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03章 绸缪

正文 第803章 绸缪

    乔昭肃容点头:“您放心,我记住了。”

    钱仵作撇撇嘴:“行了,这时候别说这么严肃的事儿,还是好好想想咱们之后去哪吧。”

    李神医一听就愁得抓头发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天下之大竟没个能让他安生久留的地方。

    “李爷爷,要不您还是随我们回京城吧。”乔昭想到这次相聚之后还要分别,而李神医已是如此年纪,便心生不舍。

    眼下明康帝驾崩,新帝继位,短期内应该不会动冠军侯这根定海神针,李神医在京城安全上是有保障的。

    “李爷爷,您回了京城,等闲人请您看诊若是不愿,我们都能替您拒了的。”

    李神医摇摇头,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真有人请我看诊,你们可拒不了。”

    乔昭微怔,不由与邵明渊对视一眼。

    李神医这话说得就有些意思了。

    此处没有外人,李神医扫量一眼四周,声音放低:“现在睿王继位了吧?”

    他虽然在南边小镇,但明康帝山陵崩这样的大事亦是有耳闻的。

    “是。”邵明渊越发觉得李神医有异。

    一声轻叹响起:“这就对了,将来你们这位新帝啊,安稳不了。”

    “神医,您的意思是——”

    李神医冷笑:“新帝的长女是什么时候生的?”

    “明康二十六年十一月底。”乔昭略一思索回道。

    “那就是了,当初睿王请我调养身体,我千叮万嘱一年之内不得近女色,而今看来他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李爷爷——”乔昭听得心中发沉。

    李神医摆摆手:“好了,你们不必担心,我只要离京城远远的,就不用理会这些烦人事,所以回京城的话不要再提了。”

    李神医一番话确实打消了乔昭再劝的心思,转而问起他的打算来。

    “这一次我打算往北走,去采一种雪莲入药。”李神医看了邵明渊一眼,“在北边小子的人能护得老夫周全吧?”

    “您放心,在北地只要不深入北齐腹地,您便可高枕无忧。”

    “那就好。”

    几人天将黑时赶到县城,选了一间普通客栈住下,吃过晚饭后李神医剔着牙对邵明渊道:“小子跟我来,咱们聊聊。”

    月色如水,树影摇动,李神医走到开阔处停下来。

    邵明渊跟着停下。

    “今天我说的事,你心里要有个数。”

    “神医放心,晚辈记下了。”

    李神医轻咳一声:“以前说的事,你心里也要有个数。”

    邵明渊一愣。

    李神医重重一拍邵明渊肩头,长叹道:“年轻人,要有节制啊。”

    说完这话李神医扬长而去,留下邵明渊一张俊脸迅速变成了大红布。

    他明明很节制的!

    两日后,郊外路边停着一辆普通的青帷马车,李神医立在马车旁,钱仵作则一下一下顺着马毛。

    “好了,咱们就在这里分别吧,我们往北,你们爱往哪儿往哪儿,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李神医洒脱摆摆手,转身跳上马车。

    叶落坐在车板上,扬了扬马鞭。

    “叶落,照顾好两位老人家。”

    “是。”叶落言简意赅应道。

    “走了。”李神医从车窗口探出头来招手。

    马车缓缓驶动,乔昭立在路边,犹能听到马车里传来钱仵作的嘀咕声:“我说老李啊,真不给翠花留个信了?你就这么走了?”

    “要留你留!”

    “可咱们养的那些鸡鸭怎么办啊?”

    “有翠花喂呢。”

    “看看,到头来还不是要人家翠花帮忙。”

    “帮屁忙啊,鸡蛋是她家的,连孵蛋的老母鸡都是她家的,说白了那些鸡鸭本来就是她的,她不喂谁喂啊?”

    “哎,真替翠花心酸,你这无情无义的老头子。”

    ……

    马车渐渐远去了,邵明渊牵起乔昭的手:“咱们也走吧,就像神医说的,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看两位老人家在一起很快活呢。”

    乔昭收拾好心情,含笑点头:“是啊,其实只要有个投脾气的伴,在哪里都不会寂寞。两位老人家能在一起,我就放心多了。”

    二人依然走水路,开始返程。

    等船行到渝水河域时,邵明渊揽着乔昭立在船头,伸手一指:“从那边拐过去,就是往岭南去了。”

    听到“岭南”二字,饶是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乔昭依然忍不住心头一跳,迎上对方黑湛湛的眉眼,福至心灵道:“那手串——”

    邵明渊含笑点头,凑在乔昭耳边轻声道:“那些东西已经弄出来了。”

    “呃?”

    江风飒飒,邵明渊把怀中人揽得更紧:“那些东西我不准备动,打算先悄悄运到妥当的地方,将来以备万一。要是用不上,就留给咱们的闺女当嫁妆好啦。”

    “想太远了。”男人的灼热鼻息喷洒在颈间,乔昭觉得发痒,轻轻推了推他。

    邵明渊望着滔滔江水笑道:“才不远,我都计划好了,将来咱们生三个孩子,两儿一女,最好女孩是妹妹,这样有两个哥哥疼。”

    “一个儿子还嫌不够,还要两个?”

    邵明渊认真点头:“至少要两个。小子都调皮,估计要时常挨揍的,总要轮换一下。”

    乔昭:“……”这亲爹规划得真好,太替儿子着想了。

    二人一路缓缓而行,等到了京城时已经入秋。

    接到消息的乔墨带着乔晚在京郊码头等候,与之同来的还有泰宁侯世子朱彦。

    “大哥,你看那只船上是不是姐夫他们?”小姑娘眼尖,遥遥瞥见一道深蓝色身影,兴奋拉着乔墨的衣袖叫道。

    “嗯,是你姐夫。”

    说话间船便近了,江水在夕阳下泛着粼粼波光,邵明渊拉着乔昭下得船来。

    乔墨三人忙迎上去。

    “姐夫,黎姐姐,你们总算回来了。”乔晚跑了过去,挽住乔昭的手。

    “回来了。”乔墨笑着拍拍邵明渊肩膀。

    朱彦同样面带笑容。

    “大家都还好吧?”邵明渊看着乔墨与朱彦问道。

    “家中一切都好。”乔墨道。

    朱彦却笑意微收,迟疑片刻道:“拾曦最近有些麻烦。”

    “怎么?”

    “长容长公主临产,情况不大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