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14章 无畏

正文 第714章 无畏

    乔昭由阿珠扶着缓缓往回走。

    人情难还,欠一个对自己有不一般心思之人的人情更难还,但比起一条活生生的性命,那就值了。

    将来她会尽己所能把欠的这份人情还给他。

    真真公主回到宫中,丽嫔正等着她。

    “把东西给黎姑娘了?”屏退宫婢后,丽嫔迫不及待问道。

    真真公主点头。

    “放在食物里?”

    “我做了玫瑰枣糕。”

    “她若是不吃——”丽嫔有些担忧。

    “那我有什么办法?把枣糕塞她嘴里吗?”真真公主冷笑反问。

    丽嫔一怔,喃喃道:“真真,你怎么这样和母妃说话?你是在怪母妃么?”

    真真公主别开眼,把涌上来的泪意逼回去:“没有。母妃,我想休息了,您回去吧。”

    “那你休息吧,别多想,都过去了。”丽嫔拍了拍真真公主肩头,心知女儿此时不痛快,默默走了。

    真真公主仰躺到床榻上,从怀中摸出一个白瓷瓶来,打开瓶塞,里面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她把手放到胸口上,一滴泪缓缓从眼角淌下。

    她就要死了吧,不知道死后会去哪里,还是化成一抔黄土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不想死,她才十七岁,小心翼翼活在深宫,靠着讨皇祖母欢喜才有了今天的日子,她还想嫁一个心中只有她的驸马,白首偕老,子孙满堂。

    可是不死怎么办呢?

    她可以长袖善舞,讨好长辈,但是恩将仇报的事她不能干。

    她是大梁的公主,为了自己去使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她情愿去死。

    她死了最好了,既不会伤害黎姑娘,也不会让母妃为难,所有的烦恼就都没有了。

    翌日天光晴好,真真公主早早起身,问给她梳头的宫婢:“我记得御花园中有一丛紫丁香,现在开了吗?”

    宫婢笑道:“今年开春早,奴婢昨日就看到那株丁香开花了,一串串紫白色的小花可好看了。”

    真真公主起身:“本宫要去赏花。”

    两名宫婢陪着真真公主前往御花园。

    那丛丁香果然开了,远远就有香气袭来。

    真真公主走到丁香花丛旁,闭目轻嗅,忽然咳嗽起来。

    “公主——”

    真真公主摆手,止住了宫婢的询问,淡淡道:“你们不必紧紧跟着,本宫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两名宫婢退到远处站着,真真公主挨着丁香花丛坐下来。

    其中一名宫婢嘴唇微动,想要出声劝阻,被另一名宫婢拉住。

    “算了,我瞧着公主情绪不大好,咱们还是别多话了。”

    “可公主这样失仪,被有心人看到又该嚼舌了。”

    作为真真公主的宫婢,她们很清楚当公主不是那么容易的,别的不说,像现在这样随便坐在地上传出去就要遭人笑话,那些女官甚至会禀报太后。

    “这个时候也没有主子来逛园子,咱们盯着点呗。”

    真真公主淡淡往两名宫婢的方向瞥了一眼,哪怕听不清楚也知道她们在担心什么,可这个时候她却不在乎了。

    她都要死了,就让那些狗屁规矩礼仪见鬼去吧。

    现在想来,黎三姑娘活得比她自在多了,不管世人如何议论,如何诽谤,依然活得痛快肆意。

    这么一想,死好像又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了。

    或许来生她不是公主,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会更快乐些。

    “公主——”低微的声音从丁香花从中传来。

    真真公主面色微变,闻声看去,就见一名瘦小的小太监躲在花丛里,正冲她挤眉弄眼示意不要出声。

    大概是接受了将死的事实,真真公主从没这么镇定过,一双明眸淡淡盯着小太监瞧。

    小太监见真真公主没有惊叫,明显松了口气,把一个小瓶子递过去。

    真真公主没有伸手接,默不作声看着他。

    “殿下,这是您昨日拜访过的那位姑娘托人带给您的。”

    真真公主眼中闪过惊讶,轻声问:“这是什么?”

    “解毒丹。”

    真真公主面色大变,失声道:“她,她怎么知道——”

    小太监没有回答真真公主的话,压低声音道:“那位姑娘说死比生易,活着的人可以死去,死去的人却活不过来了,她会等您再去找她玩。”

    “你,你是谁的人?”

    “这个公主就不要问了,东西已经送到了,奴婢该走了。”

    小太监把瓷瓶交到真真公主手里,从丁香花丛另一侧悄悄钻出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真真公主盯着手中瓷瓶,刚才发生的事仿佛做梦一般。

    原来黎三姑娘都猜到了,猜到她的父皇母妃为了招个好驸马算计她的性命,猜到她被逼无奈服下毒药。

    “公主,有人来了。”站在远处的宫婢快步走来提醒。

    真真公主站起来,面无表情道:“回吧。”

    一声轻笑传来:“九妹怎么见了我就走了?”

    真真公主定定看了八公主一眼,笑道:“因为你太丑。”

    “你说什么?”八公主愣了。

    她耳朵一定出问题了吧?

    真真公主从八公主身侧走过,淡淡道:“因为你太丑,还耳背,所以我不想和你说话。”

    真真公主说完飘然而去,留下八公主一张俏脸涨成了猪肝色。

    九妹是得了失心疯吗,竟然会说出这种混账话!

    不行,她要去找皇祖母说道说道。

    “殿下,您刚刚——”两名跟着真真公主的宫婢一脸震惊。

    真真公主弯唇冷笑:“早就想对她说大实话了,可惜今天才得着机会。”

    回到寝殿没出半个时辰就有慈宁宫的宫婢前来请真真公主去慈宁宫。

    “跟传话的人说,我病了,不想动。”

    “这——”宫婢们面面相觑。

    “去啊,莫不是要本宫亲自去说?”

    打发走了宫婢,真真公主趴在窗台望着外边出神。

    不管黎三姑娘求了何人把药送到她手中,这份情她领了。

    可是——

    真真公主摸出瓷瓶,倒出一枚淡红色的药丸,目不转睛盯着手心药丸瞧。

    她是可以吃下解药求生,但母妃怎么办呢?

    她活着,母妃就要承受父皇的雷霆之怒,就是要母妃性命都是父皇一句话的事。

    真真公主惨笑一声,扬手把药丸从窗口用力扔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