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34章 婚期这个问题

正文 第734章 婚期这个问题

    四个有孕的小妾,这么说,老五的隐疾好了?那他先前算计着老五提前破戒,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当时要不是那么算计,现在老五的那个小妾肚子里也不会有几个月大的小崽子了。

    现在好了,老五居然弄出四个小崽子来,也不怕得马上风!

    想到这些,沐王心都碎了。

    这样一来再从老五子嗣上动手就太难办了——

    沐王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一个不注意撞到桌角上,吃痛之下狠狠踹了花梨木桌腿一脚,眼中寒光一闪。

    不能对子嗣动手,那他就釜底抽薪,找机会要老五的命!

    沐王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

    不管老五折腾出多少孩子来,只要老五一死,留下几个吃奶娃娃有什么用?难道父皇会绕过他这个成年的儿子把皇位传给孙子不成?

    沐王一屁股坐下,心情终于平复下来。

    时间还有,只要在父皇去找前任锦鳞卫指挥使江堂喝茶之前找到机会就好了。

    沐王一时安分下来,如一条毒蛇伺机而动。

    很快炎热的夏天就过去了,明康二十六年的秋天格外凉爽,往年的十月京城的人们刚刚换上夹衣,可今年这个时候居然就下雪了。

    到了十一月,大雪一场接一场,有了滴水成冰的劲头,京中连出门闲逛的人都少了,除了必要的活动,全都缩在家里取暖。

    黎府现在有了冰娘留下来的儿子浩哥儿,还有何氏生的半岁多的福哥儿,再加上眼看就要生产的刘氏,自然把地龙烧得旺旺的,半点不吝惜炭火钱。

    邓老夫人望着屋檐下倒垂的冰凌叹了口气,与前来请安的乔昭闲聊:“今年冬天雪太多了些,明年春天恐怕要闹水患。”

    乔昭点点头。

    雪水多可不止是闹水患的问题,北齐人填不饱肚子,就算再畏惧大梁的冠军侯,为了活下去也不会安分的。

    还有西姜那边同样地处西北,作为一个向来贫瘠的弹丸之地,天灾之下日子同样不会好过到哪里去,趁着北齐捣乱的时候跟着浑水摸鱼是必然的。

    这样的话,邵明渊又要频繁领兵打仗了。

    乔昭有了这个认知,忽然对明年的婚期忧心起来。

    邵明渊比乔昭还要忧心。

    按着他对鞑子的了解,每年二三月份正是他们最不安分的时候,而他与昭昭的婚期正是二月份——

    只要这么一想,邵明渊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一定和月老有仇!

    不行,他要想想办法,若能破例让昭昭今年底嫁过来就好了。

    邵明渊那边还没有动静,刘氏这里突然就发作了。

    刘氏身体底子好,先前又生养过两个,在稳婆的协助下不过两个来时辰产房里就响起了婴儿嘹亮的哭声。

    “恭喜太太,您生了个哥儿,足有七斤重呢。”一屋子人围着刘氏纷纷道喜。

    刘氏吃力看一眼皱巴巴的婴儿,突然哭起来。

    “太太您别哭啊,仔细伤眼睛。”

    刘氏抬手擦擦眼泪:“你们快去向老夫人报喜吧。”

    谢天谢地,当然更重要的是感谢三姑娘,她终于有儿子了,将来母女三人算是有了依靠。

    至于男人——

    呵呵,她现在有儿有女,还要男人干什么?能当饭吃吗?

    黎府又添新丁,邓老夫人丧子的那点悲痛被冲淡不少,命婆子撒了不少喜钱出去,全府上下喜气洋洋。

    刘氏顺利生产,府中暂时没有了需要操心的事,这种冰天雪地的日子乔昭便整日窝在炕上看书下棋打发时间,这一日从晨光那里得到信儿,邵明渊在隔壁宅子等她。

    穿好雪裘,换上鹿皮靴,乔昭带着冰绿去了隔壁宅子。

    邵明渊就等在大门口,一见乔昭过来忙握住她的手替她暖着:“当心路滑。”

    连日下雪,哪怕院中积雪被扫至两旁,空出一条干净的青石小径,邵明渊还是提醒道。

    “这天可太冷了。”进屋后热气扑面而来,乔昭解下大衣裳,没等冰绿伸手就被邵明渊顺手接过挂在衣架上。

    “冻坏了吧?”邵明渊用双手拢住乔昭的手,轻轻搓了搓,“怎么不捧个手炉呢?”

    “就这么两步。”

    邵明渊递了个眼色,晨光冲冰绿笑笑:“冰绿,咱们去堆个雪人怎么样?”

    冰绿嫌弃撇撇嘴:“幼稚,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晨光眨眨眼:“用黑玛瑙当雪人眼睛怎么样?我还收集了一块红宝石,挺适合当嘴巴。”

    “走!”

    见晨光把冰绿哄走了,邵明渊满意笑笑,拉过乔昭坐下来,给她倒了一杯热茶。

    乔昭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笑问:“有事么?”

    这么冷的天,依她对邵明渊的了解,若不是有事,应该不会要她出门。

    “有两件事。”

    乔昭握紧杯子,看着邵明渊。

    “第一,我真的想你了。”

    见某人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着不正经的话,乔昭轻咳一声:“说正事!”

    “这就是最紧要的正事啊。”邵明渊颇委屈。

    他这么正经的人,什么时候不说正事了?

    “那第二呢?”

    这次邵明渊沉默了一下,才试探问道:“昭昭,咱们提前成亲怎么样?”

    乔昭一怔:“我二叔过世还不到一年——”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说愿不愿意与我早些成亲?”

    乔昭想了想,轻轻颔首。

    既然已经认定了眼前的人,她自然希望顺顺利利嫁过去,别再出任何波折了。

    一见乔昭点头,邵明渊喜不自禁,把她拉过来在唇上亲了一口。

    少女的唇芬芳柔软,邵明渊轻触了一下不敢再继续,默默压下升腾而起的火气,嘴角轻扬:“昭昭,那你就等着做新娘子吧。”

    乔昭微微一笑:“那我等着。”

    二人对视片刻,邵明渊忽然想到了什么:“昭昭,嫁衣你绣好了没?”

    乔昭嘴角笑意一滞。

    这个时候能不能别问这么扫兴的问题?还让不让人开开心心备嫁了!

    邵明渊揉揉脸。

    好像说错了什么!

    “呃,其实嫁衣那么复杂,咱们找绣娘绣就好了,没有老一辈的讲究。”

    乔姑娘点头。

    某人还算识趣。

    “那盖头呢?”

    乔昭:“……”

    不嫁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