了想道:“可能是坐上了那个位置,不需要掩饰了吧?”

    “有道理!”邵明渊与媳妇讨论后,彻底解惑了。

    再过几日,秋风乍起,黄叶满地,连宫内的小太监小宫女都忙碌个不停,里里外外扫洒着。

    “让开,让开!”一名内侍往慈宁宫飞奔而去,撞开了一名正在扫地的宫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