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85章 剑拔弩张

正文 第785章 剑拔弩张

    众人被沐王手中的明黄色晃花了眼,随着沐王缓缓把手中之物展开,哗啦跪倒了一片。

    沐王斜睨着魏无邪:“魏公公莫非不认得这是何物?”

    魏无邪端详再三,凭他对圣旨材质的无比熟悉,确认是真正圣旨无疑,不得不跪了下去。

    沐王把手中之物交给了跪在大臣最前方的首辅许明达:“请许首辅代宣父皇遗诏吧。”

    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大吃一惊,死死盯着沐王手中之物。

    遗诏?沐王手中怎么会有遗诏?

    先皇——呸,皇上为何会写下遗诏?

    许明达双手接过“遗诏”站起来,指尖轻颤打开,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犹豫了一瞬,颤抖着声音念道:“沐王皇六子瑜,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继皇帝位……”

    许明达目不转睛盯着玉玺大印,越看越心凉。

    竟然是真的,皇上居然早就写好了遗诏,把皇位传给沐王!

    跪倒在地的众臣鸦雀无声,心中同样掀起滔天巨浪。

    就在这个当口,魏无邪突然站了起来,最开始见到“遗诏”的震惊表情褪去,面无表情道:“咱家乃是秉笔太监,从不离皇上左右,怎么不知皇上何时写下这样一份‘遗诏’?”

    “魏公公这是质疑遗诏有假?”沐王一脸愤怒,“那么就请魏公公睁大眼睛仔细看看好了!”

    魏无邪毫不客气凑过来,看完许明达手中遗诏,强忍心中震惊,厉声道:“这遗诏绝对是假的!”

    众臣此刻心情就如走山道,经历了九曲十八弯,面上反而麻木了。

    天要变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是当一个安静低调的臣子好了。

    “魏公公,你既然是秉笔太监,难道不熟悉父皇的字迹?还有这玉玺大印?”

    “咱家当然熟悉。”魏无邪毫不迟疑道。

    “那就请魏公公摸着良心说说,这遗诏上面的字迹与玉玺大印是不是假的?”沐王语气咄咄逼人,望着魏无邪冷笑。

    魏无邪环视众臣一眼,最后落回沐王面上,嗤笑道:“字迹与玉玺大印不是假的又如何?物是死的,人是活的,皇上目前在闭关,两日后就能出来召见大家,到时候不就能见分明了?还是说,王爷这么急着拿出所谓遗诏闯宫,就是意图逼宫篡位?”

    “魏无邪,你大胆!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红口白牙污蔑本王?你别忘了,本王到底是父皇的儿子,你又算什么东西?”

    “咱家无论算什么东西都是皇上亲命的秉笔太监,兼任东厂提督,现在王爷意图不轨危害皇上安全,咱家就要誓死拦着!”

    气氛剑拔弩张之际,许明达开口问道:“敢问王爷这道‘遗诏’是从何得来的?”

    沐王看向许明达,淡淡道:“自然是有人奉父皇之命悄悄传给本王的。”

    “那个人是谁?”

    沐王犹豫了一下。

    魏无邪冷笑道:“这种时候,王爷为何说不出那个人来?还是说,那个人本就见不得光,居心叵测弄出这么一份假遗诏来?”

    魏无邪话音才落,一道淡淡声音便传来:“那个人是我。”

    随着宫门打开,一名身穿太监服饰的人走了出来。

    魏无邪面色顿时变了。

    来人是刘淳,论地位还在他之上的掌印太监。

    在司礼监,掌印太监本为第一人,有内相之称,但因为魏无邪深得明康帝信任,又兼任东厂提督,风头早已盖过刘淳多年,成为无人敢惹的存在,掌印太监刘淳为了明哲保身已经低调多年。

    刘淳没有魏无邪高大,亦上了年纪,此刻看起来就是个面皮白净无须的干巴巴老头,但气势完全放开后却不落下风。

    他睁着有些浑浊的眼睛深沉看着魏无邪,心中却没有表面这般平静。

    他堂堂内相却一直被魏无邪死死压制,简直成了历任掌印太监中的笑话。

    多年的隐忍等待,终于让他等到了这一天,只要扶助沐王上位,那他定要魏无邪死无葬身之地!

    两名大太监无声对视,众臣仿佛泰山压顶,皆不敢出声。

    如果说给沐王遗诏的人是掌印太监刘淳,那这遗诏十有八九是真的。

    众臣正想到这里,刘淳便开口了:“皇上春夏交接之际便感体力不支,又洞察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魏无邪排除异己,专擅朝政,是以暗中写下这份遗诏交给咱家,交代咱家一旦皇上有什么异常便把这道遗诏设法传递给沐王爷,以防魏无邪祸害天下……”

    听着刘淳的话,沐王垂眸遮住眼中喜色。

    有刘淳这番话,众臣对这道遗诏的真实性应该再无疑虑了。

    “刘淳,你休要胡说八道!”魏无邪厉声道。

    刘淳毫不示弱冷笑:“魏公公凭什么指责咱家胡说八道?你虽是皇上身边之人,但不要忘了,咱家同样也是,甚至在你还是个小太监时就已经在皇上身边伺候了!”

    反正已经撕破了脸,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但你说这话不觉荒唐吗?皇上若是春夏之际便厌弃了我,会留我到现在?这天下谁能让皇上委屈心意?”魏无邪厉声反驳。

    刘淳双手抱拳对天一拱:“咱家可不敢揣测圣意,反正遗诏确实是皇上交给咱家的。昨日咱家见皇上到了出关之日却迟迟不出现,而魏公公行迹颇诡异,这才按着皇上早些的吩咐悄悄送了出去交给沐王爷。”

    沐王适时开口:“正是如此,不然本王怎么会这么急着来求见父皇?看到这道遗诏,本王心痛万分,因为这代表着父皇十有八九出事了。”

    沐王说着抬袖拭泪:“父皇把皇位传给何人,这不容旁人置喙,但父皇若是出了事却被奸人故意隐瞒消息,我等还无动于衷的话,那就万死难辞其罪了!”

    众臣一听,不由点头。

    沐王见众臣神色松动,趁热打铁振臂一呼:“各位大人,现在小王遗诏在手,又有掌印公公为证,各位还等什么?难道父皇的安危比不过你们的个人得失吗?小王再说一遍,若父皇安然无恙,那小王愿意一力承担后果!”

    眼见众臣已被沐王说动,分明是刘淳横插一脚影响了局面,魏无邪暗道不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