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15章 毒发

正文 第715章 毒发

    丽嫔是在被太后叫过去敲打了几句后匆匆赶到真真公主寝宫的。

    “真真,你不舒服?”

    “还好。”

    丽嫔打量真真公主片刻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她说完又皱眉:“既然没有什么大碍,你皇祖母叫你过去说话,你怎么不去呢?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惹太后不痛快的?本来八公主跑到太后面前说你的不是,太后是不怎么信的,你这样一任性,她老人家定然要偏信八公主了……”

    真真公主言简意赅打断了丽嫔的啰嗦:“不想去。”

    丽嫔被噎得一怔:“真真,你这是怎么了?”

    “母妃听不明白我的话吗?我不想去!为什么我就要明明心里烦着还要去讨好别人?为什么我明明瞧着一个人不顺眼还要对她温声笑语?我受够了,以后不想这么干了!”

    “真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母妃,我从没像今天这样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

    丽嫔脸色无比难看:“真真,你,你以前不是很懂事吗?今天是怎么了?莫不是中邪了?”

    她说着去摸真真公主额头,被真真公主偏头躲开:“母妃,我挺好的,您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真真——”

    真真公主终于不耐烦了:“母妃,就算您想教训我,能不能等几天?我心里不痛快。”

    到时候这些糟心事她就什么都不知道啦,干干净净没有什么不好。

    “那好,母妃先走了。”丽嫔想到逼着女儿去做的事,满腹的数落说不出来了,叹口气默默离去。

    真真公主被丽嫔的到来搅得心烦意乱,拿过锦被蒙住了脸。

    转日又是晴天。

    真真公主迟迟没有醒,两名贴身宫婢商量过后终于忍不住上前叫醒。

    这几日公主实在懈怠了些,这样下去可不行。

    “殿下,该起身了。”

    真真公主睫毛轻颤,缓缓睁开眼睛,待回过神,由宫婢扶着坐起来。

    “扶我去洗漱。”脚落到地上,真真公主发觉浑身无力,吩咐宫婢道,谁知一开口就咳嗽起来,她忙用帕子掩口,待把帕子移开,就见上面一抹殷红。

    真真公主把帕子攥紧不让宫婢瞧见,洗漱完毕用过饭,坐在窗前出了一会儿神,忽然起身往外走去。

    两名宫婢面面相觑,赶忙跟上。

    真真公主在凉亭中坐下,吩咐宫婢去传亲卫龙影过来。

    凉亭外有一丛芍药开得如火如荼,就好像姿态妖娆的绝世美人儿,真真公主偏头赏花,听到轻微又熟悉的脚步声转过头去。

    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走进来,面上虽然没有表情,看向真真公主的眼神却专注认真:“卑职见过殿下。”

    真真公主露出一抹笑容:“龙影,你过来。”

    龙影有些不解,还是依然上前。

    “你坐。”

    看着真真公主手指的石凳,龙影愣了愣。

    “叫你坐你就坐,怎么一直像个木头似的?”真真公主睨他一眼。

    龙影老老实实坐下,因为从来没与公主面对面坐过,显得有些局促。

    真真公主嫣然一笑:“龙影,你武功那样高强,见了本宫怎么总是傻乎乎的?”

    龙影低头:“您是主子。”

    “龙影,你跟了我十年了吧?”

    龙影点头。

    真真公主望着亭外芍药花叹了口气:“当本宫的亲卫可没当www.youfa8.com公主的亲卫自在,这些年来本宫时不时就要出宫,你一定觉得麻烦吧?”

    龙影心觉诧异,大着胆子看了真真公主一眼,忙又垂下眼。

    真真公主轻笑:“你还是这么嘴笨。不过本宫这么多年来都不知被你救了多少次了,一直还没对你道过谢呢。”

    “能保护公主是卑职的造化,更是卑职的职责所在。”龙影低着头道。

    “以后——”真真公主张张嘴,却咽下了想说的话,转而道,“龙影,要是你以后有机会见到黎三姑娘,替本宫向她道声谢,就说……本宫把她当朋友呢。”

    龙影不语。

    “龙影,你哑巴啦,怎么不说话?”在最熟悉的亲卫面前,真真公主没有皇宫中人熟悉的长袖善舞,而是露出几分娇蛮与轻松。

    “殿下为何不亲自对黎三姑娘说?您想见黎三姑娘,卑职自会随您前往。”

    真真公主眼中闪过悲伤:“你傻呀,本宫眼看就要招驸马了,以后再往宫外跑就要被教训啦。”

    听到“招驸马”三个字,龙影把头垂得更低,不再言语。

    “本宫说的话你记住没呀?”

    “记住了。”

    真真公主这才露出个轻松的笑容:“那好,你退下吧。”

    “卑职告退。”

    眼看着龙影躬身低头往外退,真真公主心头莫名生出几分不舍,忍不住喊道:“龙影——”

    龙影脚步一顿,保持着躬身低头的姿势一动不动。

    “虽然你这么笨,但本宫……对你还是满意的。好了,你退下吧。”

    龙影默默退下去,真真公主收回目光,揉了揉眼角。

    一定是她快死了才这么多愁善感,怎么连个小侍卫都舍不得了,恨不得让他陪着多说说话。

    “回吧。”真真公主经过两名宫婢身边,淡淡吩咐道。

    两名宫婢是在转日的清晨发现真真公主不对劲的。

    这天早上真真公主照样迟迟不起,一名宫婢忍不住掀起床帐催促,一眼就看到双目微阖的真真公主脸色发青,形容骇人。

    “殿下!”宫婢心中发慌,连喊几声不见真真公主有反应,忙摇了摇她手臂。

    真真公主勉强睁开眼睛,头一偏猛烈咳嗽起来,一口血就喷在绣金丝牡丹的枕巾上。

    两名宫婢吓得魂飞魄散,赶忙去各处禀报。

    丽嫔第一个赶来,抱着真真公主痛哭流涕:“真真,你怎么了?你别吓母妃啊!”

    不多时御医赶到,替真真公主把脉,脸色顿时变了一下。

    魏公公从他那里弄去一瓶药,而九公主分明是服下那瓶药后的症状!

    牵扯到皇室隐秘,御医只觉心底寒气直冒,哪里还敢说出实情,用他们给贵人们瞧病时惯常的话糊弄了过去。

    很快真真公主得了急病马上就要不行的消息便传遍宫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