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11章 逼迫

正文 第711章 逼迫

    真真公主频频摇头:“母妃,我不能这么做,黎姑娘治好了我的脸,她对我有恩啊!”

    “有恩又如何?真真,你还不明白吗?你父皇示意母妃去做这件事,若是不做你知道会怎么样吗?”

    真真公主面色雪白,死死咬着下唇。

    丽嫔把白瓷瓶送到真真公主面前,语气沉重道:“这瓶药要么给黎三姑娘,要么留给母妃。真真,你自己决定吧。”

    真真公主盯着眼前的瓷瓶睫毛猛烈颤动,好似看到洪水猛兽般步步后退。

    丽嫔并不催促,保持手托瓷瓶的姿势静静等着。

    真真公主退到桌边无法再退,捂着嘴无声哭起来。

    丽嫔别开眼,拿帕子擦擦眼角。

    若是可以,她怎么忍心这样逼女儿,可是身在皇宫中,谁不是身不由己呢?

    什么皇后贵妃,她从来没肖想过,唯一的愿望就是女儿得觅良人,她能平平安安度过余生。

    她不能让一瓶药毁了一切!

    丽嫔眼底的纠结与不忍一闪而逝,恢复了坚定。

    许久后,真真公主缓缓站了起来,擦干眼角泪水,颤抖伸出手把白瓷瓶接过:“我……我去……”

    丽嫔露出个欣慰的笑:“真真,你终于懂事了。”

    真真公主看着母亲,露出个比哭还悲惨的笑容。

    丽嫔搂住真真公主:“真真,你看皇宫里这些金尊玉贵的人一个个干净体面,其实能站到高位的人谁的手上没染过血呢?还好你是公主,不需要一直呆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只要你过了这一关,招一个好驸马,以后就能过清清白白的日子……“

    “您别说了,我都懂。”真真公主苦笑一声,把瓷瓶握紧,“母妃,我先回寝宫收拾一下,派人先给黎三姑娘送个信儿。”

    “去吧,正好黎三姑娘病了,你去探望也在情理之中。”

    “是呀,黎三姑娘帮了我这么大忙,我去看她亦在情理之中。”真真公主喃喃道。

    “真真——”

    “女儿告退。”真真公主转身离去,一直没有回头。

    丽嫔眼巴巴看着真真公主背影消失在门口,深深叹了口气。

    如果可以,谁愿意逼自己的女儿双手染血呢?

    真真公主回到寝宫,表情木然吩咐小太监前往黎府送信,缓缓坐到雕缠枝玫瑰花纹的西洋镜前,镜中照出少女绝世容颜。

    真真公主抬手轻抚面颊,从眉梢到唇角,一寸寸抚过,忽然伏桌痛哭起来。

    伺候的宫婢面面相觑,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喊道:“殿下——”

    “你们都出去!”

    宫婢们不敢再多言,默默退出去,屋内只有真真公主的哭泣声回荡。

    江远朝出了宫门,面上阴云密布,招来心腹吩咐:“给我在宫门外悄悄盯着,只要有太监出宫就跟上去看他去哪里,务必及时回禀。”

    江远朝才回到锦鳞卫衙门不久心腹就来禀报:“大人,有个小太监出宫往杏子胡同黎府去了。”

    江远朝眼神冷如寒潭,提笔写下一封信,想了想又把信纸撕得粉碎,叫来江鹤交代一番。

    江鹤苦着脸:“您让我去找那个晨光啊?”

    一点都不想见到那小子的脸,笑得春花灿烂,实则一肚子坏水!

    “怎么,不想去?”

    “去,去,属下这就去!”江鹤赶忙跑了。

    妈呀,今天的大人太可怕了,他还是去见晨光好了。

    经过一番精心乔装,一身乞丐打扮的江鹤出现在黎府附近。

    掂了掂手中破碗,江鹤满意一笑。

    嗯,他扮作乞丐越来越熟练了,好歹也算一项谋生技能。

    脑后有劲风袭来,江鹤忙往旁边一躲,转过身去:“别动手,别动手!”

    晨光拎着砖头冷笑:“小子,你以为穿成这样我就认不出来了?”

    这些狗娘养的锦鳞卫居然还在黎府附近晃悠,三姑娘要是再出事他就直接抹脖子好了。

    “真的这么不像?”江鹤忽然开始怀疑人生了。

    黎三姑娘一眼认出来也就罢了,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蠢的小子也能一眼认出来?

    他不服!

    “你小子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说吧,来这里晃荡存了什么心思?”晨光双手环抱胸前问道。

    江鹤左右张望一眼,压低声音道:“我是来传信的。”

    晨光眼神一缩,手下意识举起来:“传信?传什么信?”

    “注意你的砖头,离我远点儿!”

    晨光扬手把砖头扔了,冷笑道:“我都没嫌弃你一身馊味儿,你还挑三拣四?赶紧说,我可没空和你废话!”

    “我们大人让你转告黎三姑娘,留意宫中来人。”

    晨光蓦地眯起了眼:“什么意思?”

    江鹤得意笑笑:“你肯定是不懂的,只要黎姑娘明白就行了。”

    晨光睇他一眼,忽然笑了:“呵呵,我懂不懂无所谓,你们大人想找黎姑娘说话还不是要通过我。”

    江鹤脸一黑,简直要气炸了。

    什么人呐,你们将军比我们大人会勾搭小姑娘了不起啊?能在我面前得意还不是沾了你们将军的光,真是小人得志!

    说起来,大人真是不争气啊。

    江鹤忽然有些心灰意冷,垂头丧气走了。

    晨光得意收起笑容。

    哼,敢说他不懂?随便一句话就刺激死你!

    晨光不敢怠慢,忙把话传到乔昭那里。

    乔昭对江远朝虽满心戒备,却相信他不会无缘无故说这话,琢磨良久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直到宫里小太监传话说九公主将要来探望,才明白江远朝的提醒在这里。

    九公主来探望她,堂堂锦鳞卫指挥使特意派人前来提醒,这其中关联就耐人寻味了。

    乔昭缓缓翻了个身,盯着帐顶银钩若有所思。

    这么说,九公主这次前来会对她不利?

    可是九公主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竟没有个平静的时候,乔昭觉得气闷,扬声喊道:“冰绿,把窗子打开吧。”

    冰绿打开窗子,窗外芭蕉随风轻晃,碧绿如洗,令人望之神清气爽。

    乔昭侧卧榻上望向窗外,微微弯了弯唇。

    无论是什么风雨,她等着就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