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96章 劫后余生

正文 第796章 劫后余生

    江远朝倒了下来,很快往悬崖下坠去。

    “大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来,江鹤跌跌撞撞跑过来,看着悬崖边一地的鲜血和渐渐变成黑点的那个影子,嚎啕大哭。

    “大人,您怎么会死呢,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哭了一会儿,江鹤爬起来,警惕看着邵明渊与乔昭。

    “你们别过来啊,我警告你们,你们千万别过来!”

    这个时候乔昭与邵明渊只剩下沉默。

    江鹤擦了擦眼泪,往悬崖边走了一步,似乎想到什么,脚步一停,对着乔昭道:“黎三姑娘,虽然我们大人已经不需要了,但我还是想替他解释一下,当初你被肃王那些人掳走,我们大人是不知情的,等他得到消息后就去救你了。”

    江鹤越说越替自家大人委屈,抬手抹了抹眼泪:“见你受了伤,我们大人一直觉得对不住你呢,但那些人对你下手,我们大人真的不知道,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乔昭轻声道。

    江鹤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你相信就好。我……我要找我们大人去啦,我们大人英明神武,肯定不会就这么死啦,说不定现在大人需要我包扎伤口呢——”

    江鹤后面的话消散在风里,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崖边的风更大了,呼呼刮在人身上,盛夏的天却让人浑身颤抖。

    乔昭默默立着,不知过了多久,觉得脸上有些痒,抬手摸去,才发现泪水滑过面颊,一片冰凉。

    “昭昭,我们走吧。”邵明渊揽住乔昭肩头。

    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与江远朝终究是走不到一处去的,一死一生,大概是早就注定的结局。

    “嗯。”乔昭点了点头。

    往回走的路上,她脑海中不自觉闪过很多画面,而最终留在脑海中的情景却是她与江远朝初见时。

    那时他还是少年,阳光正好,恍如今日。

    睿王等人得到乱党全部被剿灭的消息,不由一片欢腾。

    眼看邵明渊带着乔昭走过来,睿王一个箭步冲上来,抓住邵明渊双手道:“侯爷,今日之事多亏你了,侯爷的功劳本王定会铭记于心!”

    邵明渊用力抽回手,恭敬却又不失矜贵回道:“王爷过奖,为国尽忠是每个臣子应尽的本分。”

    “正如侯爷所说,为国尽忠是我等应尽的本分!”在许首辅的带领下,众臣齐声道。

    劫后余生,他们此刻心中只剩喜悦。

    纵观史书,每一次的起兵篡位,从来都是鲜血铺就的一条路,失败了自是不说,如果成功了,他们为了保住旧臣气节定会被无情屠戮,甚至他们的亲人都逃不了,传承百年的家族毁于一旦。

    能够剿灭叛党,实在是太好了,他们也算是陪着睿王共过生死的,将来加官进爵不在话下。

    众臣想到这里,一个个喜气洋洋,再看邵明渊的眼神越发不同了。

    这一次死里逃生可以说全赖冠军侯,看睿王这样子,将来对冠军侯定会倚重非常。

    曾经他们想着冠军侯功高震主,先皇早晚会收拾他的,但现在先皇已经成了先皇,一切自然不同了。

    “辛苦侯爷了。”

    “侯爷辛苦了。”

    无数人冲邵明渊拱手问候。

    这时忽然听到咚的一声响,众人定睛一看,才发觉礼部尚书苏和昏倒了。

    “快,快给苏尚书传太医。”

    话音才落,又陆续有几位老臣昏倒。

    熬了这么久,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此刻松懈下来自是有许多上了年纪的臣子受不住了。

    “传太医,快传太医——”惊叫声不断响起。

    睿王压下满腔喜悦,挥手道:“各位先回住处吧,好好休息一日,等明日再议事。”

    如今父皇与六弟已死,肃王余孽也被剿灭,大梁天下已经是他的了。

    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竟让他觉不出丝毫疲惫来。

    “恭送王爷——”众臣毕恭毕敬道。

    睿王勉强压抑住笑意,矜持点点头,由一群内侍簇拥着往前走去。

    走到一半,睿王停下来,一脸为难:“才想起来,本王的居所已经被大火烧干净了。”

    众臣齐声道:“请王爷移步清华宫。”

    清华宫便是明康帝来清凉山避暑居住的行宫。

    睿王立刻拒绝:“这可不行,那样就逾礼了。”

    皇位马上要到手,这个时候更没必要惹人闲话,万一将来被记上一笔载入史册,那他就亏大了。

    更何况父皇就死在清华宫,太不吉利了,他才不去住。

    在众臣力劝之下,睿王依然坚定拒绝。

    众臣对睿王的表现颇为满意,却又头疼起睿王的住处来。

    这么一个乱摊子想要处理好不是一两天的事,总要理顺了才能启程回京,那这段时间总不能让睿王露宿街头吧?

    除了清华宫与被烧毁的睿王居所,另一个规格相当的就是沐王居所了。然而想到沐王逼宫之举,自是没有不长眼的臣子提起。

    睿王笑笑:“这有什么为难的,本王就与侯爷挤挤吧,反正住不了多久便要回京了。”

    啥?邵明渊以为自己听错了,扬了扬眉。

    睿王讪笑道:“侯爷,本王看你那里也挺宽敞的,就暂时在你那里挤挤吧。”

    拒绝的话在邵明渊舌尖转了转,被他默默咽下去。

    罢了,都支持睿王上位了,何必得罪他。

    “王爷能看上微臣的住所是微臣的荣幸,那微臣这就命人把院子腾出来,让王爷尽快入住。”

    “腾出来?”睿王一愣。

    邵明渊笑笑:“是啊,微臣带着内子暂时住到拾曦那边去。”

    “这不用吧。”睿王有些不开心。

    不知怎的,经历了这场生死之劫后,在冠军侯身边他觉得最安心。

    “王爷,您就别觉得不好意思了,您看中哪里就睡哪里,给您腾住处不是应该的嘛,我先带着侯爷他们过去收拾一下啊。”池灿笑吟吟接过话来。

    “哎——”睿王眼巴巴看着池灿拉着邵明渊离去,遗憾叹气。

    “王爷——”怯怯的声音传来。

    睿王这才发现黎皎站在不远处,当下便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逃跑时一不小心把侧妃给忘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