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27章 新贵

正文 第727章 新贵

    邵明渊很满意他这一声喝带来的安静。

    嗯,这个时候觉得京城中人都认识他这张脸还是不错的,至少遇到这种事省了很多麻烦。

    “啊啊啊,竟然是冠军侯,我刚刚摸到了冠军侯的腰带!”随着其中一个人狂热的叫喊,那些被定格的人忽然活了过来,用比刚才还要勇猛的劲头伸出手去。

    要是能抢冠军侯一条腰带或者剑穗回去,那就能吹嘘一辈子了。

    会元郎每三年就有一个,可满天下冠军侯只有这么一个啊。

    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兄弟们上啊!

    邵明渊:“……”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对着普通人不好下狠手,直到有人扯下了邵明渊的荷包,将军大人终于怒了,抬脚把那人狠狠踢了出去。

    众目睽睽之下,那人如断了线的风筝向空中飞去,最后贴着墙根滑下来,一脸痛苦喊了声:“冠军侯踢我——”

    委屈的话还没说完,那人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众人如牵线木偶,动作僵硬转过脖子向邵明渊看去。

    英勇不凡如天神一样保护着他们的冠军侯居然会踹人!

    说好的爱国爱民呢?

    爱国爱民?邵明渊俊脸紧绷。

    居然敢抢昭昭给他做的荷包,去他的爱国爱民!他又不是龙椅上坐着的那位,保家卫国是他身为武将的责任,爱国爱民还轮不到他来演。

    邵明渊大步走向躺在墙根处的倒霉蛋,围着的人立刻让出一条道路来,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这些人的想法如出一辙:冠军侯发火的样子好可怕,然而太好奇冠军侯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随着邵明渊走向那人,众人把心提起。

    难道踹晕了还不够,还有军法处置?

    想到这里,众人齐齐后退一步,让出来的路更宽阔了。

    邵明渊走到那人身边,弯腰把荷包捡起来,仔细拍掉上面的灰重新系好,在那人身边放下一块银锭转身离去。

    这次没人敢围过来了,直到邵明渊走远,众人齐齐看向那块银子。

    这块银子可不小啊!

    心有灵犀的众人齐齐往前迈了一步。

    一直昏迷的人忽然一跃而起,把银子紧紧护在怀里:“你们要干什么?这可是冠军侯给我的医药费!”

    那人说完,唯恐被人抢了银子,拔腿就跑。

    众人摸了摸鼻子,无奈散去。

    会元郎没看到影子,冠军侯好可怕,他们还是找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寒门学子去吧。

    “拾曦,你这样坑庭泉不好吧?”

    池灿斜睨了朱彦一眼:“担心什么,那些人还能伤他一根汗毛不成?就算他迂腐不会对普通人动手,真的过头了还有隐在暗处的亲卫呢。”

    朱彦笑笑:“我是担心你。”

    他可忘不了以前杨厚承喝醉后抱着邵明渊胡言乱语,然后被邵明渊痛揍一顿的情景。

    池灿扬眉:“他要是敢打我,我就去告诉黎三,说他在大街上被人扯掉了裤子,长腿翘臀都被街上的小娘子们看光了。”

    周围忽然一冷,邵明渊悄无声息进来,似笑非笑看着池灿:“长腿翘臀被街上的小娘子看光?”

    池灿嘴角笑意一收。

    该死,怎么正好让这小子听到了。

    “拾曦,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爱好。”邵明渊捏了捏拳头。

    池灿下意识后退一步,强撑着道:“邵明渊,你可不要乱来,我和黎三可是很熟的。”

    小爷连看中的白菜都让给你了,你还要怎么样!

    一提起这个,池灿心里就发酸。

    他以后不会再娶媳妇了,就打光棍一辈子,让邵明渊这混蛋内疚去吧。

    “庭泉,义妹还在家中等消息。”乔墨见二人要闹起来,忙打了个圆场。

    虽说知道这是他们兄弟交流感情的一种方式,乔墨还是希望尽快让乔昭知道结果,把喜悦与她一同分享。

    “已经有亲卫去向她禀报了。”

    留在府中的乔昭却没有几人想得那般心焦,甚至还平心静气把前两日画了一半的雨打芭蕉图画完了。

    对于兄长,她有信心。

    祖父还在时便说过大哥可以下场了,只可惜没多久祖父就病逝,接下来便是守孝。

    “姑娘,您的义兄乔公子中了会元!”冰绿跑进来,一脸兴奋。

    “会元?”乔昭眼中露出欣喜。

    虽说笃定兄长会高中,但一举夺魁还是令人惊喜的。

    考卷是由人判出来的,那么就必然会带个人偏好,谁是第一谁是第二往往运气会占去三分。

    黎府还在丧期,三姑娘的义兄中了头名会元,不便把乔墨请来热闹,邓老夫人命管家带去了贺仪和乔昭单独准备的礼物。

    乔墨立刻一跃成为京中各方侧目的新贵。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乔墨身为乔拙大儒的孙子虽不至于默默无闻,但乔家一场大火几乎葬送了一切,特别是乔墨的毁容令无数人扼腕,料定乔家彻底没希望了。

    乔家公子居然恢复了容貌,还在会试中一举夺魁,这顿时成为京中人热议的话题。

    兰府中,兰松泉正对着老父亲兰山发脾气:“父亲,我就说不能让乔家那小子翻身,不过是和主考官打声招呼的事,您偏偏不听。现在好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将来这小子定然是个大麻烦!”

    兰山脸一沉:“松泉,你太年轻气盛了。你就没发现近来皇上对咱们父子的不满渐渐多了?先是邢舞阳一案,接着是二十年前镇远侯的旧案,皇上虽然没有重罚咱们父子,可这绝对不是好兆头。这个时候一动不如一静啊。”

    “可是——”

    “可是什么?会元郎也好,状元郎也罢,三年一次的风光很快就过去了,之后不过是个刚从官场起步的小辈罢了,到时候还怕寻不到他的错处?”

    身为一朝首辅,在科考中动手脚哪如在官场中整人方便?儿子还是急躁了。

    兰松泉这才不吭声。

    许次辅府中,许明达正在问夫人孙女的事。

    “现在未出阁的几个孙女里,还有谁没定亲?”

    “四丫头、五丫头、六丫头她们几个都还没定下,怎么,老爷有了合适的人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