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72章 倒台

正文 第772章 倒台

    “说得好!”许明达看向乔墨的目光不掩激赏。

    到底是他相中的孙婿,年纪轻轻于官场上有如此觉悟,不贪功冒进,的确是可塑之才,将来对许家绝对是不小的助力。

    至于谣传乔墨与冠军侯夫人关系密切之事,不过是愚民自娱罢了,到了他这个地位的人若是信了那些而损失这样一位佳婿才是犯傻。

    许明达心下高兴,耐着性子讲了为何不能跟风弹劾兰松泉的原因,众人顿时恍悟,纷纷赞起乔墨来。

    作为许次辅的亲信,在场的人都不傻,许次辅这是把乔墨当自家人待呢,看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喝上一杯喜酒了。

    翌日,明康帝果然在御书房召见了朝中重臣,听池灿细数兰氏父子十大罪状后缓缓扫视众臣,本等着有人跟奏,好趁机把兰氏父子惩戒一番,没想到几名大臣先后站出来,皆是替兰山父子求情的。

    明康帝越听脸色越阴沉。

    什么国之栋梁离之不得,这大梁天下离开他这个天子不行,离开兰山父子莫非还转不了了?

    兰山听着众人求情,已是汗如雨下,暗道不妙。

    兰松泉反而有几分得意。

    他们父子劳心劳力替皇上做事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这些人还算识相。

    “够了!”听到许明达都开口替兰山父子求情,明康帝忍无可忍,厉声道,“给朕把这个谋害皇子、贪贿纳奸、残害忠良的逆臣推出午门外斩了!“

    众臣一听都懵了。

    皇上这样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兰山已是瘫倒在地,涕泪交加求道:“皇上,老臣就这么一个儿子啊,求皇上看在老臣已经没有几日好活的份上饶犬子一条贱命吧,老臣给您磕头了。”

    明康帝看着砰砰磕头的兰山迟疑了一下。

    许明达使了个眼色,几人立刻跪下替兰松泉求情。

    “皇上,那匪人定然是陷害兰侍郎的,兰侍郎多年来一心为国为民,微臣等都看在眼里,还请皇上明鉴啊。”

    “请皇上明鉴!”

    明康帝对兰山那点怜悯立刻烟消云散了。

    为国为民?这天下又不是姓兰的,需要兰家人为国为民做什么?

    莫不是替他当家久了,真以为自己是大梁的主人了?

    现在看来邪星定然是兰氏父子无疑了,他身为天子想要一个人的脑袋居然还困难重重,这些混账东西全忘了身为臣子的本分了吧?

    “带下去!”明康帝面无表情道。

    “皇上,皇上——”兰山声嘶力竭喊着。

    明康帝不为所动,冷眼看着兰松泉被拖下去。

    兰松泉这才反应过来皇上是来真格的,疾呼道:“皇上,您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没有证据凭什么杀我——”

    明康帝冷笑。

    他偏杀,他是皇上他说了算。

    当年诛镇远侯全家也不过就是凭兰山呈上的一封肃王写给镇远侯的书信罢了,现在还有匪人当人证呢,难道不算证据?

    渐渐听不到兰松泉的呼喊声了,明康帝看了瘫软在地的兰山一眼。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已经开始,干脆一并把邪星除了吧。

    “魏无邪,传朕旨意,兰松泉谋害皇子乃十恶不赦之罪,本该诛九族,念在其父兰山多年来尽职尽责,且年已老迈,现夺去首辅一职,没收家产,削官还乡去吧。”

    嗯,他还曾听外甥池灿提过,兰家的库房比国库还要充盈,这下总比不过了吧?

    “皇上——”兰山眼皮一翻昏了过去。

    直到兰山也被拖了下去,众臣还没缓过神来。

    他们谋划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这一日,除奸臣兰山父子,还朝廷朗朗乾坤,可没想到胜利来得这么突然。

    皇上这么草率,总让他们有点忐忑。

    明康帝撩了撩眼皮:“不求情了?”

    众臣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什么时候该求情,什么时候不该求情,需要朕教你们么?”

    此话一出,众臣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明康帝抬了抬嘴角。

    真把他当傻瓜不成?若不是因为兰山父子是冲撞他的邪星,他会顺了这些老混蛋的意才怪呢。

    他是皇上,只有别人顺他意的份。

    不过——

    明康帝轻轻瞥了次辅许明达一眼。

    兰山已经老得眼花耳聋,首辅之位是该换人做了。

    不过就是一日的工夫,兰家的结局无异于一道惊雷在京城平地炸响,上至百官勋贵,下至平头百姓都被这个天大的消息给震住了。

    再然后,京中大大小小的酒肆全被一抢而空,当日不知有多少放声高歌的醉汉,外头的鞭炮声响一直没停歇过,到了第二日,地上铺着厚厚一层红皮,许多人家杀鸡宰羊,如过年一般喜庆。

    喝酒的人中,自然少不了乔昭兄妹。

    “大哥,这杯我敬你,终于得偿所愿。”

    乔墨端起酒杯碰了碰乔昭的杯子,温声道:“同样祝妹妹得偿所愿。”

    兄妹二人皆一饮而尽,眉梢眼角尽是喜色。

    乔墨放下酒杯长叹一声:“两年来妹妹辛苦了,能有今日离不开妹妹的努力。”

    乔昭眼中水光一闪而逝,轻笑道:“大哥说这些作甚?这些原是咱们该做的。”

    “好,不说这个。”乔墨重新给二人酒杯倒满,站了起来走到庭院中,对着南方深深一拜,把杯中酒洒在地上,轻声道,“敬父母家人在天之灵。”

    乔昭把酒举过头顶盈盈一拜,跟着道:“敬父母家人在天之灵。”

    扳倒了兰山父子两座大山,他们才算有脸对父母说替他们报了仇。

    “大哥,黎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呀?”

    乔墨转头冲乔晚轻轻招手:“晚晚来,给爹娘敬一杯酒。”

    乔晚走过来,接过兄长递过来的酒杯顿时敛去好奇,小脸上满是郑重,脆声道:“晚晚敬父母家人在天之灵。”

    乔昭与乔墨对视一眼,眼角不由湿润了。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何其幸运,他们兄妹三人还能在一起。

    把酒杯还给乔墨,乔晚好奇问道:“大哥,刚刚黎姐姐为什么也敬酒啊?”

    乔墨温柔一笑,揉了揉乔晚的头:“黎姐姐替你姐夫敬呢。”

    “呃。”乔晚这才没了疑惑,满是期盼道,“不知道姐夫什么时候回来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