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26章 放榜

正文 第726章 放榜

    一  “张榜了,张榜了!”

    官差才把杏榜一贴,围观者就一拥而上,把榜前挤得水泄不通。

    那些富贵人家的考生也就罢了,矜持些的会派家丁前来看榜,一些迫不及待的或是出身普通的考生便都挤在榜前争相寻找榜上有无自己的名字。

    一名年近三十的考生颇为焦急,一边踮脚看一边喊:“让让,让让。”

    拨开前边挡着的人,他总算仗着身高的便利看到了红底黑字的榜单。

    与别人不同,他不是从上往下看,而是从下往上看,很快就在倒数第二排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中了,中了,我中了!”考生眼神狂热,拔腿就往外跑。

    媳妇为了供他读书头发都熬白了,这么些年连根银簪子都舍不得买。他终于考中了,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媳妇,让她也高兴高兴。

    “没长眼啊!”被考生撞到的人骂了一声,旁边人忙把他拉住。

    “算啦,算啦,人家马上就是大老爷了,撞你一下说不定还能沾沾喜气,计较什么呢?”

    考生把这些话听到耳里,只觉终于扬眉吐气,乐颠颠向外跑去,刚刚跑到一处胡同口忽然眼前一黑,一个麻袋当头罩了下来。

    “捉到一个,捉到一个!”

    “叫唤什么,还不赶紧带走。”

    头套麻袋的考生死命挣扎:“我不行啊,快放开我,我是有家室的人了……”

    可惜没人理会考生的话,几个人拥着他很快离开了。

    不远处的茶楼上,池灿拍了拍朱彦:“子哲,看到没,你要是过去,就是这个下场。”

    朱彦摇摇头:“那个人已经表明了有家室,那些人竟然还是把他带走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这有什么?”池灿懒懒扶着白玉横栏,“你没看那人穿着普通吗,可见是个寒门学子,一朝鲤鱼跃龙门,正是那些富绅眼中的香饽饽,要是把你这样的捉去,不还得老老实实送回来嘛。”

    “我是否考中还未可知。”朱彦笑笑,倒是没有多少紧张。

    他已经尽力了,自觉发挥不错,剩下就看时运了。

    “就是不知那人到时候是选如花美眷呢,还是糟糠之妻。”池灿凉凉说了一句,很快就收回注意力,往内喊道,“庭泉,乔公子,你们就不出来瞧瞧热闹?”

    很快邵明渊与乔墨一前一后走了出来,手中皆端着茶杯。

    “乔公子这次定然万无一失吧?”朱彦笑问。

    乔拙先生的孙子,十三岁就考中举人的神童,就算经历这些变故,若是不能通过会试才是奇怪了。

    乔墨回之一笑:“并无十足把握。”

    前三名还是没问题的,会元的话就不好说了,毕竟主考官的偏好对名次会有一定影响。

    “乔公子谦虚了,你若是没有把握,那我就只能等下一科了。”朱彦颇为佩服乔墨的气度。

    到底是乔家人,明明把握十足的事还能如此谦逊,没有半点勋贵子弟的骄矜自满,确实令人钦佩。

    乔墨心知朱彦误会了,也不点破,只是微微一笑。

    蹬蹬的脚步声传来,被挤掉一只鞋子的桃生气喘吁吁跑了上来:“公子,看,看到了……”

    他为了得点赏银容易嘛,自告奋勇去看榜,差点把一条小命搭上。

    “朱世子在不在榜上?”到底偏向自家小伙伴,池灿问道。

    桃生满面红光,连连点头:“在呢,朱世子是一百二十六名。”

    “子哲,恭喜了。”几人纷纷向朱彦道喜。

    沉稳如朱彦此时亦露出松了口气的笑容来。

    第一百二十六名,这个名次当然不靠前,但也不差了。

    要知道天下读书人多如繁星,特别是大多文官子弟与寒门学子,入仕就是科举一途,这条独木桥有多难走只有经历过十年寒窗苦读的学子们才深有体会。

    而他,以侯府世子的身份由科举入仕,在勋贵与武将子弟中算是凤毛麟角了。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子哲,你很快就要双喜临门了,恭喜。”邵明渊由衷替好友高兴。

    看看小伙伴,娶媳妇多么顺利,下个月经过殿试正式成为天子门生后,女方定然乐意喜上加喜,取个双喜临门的好兆头。

    再看看他——

    一想到婚期还要等九个月,邵明渊就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难不成上辈子他打过月老?

    听到邵明渊的祝贺,朱彦并没有不适,反而跟着笑了。

    未婚妻是长辈们精心挑选的,又是妹妹的好友,作为一个大龄青年,他对于即将到来的婚姻生活其实很期待。

    “乔公子呢?”邵明渊问。

    桃生立刻露出个大大的笑脸,眼睛成星星状:“乔公子,您可真是太厉害了,您的名字在第一个!”

    第一个?

    很快几人向乔墨道喜:“恭喜得中会元。”

    “会元在哪里?会元在哪里?”

    许多人涌上几人所在茶楼,争相一睹新出炉的会元风采,领头的就是茶楼掌柜,怀里抱着文房四宝,想要抓着会元郎留下墨宝。

    那一瞬间,邵明渊一手抓着乔墨,另一手抓着朱彦,带着二人从茶楼二楼一跃而下,避开了疯狂的人们。

    池灿愣了愣,跟着跳下来,黑着脸道:“邵明渊,你厚此薄彼!”

    “你又没参加考试。”邵明渊知道池灿小心眼,忙解释道。

    池灿牵了牵唇角,忽然大喊:“会元郎在这里!”

    被好友推出去的邵明渊看着瞬间把他围住的人群有些发懵。

    “快,快,赶紧把会元郎扛起来带走,乔公子还没定亲呐!”

    对于一举夺魁却没有家族庇护的乔墨,在许多人眼里简直是肥肉中的肥肉,早在没有张榜前就不知多少府上打着主意,此刻一听到会元郎在这里,那些人不由分说就争抢起来。

    邵明渊黑着脸看着那些手伸向他,甚至连腰带都被人扯住了,终于忍无可忍。

    伤害无辜虽然不好,但他要是当街被扯掉裤子,昭昭估计会因为嫌弃而退亲吧?

    “住手!”邵明渊怒喝一声。

    场面忽然一静。

    “看清楚,我不是会元郎乔公子。”

    人们愣了愣,随后揉眼。

    妈呀,冠军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