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95章 末路

正文 第795章 末路

    江远朝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放声笑起来。

    邵明渊并不催促,静静等他笑够。

    现在胜负已成定局,江远朝插翅也难飞了。

    从容永远属于胜利者。

    还在厮杀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艳阳高照下,因为能把每一处的惨烈看得清清楚楚,那股寒意反而越发重了。

    江远朝笑完了,开始步步后退。

    邵明渊拉进乔昭的手,跟了上去。

    “江大人,你再退,后面就是悬崖了。”邵明渊平静提醒道。

    江远朝脚步一顿,转头望了望。

    此刻他离悬崖不过数尺,再往下就是令人眩晕的万丈深渊,若是跌下去定会粉身碎骨。

    江远朝转过头来,面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唇角依然带着笑意。

    那笑意,仿佛是乔昭初见他时便有的。

    江远朝笑着又退半步。

    见他如此,乔昭一颗心莫名提了起来。

    对这个人,她一直想远远避着,可是真的眼睁睁看着发生过那么多交集的人就这么死在眼前,还是不愿的。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江远朝的结局已经不是任何人愿与不愿能改变的。

    谋逆兵败,下场不言而喻。

    “呵呵。”一声轻笑响起,却没有一丝温度,凉凉直达人心里。

    江远朝定定望着乔昭,问:“原来你也会关心我?”

    乔昭被问得一窒。

    邵明渊握紧了乔昭的手,淡淡一笑:“江大人,这个时候说这些,不觉得没意思吗?”

    江远朝视线落回邵明渊面上,许久后轻叹一声:“邵明渊,我真羡慕你的好运气。”

    “好运?”

    江远朝唇角带着讥笑:“不是好运么?你我同有着身世的秘密,可你却是镇远侯之子,忠良之后,大儒乔拙为此主动把孙女许配给你,许多人更是为了保住你施以援手。而我呢?”

    江远朝嘴角的笑意不知不觉消失了:“我却是肃王之子,世人口中的肃王余孽!得知自己身份后别说为自己正名,就连梦里都会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可能,我宁愿自己永远是那个被锦鳞卫指挥使江堂收养的乞儿,而不是那些人口中称的什么‘少主’。”

    “我记得你是孤儿身份,为何摇身一变成了肃王之子?”邵明渊沉默了片刻,问道。

    江远朝笑了起来:“孤儿?孤儿也是爹生娘养出来的,总不会是从石头缝里变出来的吧?”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从乔昭面上掠过,平静道:“既然你好奇,我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就给你解开这个疑惑好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猎户之子,爹娘死后沦落到街头成了乞儿,后来便遇到了出差办事的义父,把我带回了京城……”

    “直到那趟岭南之行,本来是受义父所托调查肃王余孽又开始冒头的事,却没想到让我无意中查出自己的身份来。”

    说到这里,江远朝嗤笑两声:“这么说也不对,与其说是我查了出来,不如说那些人主动找上了我。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我根本不是什么猎户的儿子,而是肃王外室所生之子。因为出生后没有上玉牒,肃王在准备起兵之前便派人把我悄悄送了出去,算是以防万一,为自己留一滴血脉。”

    江远朝原本平静的眼神渐渐变得哀伤,自嘲笑道:“可惜肃王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他留下的这个儿子二十多岁尚未娶妻生子,他的血脉是延续不下去了。”

    “江大人——”

    江远朝打断邵明渊的话:“侯爷莫非同情我?这就不必了,成王败寇,本就无话可说。你可知道我若胜了会如何?”

    邵明渊没有回答。

    江远朝冷笑道:“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然后夺回我心爱的女人!”

    邵明渊眼中寒光一闪。

    面对着将死之人,他到底有着足够的宽容,没有反唇相讥。

    悬崖边刮着风,从三人间流过,一边站了两人,另一边形单影只站了一人。

    “好了,现在你的好奇心满足了,那么,可否让我问一个问题。”

    “你说。”

    江远朝笑笑:“这个问题不是问你的,而是问她。”

    邵明渊看了乔昭一眼,与江远朝对视:“那你不需要问我,问内子便是。”

    “内子”二字仿佛刺痛了江远朝的心,让他眼底闪过痛苦。

    他立在悬崖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直视着乔昭的眼睛问道:“你可曾……对我有一丝心悦?”

    乔昭沉默着,崖边的风吹起她的裙摆,不再是以往一成不变的素色,而是一道明丽的风景。

    “很久很久以前呢?当你还没有嫁给这个男人的时候。”江远朝的眼睛里带着期盼的光,然而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会得到肯定的答案,那光比萤火还微弱。

    尽管弱,却依然亮着,一心要等到对方的回答。

    邵明渊莫名觉得江远朝这话问得有些奇怪,就好像他与他一样,知道了什么秘密。

    这个念头让他心情有些复杂,不自觉握紧了乔昭的手。

    乔昭垂下眼眸:“没有……”

    她抬眼看着对面的男人,虽然觉得在这般情形下如此说有些残忍,可到底不愿欺骗他,认真道:“很久很久之前也没有。”

    江远朝又后退半步。

    乔昭嘴唇微动,想喊一声小心,到底没有喊出声。

    “为什么呢?”江远朝喃喃说出这几个字,凝视着乔昭的眼。

    乔昭不由看了邵明渊一眼,才道:“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长大了要嫁给一个叫邵明渊的男人。或许一开始是好奇,留意到了他那么多事,慢慢地就忘了打开心扉,让别的男人进来了。”

    邵明渊神色微动,欲言又止。

    江远朝却终于等到了一个让他心甘的答案,对着乔昭微微一笑:“乔昭,那么来世见吧。”

    话音落,他拔出腰间长刀,对着颈间狠狠抹了下去。

    鲜血飞溅而出的瞬间,江远朝笑起来。

    这天下他想要,美人亦想要,可到头来终究是什么都没有,就如他一开始一无所有的乞儿身份。

    还好他总算知道了一点,他与她遇见的其实还不够早。

    他以为的很久很久以前,不是她的很久很久以前。

    那么来生,就再早些相遇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