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82章 三日之期

正文 第782章 三日之期

    小内侍面对着堂堂锦鳞卫指挥使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低着头笑道:“小的们是奉厂公之命出去办事的。”

    “呃,是么?”江远朝大步走了过来。

    内侍越发紧张起来。

    乔昭垂首立在内侍身侧,暗暗握拳。

    江远朝眼神犀利,对她又熟悉,就算在这样的夜色中她换了装扮,恐怕也会被他一眼认出来。

    他认出她后,会怎么样?

    乔昭对江远朝从没真正了解过,这一刻,聪慧如她亦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这样,那二位公公快给厂公复命去吧。”沉默片刻后,温和的声音响起。

    乔昭只觉那道视线在她身上一落,随后收回。

    江远朝神色淡然从二人身侧走过。

    内侍大大松了口气,低声对乔昭道:“咱们快些走。”

    乔昭却忍不住回眸看了江远朝一眼。

    他不可能没认出她来,那他这是高抬贵手了?

    似是心有所感,江远朝忽然转过头来。

    乔昭忙转回去,加快脚步随着内侍走进宫门。

    江远朝站在不远处的柳树下,望着巍峨宫宇脸上神色莫名。

    “厂公,冠军侯夫人来了。”

    门立刻被打开,露出魏无邪焦急的脸:“侯夫人总算来了,快请进。”

    乔昭由魏无邪领着走进去,见到明康帝躺在榻上,一侧立着张天师与李院使。

    “皇上含着参片,但是脉息几乎没有了。”李院使见乔昭走来,开口道。

    他虽然对乔昭的医术心存疑虑,可这种时候根本没有质疑的心思,死马权当活马医罢了。

    乔昭冲李院使点点头,先是替明康帝把了脉,再掀开他的眼皮查看瞳孔变化情况,一番检查后心中有了数。

    “侯夫人,皇上如何?”

    “如果是目前的情况,那么撑不过今晚。”

    魏无邪看了李院使一眼。

    这说法倒是与李院使的判断一致。

    “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要是这样,咱们都要掉脑袋的。”魏无邪擦着冷汗道。

    乔昭看着明康帝犹豫了一下。

    “侯夫人有话尽管说。”

    “我学过一套针法,可以让濒死之人吊住一口元气,但以皇上目前的状况只能撑三日,到时候银针一拔便回天乏术。”

    魏无邪不由激动:“那能不能令皇上醒来?”

    “这个——”

    乔昭话音未落,忽听敲门声传来。

    “谁?”魏无邪厉声问。

    “我。”邵明渊淡淡的声音传来。

    魏无邪一愣,乔昭低声道:“是侯爷。”

    魏无邪心下惊疑不定,走过去把门打开。

    一身夜行衣的邵明渊走了进去。

    “侯爷这是何意?”魏无邪沉声问道。

    邵明渊一笑:“并无他意,只是来接夫人回去罢了。”

    “侯爷擅闯行宫,罪名可按谋逆论——”

    邵明渊轻笑打断魏无邪的话:“这个时候,厂公不该操心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吗?”

    魏无邪被问得一窒。

    邵明渊大步走过去握住乔昭的手:“皇上可还有救?”

    乔昭摇摇头。

    “那走吧,咱们回去。”

    乔昭点点头,跟着邵明渊往外走,忙被魏无邪拦住:“侯爷留步。”

    邵明渊剑眉微挑,这一次换他来问:“厂公这是何意?”

    “侯爷,眼下皇上已经如此,您身为大梁臣子,怎能一走了之?”

    “那厂公需要我们夫妇做些什么?”邵明渊以退为进问道。

    他选择这个时候进来,当然不是带走妻子这么简单。

    明康帝命悬一线,储君之位却空悬,一场动荡在所难免,他要做的就是从这场动荡中全身而退,并保证以后生活无忧。

    “无论如何,还请侯夫人施针,替皇上延迟三日寿命,当然若是能令皇上暂时醒来就更好了。”

    “本侯不可能把夫人留在这里三日。”

    邵明渊不答应此事也是人之常情,魏无邪心一横道:“只要侯爷助咱家渡过这道难关,以后咱家定对侯爷有所回报。”

    “并不是这个问题,我夫人留在这里三日怎么合适?”

    魏无邪不由看向乔昭。

    “公公其实不必纠结这个问题,我并不需要一直留在这里,施针后只要银针不拔,皇上就能撑到三日后。”乔昭道。

    魏无邪暗暗松了口气,又问:“那皇上能否醒来?”

    “聚集体内三日元气后可以醒来一刻钟,然后就——”

    魏无邪心领神会,请教道:“三日后如何令皇上醒来呢?”

    “很简单,拔掉银针即可。”

    “也就是说,皇上只能等三日后才会醒来?”

    乔昭颔首。

    “魏公公,如果想不出乱子,这三日很关键。”邵明渊淡淡道。

    “这个咱家知道,那就请侯夫人尽快给皇上施针吧。”

    邵明渊对乔昭递了个眼色。

    乔昭会意,对魏无邪道:“还请公公帮把手。”

    “这是自然。”魏无邪不疑有他,忙应下来。

    这种时候任何人都会避之不及,冠军侯夫人当然不会与皇上独处。

    邵明渊与张天师走到外面,自然有了独处时间。

    “侯爷,这次您可要帮帮贫道,不然贫道是过不去这一关了。”

    “皇上是挺不过去了吧?”

    张天师愁眉苦脸点头。

    “既然如此,两位王爷总有一位要继位的。”

    张天师不安看着邵明渊。

    他就是个道士,能呼风唤雨成为天下道士敬仰的存在已是心满意足,对朝廷中这些弯弯绕绕根本闹不懂。

    “天师想法子把皇上的情况告诉睿王,剩下的我自有安排。”

    “那好,贫道听侯爷的。”

    对于冠军侯,张天师是十分信任的。

    世人都以为信任的基础是恩情,别开玩笑了,当然是把柄啊!

    他曾经坑门拐骗的把柄握在冠军侯手中,冠军侯要是真坑他,那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邵明渊见张天师如此,安心笑笑。

    此地离山海关不远,三日时间足够他调邵家军前来维护局面了,但他不能落下私自调动兵马的名声。

    所以这件事,要由睿王来提。

    果然不出邵明渊所料,睿王从张天师那里听闻消息后立刻避人耳目找到了邵明渊。

    “侯爷助我!”一见到邵明渊,睿王如见亲人,紧紧握住他的手求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