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801章 剖腹

正文 第801章 剖腹

    南方小镇,青砖绿瓦,风景如画。

    邵明渊领着乔昭直奔叶落信中所说的住址。

    那是一处掩映在花木间的二层小楼,楼下用篱笆围成院子,散养的鸡鸭悠闲踱着步,便如小镇恬淡的气氛。

    邵明渊走到半途停下来。

    “怎么了?”

    “没有人。”

    乔昭有些失落,猜测道:“会不会出门看诊去了?”

    尽管是隐居,但乔昭知道,李神医对医道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而医术的提升离不开经验的积累,那么就要多看诊,接触形形色色的病患。

    正说着,隔壁有人探头:“你们找谁呀?”

    说话的是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妇,虽然到了这个年纪,依然能看出南方女子的柔婉。

    老妇鬓边甚至插了一朵盛开的淡黄色蔷薇。

    乔昭露出笑容:“大娘,我们找这里住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老妇目光带着警惕。

    “住在这里的人是我爷爷。”

    老妇一听脸上多了笑模样:“原来是这样呀,他们去镇尾张家了,他家小儿媳要生了。”

    乔昭愣了愣。

    李爷爷还真的开始给人接生了?

    老妇仿佛感到了乔昭的疑惑,解释道:“张家小儿媳难产,人已经不行了,张家小儿子不认命,这不就把李大夫给请去了,非说李大夫是活神仙,能救命……”

    眼见老妇有滔滔不绝之势,乔昭忙道:“大娘能带我们去张家吗?”

    老妇忙摆手:“我这不方便去,不然早去了。你们就往镇尾走,看到好多人围着看热闹就是他家了。”

    “那多谢大娘了。”

    老妇睇了乔昭一眼,一边往回走一边道:“谢什么。不过小娘子叫我大娘可不合适,就叫我王奶奶吧。”

    乔昭:“……”这大娘有点奇怪!

    二人辞别了老妇往镇尾走,果然很快就看到许多村民围在一户人家外面议论纷纷。

    “这张家小子真是胡闹啊,人都咽气了,怎么还让李大夫进去呢,李大夫又不是稳婆。”

    “就是啊,女人生孩子,怎么能让男人进去,何况现在人都没了……”

    很快里边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烈酒呢?不是说让你把烈酒拿来!”

    乔昭与邵明渊对视一眼。

    “是李爷爷。”乔昭低声道。

    “你干什么,为什么对着我媳妇动刀子?不许你碰她,她还活着呢!”男子嘶声力竭的喊声传来。

    紧跟着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乔昭心中一紧,赶忙挤了进去,正见到李神医被一名浓眉大眼的年轻男子往外推搡。

    守在门外的叶落见了上前阻止,李神医怒不可遏道:“直接把这小子给我丢出去!”

    叶落面无表情抓起年轻男子扔了出去。

    “李爷爷——”乔昭见李神医要往里走,不由喊了一声。

    李神医身子一顿,猛然转头,看清是乔昭后没等她再有反应,便冲她摆摆手:“昭丫头来得正好,跟我进来!”

    “庭泉,那我先过去了。”乔昭提起裙摆跑了过去。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闯进我家?”年轻男子对着紧跟上来的邵明渊吼道。

    年轻男子的家人见邵明渊气度不凡,又震慑于叶落刚刚的能耐,用力拉住想冲过来拼命的儿子。

    “爹、娘,你们拦着我干什么?那老头子要对春花动刀子啊!”

    “四娃啊,由着他们去吧。大夫是你叫来的,现在春花母子已经没了,最差了还能怎么样呢?”年轻男子的母亲老泪纵横道。

    镇上人都知道,几个月前来此落脚的两个老头子可不好惹,倒不是两个老头子有什么本事,而是默默跟着的那个年轻人手劲大得吓人,但凡有对老头儿不敬的,统统都被他扔了出去。

    “不行,我不能让春花被他们这么糟蹋!”年轻男子拼命挣扎。

    邵明渊瞥他一眼,淡淡道:“你安静点,或许还没那么糟。”

    许是被邵明渊气势所震,年轻男子挣扎一停。

    乔昭走进产房,便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此时稳婆已经被赶出去了,只有李神医与钱仵作在。

    床上躺着个腹部高高隆起的年轻妇人,此刻双目紧闭,脸色青白,瞧着已经是不成了。

    “净手!”李神医喝了一声。

    乔昭收敛心神,忙把手仔细洗净,又用沾过烈酒的纱布拭手。

    李神医点点头,一指托盘:“端着给我打下手。”

    钱仵作举着刀子比划:“不是说我来吗?”

    李神医抬脚把钱仵作踹到一边:“死人归你,活人归我。”

    “可这妇人已经咽气了啊,就刚刚咽气的。”

    李神医睃了乔昭一眼,才道:“可她腹中胎儿还活着。”

    乔昭吃了一惊,握着托盘的手不由一紧。

    “刀!”

    乔昭忙把刀子递过去。

    李神医握紧刀子,对准妇人高隆的肚皮划了下去,边划边对乔昭道:“昭丫头,看好了,这是难得的机会,说不准你将来会用到。”

    “嗯。”乔昭应了一声,目不转睛看着。

    钱仵作立在一旁,不由点头。

    老李选的传人不错,虽然是个小姑娘,可看着开膛破肚的场景竟连眼睛都不眨,连神色也没多大变化,可见天生就是这块料子。

    哎,他这门手艺看来是要失传了,要不把老李的徒弟抢过来?

    “别想太多!”李神医撩起眼皮看了钱仵作一眼,凉凉道。

    “你这人,还是那么小气!”钱仵作嘀咕道。

    二人都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面对着刨开肚子的妇人,依然谈笑风生。

    乔昭面上虽保持着平静,心中却紧张不已。

    李神医很快从妇人腹中取出胎儿,剪掉脐带递给乔昭:“给这娃娃洗洗,包好了给他家人送过去。”

    乔昭接过初生的婴儿,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老钱,你给娃娃洗吧,正好我还要教昭丫头一些东西。”

    钱仵作从乔昭手中接过婴儿,用温热的软巾擦拭婴儿身上血迹,屋内很快就响起嘹亮的啼哭声。

    “针线!”李神医喊了一声。

    乔昭忙把针线递过去。

    这线却不是普通棉线,而是桑皮线,有促进伤口愈合之效。

    “看到么,取出胎儿后要这样缝合,如果是情况良好的妇人,及时施展此术的话,母子都可平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