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02章 恨

正文 第702章 恨

    邵明渊只觉一道惊雷在他脑海中轰然炸开,炸得他体无完肤,神魂俱灭。

    “将军——”两名亲卫一脸担心看着邵明渊。

    世人不知道,他们却最清楚将军对黎姑娘有多在乎。

    邵明渊却很快清醒了过来,面无表情问道:“晨光呢?让他滚回来见我!”

    赶过来的晨光扑通跪在邵明渊面前。

    “我不想听无关紧要的事耽误时间,告诉我现在的进展!”

    “卑职追查到一处民宅,里面有数具尸体,还有打斗的痕迹——”

    晨光还未说完,邵明渊就抢过他的马,一骑绝尘而去。

    街道两旁的屋舍黑压压一片,如鬼魅迅速往后掠过,微凉的风刮在邵明渊脸颊上,让他的头脑无比清醒。

    有打斗的痕迹,那就说明有另一批人掺和进来带走了昭昭,而能在这么快时间找到那里并带走昭昭的人,他只想到一个:锦鳞卫指挥使江远朝。

    车轮声由远而近,在这空旷的夜里分外清晰。

    邵明渊一勒缰绳,停在马车前方。

    “大人,前面有人。”车夫扭头禀报江远朝。

    江远朝掀起车窗帘,星光下,隐约看清来人一身银色战甲,淡淡的血腥味顺着那人停驻的方向飘来。

    “停车。”江远朝吩咐了一声。

    马车立刻停了下来。

    “江大人是否在里面?”年轻男子低哑的声音传来。

    马车中,乔昭猛然睁大了眸子,手不受控制抓了一下江远朝衣襟。

    江远朝低头看她,轻轻叹口气:“你别急。”

    他轻轻把乔昭放下,掀开车门帘走了出去,夜色中笑意淡淡:“没想到这个时间,在这里能遇到侯爷。”

    “不,我是来找江大人的。”邵明渊撂下这句话,大步流星向马车走去。

    江远朝伸手把他拦住,唇角微扬:“侯爷是不是太着急了些?这马车好歹是在下私有之物。”

    邵明渊狠狠握了握拳,用力推开江远朝的手。

    那些对敌的云淡风轻全都不复存在,对现在的邵明渊来说,失态他不在乎,鲁莽他也不在意,他只要确定她的安全。

    江远朝没想到邵明渊如此举动,意外之下被推了一个趔趄。

    邵明渊猛然掀起车门帘。

    “庭泉,我没事。”乔昭冲他微微一笑。

    那一瞬间,邵明渊才觉得活了过来,重新听到了心跳声。

    “昭昭——”

    “侯爷,你最好不要动她。”

    邵明渊看向江远朝。

    “她现在浑身是伤,恐怕禁不起你的折腾。”江远朝淡淡提醒道。

    一听江远朝说乔昭浑身是伤,邵明渊脸色一变,猛然看向乔昭。

    “等回家再说吧。”乔昭吃力抬手拉了拉邵明渊的手。

    “好,咱们回家。”邵明渊轻轻把乔昭抱起来。

    “侯爷,这辆车借你用了。”江远朝看了乔昭一眼,侧头吩咐车夫,“送他们到杏子胡同。”

    说完此话,江远朝冲邵明渊一抱拳,转身大步离去。

    朱红色的背影渐渐融入夜色中,仿佛从未出现过。

    马车缓缓动了,车厢里两个人四目相对。

    邵明渊伸出手去摸乔昭的脸,手一直在颤抖。

    “昭昭,我来晚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邵明渊,我有些疼——”乔昭轻轻动了动,脸颊贴在对方冰冷的银甲上,泪水顺着眼角悄悄流下来。

    “我看看。”邵明渊抓起乔昭的手,看到她已经变成紫青色的指甲,目眦尽裂,大滴大滴的泪珠滚落下来,落在乔昭脸上。

    忠义难两全,家国难两全,这一刻,邵明渊深深痛恨自己。

    “那些混蛋!”邵明渊每吐出一个字就好似淬了心头血,令他痛不欲生。

    他的昭昭该有多痛啊,他情愿这些痛千百倍落到他身上,也不想他心爱的姑娘承受一丝一毫。可是她受苦时他不在,护着她的是别的男人。

    “我该死!”邵明渊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

    “你怎么回来了?”乔昭动了动唇,声音低不可闻。

    邵明渊低头亲了亲乔昭眉梢,下巴冒出的胡茬在她柔嫩的脸颊上拂过:“等你养好了,咱们再慢慢说。”

    他伸手去掀乔昭宽大的衣袖,乔昭摇摇头:“别看。”

    邵明渊紧抿薄唇,坚定掀起乔昭衣袖。

    少女雪白的手臂上鞭痕交错,高高肿起还在往外渗着血,令人不忍直视。

    邵明渊闭上眼睛,片刻后又强逼着自己睁开,慢慢把她衣袖放下来。

    “就是因为那串手珠?”

    乔昭轻轻颔首。

    这一刻,邵明渊眼中仿佛酝酿着狂风暴雨,幽深冷酷,再不复以往的月朗风清。

    “那些人会后悔的!”邵明渊一字一顿吐出这句话,仿佛掏空了浑身力气。

    那些人怎样都不重要,可他却后悔又后怕。

    他差一点就再一次失去她了,要是那样,他所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

    在他奋力杀敌的时候,他的未婚妻却在受尽折磨……

    “庭泉,你别自责。”乔昭冲邵明渊笑笑,“这不是你的错……”

    邵明渊摇摇头:“不,我是你的男人,没有保护好你,怎么会不是我的错?”

    喉咙一阵阵发甜,邵明渊把涌上来的热血咽下去:“昭昭,等你伤好了我们就成亲,我不会再把你交给任何人保护。”

    见乔昭没有回答,邵明渊自嘲笑笑:“昭昭,你也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这样的人确实算不上合格的丈夫,跟着我你会受很多苦。”

    “傻子。”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傻子,你说的这些难道我不知道吗?那一次嫁给你时,我就知道啦。”

    “那我们立刻成亲吧。”邵明渊露出期盼目光。

    “恐怕不行。”

    邵明渊默默看着乔昭,不解又忐忑。

    乔昭轻叹一声:“我二叔死了,总不好立刻办喜事的。”

    邵明渊夜奔千里赶回来,还没来得及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听到黎光书死了,不由吃了一惊,看着乔昭憔悴的模样却不忍再问,只得把所有疑惑暂时压下。

    马车停下来,车夫声音传来:“侯爷,杏子胡同到了,小的就送到这里了。”

    邵明渊抱着乔昭下了车,直奔黎府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