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65章 还击

正文 第765章 还击

    “夫人,夫人——”

    乔昭回神,摆出严肃的神情:“嗯。”

    “夫人,您看这事怎么办才好?”晨光自是有一百个收拾大理寺卿家小公子的主意,但主子没发话自是不好擅作主张。

    乔昭略一琢磨便问道:“你们是在何处发现的?”

    “就离大理寺卿府上不远的一条胡同的民宅里。”

    “这事好办,你叫人盯紧了点儿,等他们家那位公子再与……男子私会,就安排人喊抓贼,说贼子进了那家,直接踢门进去把他们堵个正着就是了,到时候自然有听到动静帮忙抓贼的四邻八舍跟进去的。”乔昭淡淡吩咐道。

    晨光看着乔昭的目光有些复杂。

    真没想到夫人与他想到一处去了,他还以为女子总是下不了这个狠心呢——等等,夫人可不算在这些女子中,他怎么忘了,当初夫人可是让他装鬼去吓过人的。

    乔昭能猜到晨光几分心思,不以为然笑笑。

    别人算计到她头上来了,难不成她还要温柔体贴替对方着想吗?

    祖父可是教导过她,以德报怨不是圣人,而是蠢货。

    再者说,大理寺卿夫人心心念念找大夫给小儿媳治不孕之症,可见她儿子把这事瞒得死死的,小儿媳这几年既没有夫君疼惜,还要承受着婆婆的压力,日子不知多难过。

    她把这事挑明了,说不准还能把一个无辜女子解救出水火之中。

    “对了,等事情办成后,记得让大理寺卿夫人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

    报仇不留名,无异于锦衣夜行,可不是她乔昭的风格。

    “夫人放心就是了,交给卑职去办,保证给您办得妥妥的。”

    乔昭笑笑,见晨光还不走,纳闷看他一眼:“还有事?”

    晨光一张俊脸慢慢红了:“夫人,卑职其实比将军只小两岁呢。”

    “唔。”乔昭似笑非笑看着晨光。

    好不容易起了话头,晨光心一横,豁出去道:“夫人给卑职挑个媳妇呗。”

    乔昭眯了眯眼睛,笑盈盈问:“你看石榴怎么样?”

    “石榴?”晨光一脸懵,“这是哪位大姐啊?”

    “呃,就是扫院子那个。”

    晨光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五大三粗的形象,不由垮下脸:“夫人,卑职觉得还年轻,要不再等等吧。”

    说完这话,晨光落荒而逃。

    揪出来造谣的人,又有了应付之法,乔昭心情不错,喊来冰绿笑道:“晨光今天求我给他挑个媳妇呢。”

    “是么。”冰绿有些不自在,强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等会儿夫人要说晨光想娶她,她是答应呢,还是拒绝呢?哎呀,真是难办!

    “我觉得石榴不错。”

    冰绿猛地瞪大了眼睛:“姑娘,您别开玩笑了,石榴的腰比晨光的还粗呢!”

    阿珠听了抿嘴直乐。

    刚还装着不在意呢,现在连“夫人”都忘喊了。

    “腰粗怎么了?据说这样的好生养。”乔昭故意逗小丫鬟。

    冰绿却真着了急:“夫人,您可千万别乱点鸳鸯谱啊,晨光肯定不喜欢石榴的。”

    乔昭笑起来。

    冰绿这才反应过来,跺脚道:“夫人,您怎么能打趣人呢?”

    她都没笑话将军在家时夫人时常起不来床,一晚上要好几次水呢!

    乔昭敛了笑,问道:“冰绿,你和阿珠都是我屋里最亲近的丫鬟,也到了配人的年纪了,所以没什么害羞的,你觉得晨光如何?”

    平时大大咧咧的冰绿瞬间红了脸,抿唇不语。

    “要是你没这个心思,我就问问石榴啦——”

    “别啊!”冰绿急忙开口,迎上乔昭含笑的眼神,红着脸道,“就那样呗。”

    “哪样?”

    “哎呀,就那样啦,好歹算个男人。”冰绿说完急匆匆跑了。

    乔昭笑了笑,看向阿珠。

    阿珠虽然红着脸,语气却平静:“婢子还想再伺候夫人两年。”

    乔昭没有当媒婆的爱好,对于有情人乐见其成,若是无心,并不想随便把身边丫鬟配人,便点头道:“那以后倘若遇到合心意的就和我说,只要那人品行端正,我是不会拦着的。”

    “多谢夫人。”阿珠忙道谢,满心感激。

    作为一个丫鬟,婚姻上自己能做一部分主,这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晨光派了人去盯梢,很快大理寺卿府上的小公子便又溜出去与情人私会了。

    那处民宅毫不起眼,周围住的或是小官小吏,或是做点小买卖的商户。

    得到屋里两人已经忙活起来的消息,胡同口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抓贼呀,抓贼呀——”

    但凡遇到抓贼、走水这种事,听到动静的四邻八舍都会出来帮忙的,何况这还是青天白日,很快就有不少人出来瞧动静,见一个贼眉鼠眼的人在前边跑,后边追的则是胡同口支早点摊的老邻居,立刻加入了抓贼的队伍。

    “快,那小贼进了这家了,不能让他跑了,他把我棺材本都偷啦!”追过来的人声嘶力竭喊道。

    邻居们一听这还了得,有性子急的立刻一脚踹开大门,众人瞬间涌了进去。

    此时大理寺卿家的小公子正与男伴最投入的时候,门忽然就被推开了,黑压压的人站在房门外目瞪口呆。

    鸦雀无声了瞬间,惊叫声此起彼伏。

    “天啦,两个大男人,伤风败俗啦!”

    “怎么能让这样的人当邻居,不是把风水带坏了,不行,要送他们去见官,简直有伤风化!”

    可怜大理寺卿家的小公子是偷偷摸摸赁下的这处宅子,别人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很快就被一群人绑了起来,推着要去见官。

    一听要去见官,张公子吓得魂飞魄散,可这种情形他是万不敢自报家门的,只得不停挣扎喊着放开。

    这时突然有人开口:“咦,这不是大理寺卿府上的小公子嘛,我有一次去百味斋吃酒见过的。”

    张公子一听身份暴露,又急又羞,眼一黑昏了过去。

    大理寺卿夫人王氏这日正好邀请了几位夫人来府上吃茶,夫人们正聊着近来京城最热闹的八卦,婆子急匆匆跑进来,附在王氏耳边道:“夫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