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01章 他的好

正文 第701章 他的好

    乔昭疼得吐字艰难:“不用……现在是夜里,我……我回去不会引人注意……”

    “不会引人注意?你可知道黎光书死了?”

    乔昭轻轻点头。

    “黎光书的死,加上你的失踪,黎府已经乱了套,现在恐怕没几个人合眼,你这个样子如何见人?”

    知道怀中少女是个性子倔的,江远朝耐心劝道:“我先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上药换过衣裳,天亮前会送你回去的。再说,你这遍体鳞伤的样子,乍然让家人看到,他们如何受得了?”

    乔昭这才轻轻点头:“劳烦了。”

    马车在夜色中稳稳前行,大概是得过江远朝的叮嘱,车夫慢慢赶车,尽量减少车身的颠簸。

    看着少女苍白没有血色的脸,江远朝的心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握着,越捏越紧。

    为什么他喜欢的女孩子如此多灾多难?无论是作为乔氏女还是黎氏女,她的苦难远比寻常女孩子多得多。

    “疼么?”江远朝终于忍不住问道。

    听到他温柔的问询,窝在他怀里的乔昭格外不自在。

    她一直觉得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却偏偏总有生死间的交集。

    “不疼。”乔昭闭了眼,一副没有精力再说的模样。

    江远朝心细如发,如何不明白这是乔昭委婉的抗拒,牵起唇角自嘲笑笑,不再开口。

    他低头,深深凝视着怀中少女。

    她眉眼精致如画,渐渐有了让人惊艳的模样,可是吸引他的从来不是这些。

    他爱看她波澜不惊的眼神,爱看她云淡风轻的笑容,甚至她对他的疏离与戒备,因为这些才是他认识的乔姑娘的样子。

    明明他比邵明渊与她相识还要早,如果那时候他就是大权在握的锦鳞卫指挥使,他们之间会不会不一样?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他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这一刻,江远朝忽然希望时间停滞,那样他就可以欺骗自己说,他能这么默默抱着心爱的姑娘白首与共了。

    马车在一座民宅门前停下来,这座民宅离大都督府不远,是江远朝当初搬出江府时买下来的,相比房屋众多却毫无人气的江府,他更喜欢这里。

    “给姑娘仔细上药,另外准备一套与姑娘身上衣裳相近的衣裙。”江远朝吩咐完仆妇,站在屋外廊下等着。

    屋子里传来仆妇的惊呼声,显然是见到乔昭身上的累累伤痕被吓住了。

    江远朝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烦躁不已,恨不得进去一探究竟,却只得硬生生忍着。

    “大人——”江鹤不知何时摸了过来。

    “那边怎么样了?”

    “都料理干净了。”

    “动手的那两个人呢?”问出这句话时,江远朝嘴角挂着冷笑,让江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按着大人的吩咐,把那两个人舌头割了绑起来了。”

    “给我把他们活剐上一千刀,然后剁碎了喂狗。”

    “是。”江鹤偷偷抬眼瞄了江远朝一眼,忍了忍问,“大人,黎姑娘还好吧?”

    江远朝淡淡瞥他一眼:“这么多话,你是不是也想尝尝割舌头的滋味?”

    江鹤忙夹起尾巴:“属下不敢!”

    大人又开始吓唬他了,每天总要吓唬他七八遍,真是心累。

    “滚!”

    “是,属下滚了。”

    “等等——”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告诉他们,管住自己的嘴。”

    “是!”

    江远朝收回目光看向门口,不久后房门开了,仆妇拿着血迹斑斑的衣裳走了出来。

    “她怎么样?”

    仆妇脸色发白:“那位姑娘真是个硬气的,浑身上下数十道鞭痕,后背都被抽肿了,老奴给她上药时竟一声不吭——”

    “别说了。”江远朝打断仆妇的话,“你去准备衣裳吧,记着,颜色、款式尽量相近。”

    仆妇一脸为难:“大人,咱们府上没有年轻姑娘能穿的衣裳啊。”

    江远朝脸一沉:“叫上两个锦鳞卫,让他们想办法!”

    乔昭的鞭痕主要在两侧与后背,她趴在床榻上,能闻到床褥新洗过后的干净香味。

    听着屋外隐约传来的声音,乔昭轻轻闭上了眼睛。

    她大概可以稍微睡一会儿,实在太累了。

    乔昭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马车上了。

    “黎府还有一段距离,你可以再睡一会儿。”江远朝温声道。

    睡着了就不疼了。

    乔昭笑笑:“不睡了。”

    江远朝微怔。

    “怎么了?”乔昭觉得他的神色有些奇怪。

    “没什么。”他以为她对他不会再露出笑模样。

    马车缓缓前行,发出有规律的车轴转动声,车厢内一时寂静无声。

    “其实有件事我很好奇。”江远朝忽然开口。

    乔昭看着他,睫毛轻轻颤了颤,示意他说下去。

    “一次又一次,你遇到危险时他都不知道在哪里,这样的人当你夫君有什么好的?”

    江远朝真的很好奇,好奇之下掩盖的是深深的不甘。

    凭什么呢?就因为那个人出身好,生来便拥有了他一辈子梦想却不敢拥有的?甚至那个人亲手毁灭了最珍贵的东西又能失而复得。

    乔昭平静与江远朝对视,见他问得认真,便也回得认真:“在我心里,他自然是千好百好的,哪怕他不在我身边。”

    她现在可以确定,她深深心悦着那个男人,只是想着他就觉满心欢喜,这实在是件奇妙又幸运的事。

    “千好百好……”喃喃念着这四个字,江远朝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一阵揪痛,轻笑道,“但愿你能一直这么想。”

    “江大人,这个话题我们谈论不合适。”乔昭双眼微阖,摆出疏离的态度来。

    江远朝凝视她片刻,别过眼睛。

    车厢内再次安静下来。

    杏子胡同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邵明渊翻身下马,踹开黎府隔壁的院门。

    “将军——”意外见到将军,两名亲卫不由单膝跪下来。

    马不停蹄的奔波让邵明渊几乎站立不稳,他却顾不得喘息,张口问道:“三姑娘没有什么事吧?”

    两名亲卫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低头道:“将军,三姑娘失踪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