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44章 认亲

正文 第744章 认亲

    邵惜渊今日穿了一件宝蓝色团花绸袍,衬得少年眉目深刻,比往常多了几分稳重。

    他本来是因为书院休假才回京过年的,没想到正好赶上了邵明渊大婚。

    邵惜渊向邵明渊打过招呼,视线直接落在乔昭面上,隐隐带着几分审视。

    乔昭不由好笑。

    曾经追在她身后嫂子长、嫂子短的小兄弟如今也会这般打量人了。

    乔昭含笑的模样让邵惜渊微感不快。

    不过是个小门小户的女孩,又不是二嫂,对他笑得这般亲切干什么?他们又不熟!

    再瞥一眼邵明渊,邵惜渊更加不快。

    看二哥这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果真是娶了新妇忘旧人。

    “叫二嫂。”邵明渊淡淡睃了邵惜渊一眼。

    这小子怎么阴阳怪气的?

    对了,他差点忘了,这臭小子曾经对昭昭还有些少年心思呢。

    想到这里,邵明渊神色微冷,只觉眼前混小子碍眼极了。

    “二嫂。”邵惜渊不情不愿喊了一声。

    “昭昭,我带你去拜见父亲。”

    邵明渊领着乔昭往前走,邵惜渊一个箭步冲过去,挡在二人面前。

    邵明渊拧眉看着他。

    “二哥,你刚刚和二嫂喊昭昭?”邵惜渊神色有些激动。

    “怎么?”

    邵惜渊飞快看了与邵明渊并肩而立的乔昭一眼,语气莫名:“二哥知道么,先二嫂与新嫂嫂闺名一样呢。”

    邵明渊忍下抬腿把邵惜渊踹飞的冲动,伸手抓住他的肩膀往旁边一提:“我妻子的闺名我当然知道,好了,我该带你二嫂去见父亲了。”

    看着邵明渊护着乔昭往里走,邵惜渊立在原处一动不动。

    “三公子,敬茶时您也该在的,到时候您还要给新嫂嫂问好呢。”一名婆子提醒道。

    邵惜渊烦躁踹了一下路边树木,这才抬脚跟上去。

    他知道不关新嫂嫂的事,二哥不可能一辈子不娶妻,只要再娶,不是眼前的新嫂嫂也会是别人。

    可是,他讨厌二哥望着新二嫂时眼底的温柔,那会让他替九泉之下的二嫂难受。

    二嫂的死,成全了二哥的一世英名,成全了二哥与www.youfa8.com女子的伉俪情深,这对二嫂多么不公平!

    靖安侯早就在花厅里等着了,一见邵明渊带着乔昭进来便要起身,想想眼下的身份与规矩,忙装作若无其事重新坐下。

    很快就有丫鬟端了茶水过来,新人各执一杯。

    “父亲请喝茶。”邵明渊跪下来,诚心实意敬道。

    “好。”靖安侯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拿出早准备好的红封递给邵明渊。

    邵明渊谢过,换乔昭敬茶。

    “父亲请喝茶。”乔昭双手捧着茶杯举过额头。

    “好,好。”靖安侯忙把茶接过一饮而尽,拿出一个大大的红封塞给乔昭。

    邵明渊默了默。

    为什么两个红封的厚度看起来不一样?

    靖安侯看着神色恭敬的新妇,眼角发酸:“二郎媳妇,二郎……不容易,以后就麻烦你照顾他了。”

    乔昭再次福了福:“父亲放心,儿媳会照顾好二郎的。”

    邵明渊翘了翘嘴角。

    继“夫君”之后,他觉得“二郎”也好听。

    “那就好,那就好。”

    邵明渊带着乔昭走到邵景渊夫妇面前:“大哥、大嫂请喝茶。”

    按理,以他如今的身份与邵景渊的行事,这茶可以不必敬,邵明渊之所以如此,看的自然是靖安侯的面子。

    邵景渊勉强喝了一口,把茶杯放到茶几上。

    世子夫人王氏倒是满脸笑,喝过茶把她与邵景渊那份一同给了乔昭:“弟妹别嫌弃。”

    接下来就该轮到邵惜渊给乔昭见礼了,之后是邵景渊的三个孩子。

    乔昭给邵惜渊准备的是一双鞋垫外加一个幼儿巴掌大的小盒子,邵惜渊没有打开盒子看。

    三个孩子就好打发了,一人一袋金锞打成的花果、动物类小玩意,讨喜又实用。

    除了春姐儿还小,只知道望着两个哥哥笑,两个男孩快活极了,对乔昭立刻亲近起来。

    小孩子对这类金灿灿又小巧可爱的东西总是喜欢的。

    顺利认了亲,邵明渊与乔昭拜别靖安侯。

    待一对新人走了,靖安侯坐在太师椅上久久不动,悄悄擦了擦眼泪。

    百年之后,他终于可以对老友说一声不负所托。

    邵景渊是黑着脸回到世子所的。

    王氏见丈夫这模样,忍不住劝道:“世子,您这又是何必呢?”

    “你知道什么!”不用在人前遮掩,邵景渊眼中仿佛淬了毒,“邵明渊成亲,你看父亲激动的,当初我娶你都没见他这样!”

    王氏抿唇不语,听邵景渊发泄般说了一通,终于忍不住反驳道:“那又如何呢?侯爷再激动,咱们侯府的世子还是您,二弟又夺不走。再说了,二弟将来是要继承国公之位的,咱们与他亲近,只有好处没有——”

    “你给我闭嘴!”邵景渊拂袖而去。

    王氏立在原处一会儿,扭身哄孩子去了。

    邵惜渊离开正院并没有回住所,而是随意闲逛,不知不觉就逛到了当初为邵明渊成亲腾出的院子。

    院门没有落锁,邵惜渊推门而入,院中枯草杂生,一片荒凉。

    邵惜渊走进去,看过乔昭曾经栽在墙角的那丛薄荷,又在掉光叶子的鸳鸯藤面前驻留片刻,低头看了看手中小盒子。

    不知道新二嫂送了他什么。

    扬手想把小盒子扔了,手伸到一半又缩回来。

    邵惜渊干脆把小盒子打开,见到盒中之物不由愣了。

    为什么会是这个?

    邵惜渊忍不住把盒中之物拿了出来。

    那是一只扳指,与勋贵常戴的精美扳指不同,这只扳指呈浅褐色,黑章环绕,乃驼鹿角所制。

    他教二嫂骑射时曾说过,驼鹿角制成的扳指最适合弯弓射箭,其中以黑章环绕者为贵,他曾见二哥戴过。

    邵惜渊不由握紧了扳指。

    新二嫂怎么会送他这样一枚扳指?

    这是巧合吗?还是说冥冥中自有天意——

    邵惜渊不再往深处想,却把扳指仔细收了起来。

    先不说新二嫂如何,这个礼物他很喜欢。

    转眼就是三日后,在黎府上下翘首以盼中,新姑爷带着新嫁娘回门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