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06章 治丧

正文 第706章 治丧

    见是邵明渊,乔昭目露惊喜。

    邵明渊快步走到乔昭身旁,接过冰绿手中的碗:“我来吧。”

    冰绿看看乔昭,见她不反对,把粥碗塞给邵明渊,识相退到门口处站着。

    嗯,还是替姑娘和姑爷把风吧,万一有人来还能及时报信呢。

    “还疼么?”邵明渊认真端详着乔昭,见她脸上依然没有血色,不由一阵心疼,恨不得把她揽入怀中好好安慰,只是想到外头还有岳父大人虎视眈眈,不得不打消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念头。

    想到这里,邵明渊不由叹气。

    若是早些把昭昭娶回去就好了,那样就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眼光。

    “疼。”乔昭老老实实道。

    邵明渊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乔昭手背:“上过药了么?”

    “上过药了,还是我以前特制的药膏,再过几天应该就能好了,所以你不要担心了。”

    “先吃粥吧。”邵明渊舀起一勺粥送到乔昭嘴边。

    乔昭张口吃下,邵明渊又拿出手帕替她擦拭嘴角。

    冰绿默默移开眼。

    哎呀,看姑娘与姑爷这样她都想嫁人了,怎么办?

    “岳父大人说,让我把那样东西送给兰松泉,好让咱们脱身。”

    乔昭不由笑了:“倒像是父亲想出来的主意。”

    “怎么,你不赞同?”

    乔昭摇摇头:“虽然主意不错,可那是无梅师太所赠,放在你这里也就算了,要是传出送给兰松泉的说法,那就难看了。庭泉,我其实最想弄明白的就是手珠的秘密。”

    “等你好了,咱们一起研究。”邵明渊温柔凝视着乔昭的面庞,“昭昭,你瘦了。”

    四目相对,乔昭脸颊微热,垂眸道:“你也瘦了啊。”

    “老爷——”站在门口的冰绿大喊一声。

    黎光文咳嗽一声:“这么大声干什么?请姑爷出来说话。”

    冰绿同情看了这对未婚夫妻一眼,脆声道:“侯爷,老爷请您出去。”

    邵明渊摸摸鼻子站了起来。

    原来所谓的让他来看昭昭,真的就是只看一眼!

    年轻的将军恋恋不舍看了未婚妻一眼,把满腔柔情留下,失落走了出去。

    乔昭目光一直追逐到男人背影消失在门口,看得目不转睛。

    “姑娘,回神啦。”冰绿伸手在乔昭眼前晃晃。

    乔昭睫毛轻颤,睇了冰绿一眼。

    冰绿捂着嘴笑:“我的姑娘,姑爷就这么好看啊?”

    乔昭抿唇一笑:“难道他不好看?”

    冰绿想了想点头:“是挺好看的,不过要说最好看,其实还是池公子——啊,婢子说错话啦,姑娘您别介意啊。”

    “你去帮我倒杯水来吧。”乔昭支走冰绿,望着帐顶银钩弯了弯唇。

    不知为什么,她还是觉得她男人好看呢。

    黎光书的死因就以突发疾病而亡定性,接下来便是治丧。

    到了这个时候,这事就没办法再瞒着二太太刘氏了,就算她有着身孕,也没有夫君死了不出面的道理。

    邓老夫人思来想去,干脆吩咐四姑娘黎嫣去说。

    在老太太想来,为母则强,就算刘氏听到夫君的死讯受不住,看到眼前的女儿也不至于情绪崩溃,当年她就是看着两个哭泣的儿子咬牙撑过来的。

    短短两日不到,黎嫣仿佛成长不少,一双眼肿成了核桃,步伐沉重挪到了刘氏那里。

    “太太,四姑娘来了。”丫鬟禀报道。

    刘氏靠着引枕嗔道:“这丫头早上没来给我请安呢,不知道去哪里疯了,快请她进来吧。”

    黎嫣低头进来,给刘氏行礼。

    “以往毛毛躁躁的,今儿怎么这么规矩?”刘氏纳闷说了一句,见黎嫣站着不动,冲她招手,“过来吧。”

    黎嫣立在原地咬了咬唇,忽然跪了下来。

    刘氏一愣:“嫣儿,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惹祸了?”

    说到这里,刘氏面色微变:“难不成惹你三姐不高兴了?”

    黎嫣低着头,声音哽咽:“娘,有件事女儿要向您禀报,您听了不要着急,不然对肚子里的弟弟不好……”

    刘氏面色严肃盯着跪在地上的女儿:“嫣儿,你先说说,你有没有得罪你三姐?”

    “没有。”

    刘氏松了口气,抬手扶了扶鬓角:“那你说吧。”

    只要不是自己闺女得罪三姑娘,什么事她都能撑得住。

    “父亲……父亲去了……”

    刘氏一愣。

    黎嫣哭了一夜,此时最担心的是母亲的身体,早已顾不得伤心了,惴惴道:“娘,您没事吧?”

    刘氏眨眨眼,落下泪来。

    黎嫣吓得赶紧站起来,跑到刘氏身边伏在她膝头:“娘,您千万不要太伤心了,想想您还怀着弟弟呢——”

    刘氏缓缓摇头,表情茫然:“娘没事,娘就是想哭……”

    那个与她结发的男人死了!

    他们也曾画眉情深,说过白首偕老的誓言,可是转眼间那个男人变了心,带着娇子美妾归家。她对他的思念与情意在短短几个月内消磨殆尽,要说现在多么伤心,似乎并没有,可是心里怎么还是这么堵呢?

    她真是恨死了,那个男人就这么甩手走了,恐怕到死都没惦念过她与孩子们,说不定还想着终于与冰娘团聚了呢。

    “娘,您别这样,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哭过就好受了,女儿昨夜就哭了一宿,现在觉得没那么难受了。”黎嫣劝道。

    刘氏拿出帕子擦了擦眼泪,虽然还带着鼻音,语气却是平静的:“你父亲怎么死的?”

    “父亲……说是在衙门做事时突发心疾而死……”

    “你们出去。”刘氏打发走了屋里的丫鬟,只剩下母女二人。

    “嫣儿,你跟娘说实话,你父亲的死与你三姐有没有关?”

    黎嫣咬咬唇道:“昨天三姐失踪了,结果查出来是父亲把三姐装在书箱里弄出府去的——”

    刘氏听了长叹一声:“他这是作死啊!那你三姐呢?”

    “三姐回来了。我刚刚去看过三姐了,她受了伤,精神不大好。”

    刘氏狠狠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三姑娘没事就好,不然那混蛋玩意儿非把他们都给连累了!

    “走吧,随我去看看你祖母去。”

    黎嫣:“……”母亲难道受打击太大,还不肯接受父亲过世的事实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