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700章 我想回家

正文 第700章 我想回家

    北地的春日积雪尚未消融,瑟瑟寒风刮在人身上,冰冷刺骨。

    邵明渊已经在敌方阵营里躲了两日两夜。

    “将军,喝点水吧。”亲卫把一只水壶递过来。

    邵明渊摆摆手,拒绝了亲卫的提议。

    亲卫捏着水壶,心中暗暗叹气。

    两日来将军只喝过几口水,就是怕频繁方便,错过射杀敌首的最好时机,可是再这么下去,纵是铁打的人也熬不住啊。

    邵明渊并没理会亲卫的想法,目不转睛盯着敌方营帐。

    数日前他得到消息,北齐塔真王子将会率兵前来支援,而带着齐人突破山海关长驱直入京郊烧杀抢掠的首领就是塔真王子最得意的部下。

    邵明渊摸到这里,就是要找到机会取走塔真王子性命。

    北齐人在大梁京郊走了一遭,等于甩了大梁人一个响亮的耳光,他若能取走塔真王子性命,才会让北齐人知道大梁绝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不堪一击,这场战争才能早点结束。

    长时间的埋伏让邵明渊浑身有些僵硬,浓密的睫毛上结满水珠。

    他轻轻抬手擦拭,忽然觉得心口一阵绞痛,不由捂住胸口。

    心砰砰跳得急,眼皮跟着一阵跳动,邵明渊忽然感到深深的不安。

    难道是有不好的事发生?

    这一次敌明我暗,己方占据了主动权,问题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那么是昭昭出事了么?

    经历过无数次战斗,邵明渊并不认为这种突出其来的念头荒谬,反而相信这样的直觉。

    正是这种在千百次生死较量中形成的本能,才让他避开许多危险。

    一想到乔昭可能遇到危险,邵明渊平静如水的心骤然乱了。

    他必须早些回京!

    一阵马蹄声传来,邵明渊骤然清醒,看着一群齐兵拥着个三十多岁的高大男子飞奔而来,到了营寨门口速度才缓下来。

    营寨中的部下迎了出去。

    邵明渊握紧弓箭,定定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眼睛亮如繁星。

    塔真王子来了!

    弯弓搭弦,当塔真王子出现在www.youfa8.com人的弓箭不可能射杀的距离时,邵明渊手中弓弦一松,箭如流星飞射而出,正中塔真王子额头。

    塔真王子胯下骏马长嘶一声,发狂跳起来。

    塔真王子惨叫一声,跌落马下。

    齐人一片混乱。

    邵明渊侧头冲亲卫略一颔首,亲卫立刻从怀中掏出信号弹甩向空中。

    明亮的色彩在半空中炸开,没过多久就响起悠长低沉的进攻号角声与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厮杀声。

    “梁”字旗在寒风中猎猎飞扬,无数大梁军从四面八方冲过来。

    塔真王子突然被杀让齐人一瞬间乱了阵脚,而大梁军的迅速进攻更是没给他们留下丝毫反应时间,待他们恢复神智时,许多同伴已经被斩落马下,回天乏力。

    大梁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可原本该扬眉吐气的将士们此刻却心急如焚。

    数名将士跪倒在邵明渊面前:“将军,请您三思后行啊,无旨领兵回京可是重罪!”

    一身银甲的邵明渊坐于马上,冷然道:“谁说我要领兵回京?你们都留下,我一个人回去!”

    “将军,您这是何必呢?咱们大获全胜的消息八百里加急送入京城,您只需要等上数日,到时候皇上自然会下旨命您凯旋。”

    “我等不及了。”

    见将士们还要说话,年轻的将军手一抬:“好了,你们不必再劝,我主意已定,绝不更改。邵知,再给我牵一匹马来!”

    邵知立刻牵来一匹枣红战马,与邵明渊胯下白马并肩而立。

    “驾!”邵明渊一夹马腹,白马载着他如离弦的箭往前方奔去,枣红战马紧紧跟随而上。

    将士们直起身来,目送带领他们大胜的将军远去。

    一群锦鳞卫涌进审问室,领头的正是新任锦鳞卫指挥使江远朝。

    江远朝腰挎绣春刀,身穿飞鱼服,一身朱衣在暗室中显得尤为亮眼。

    见到里面情形,他飞快脱下外袍罩到乔昭身上,厉声道:“给我杀!”

    兵刃相击的声音传来,江远朝弯腰把乔昭抱起,大步走了出去。

    外面繁星如昼,乔昭被衣袍遮着什么都看不清,剧烈的疼痛过后连思绪都是迟缓麻木的,她无力在江远朝怀中动了动头,喃喃道:“邵明渊——”

    江远朝脚步一顿,紧抿薄唇,大步走向早就停在路边的马车,抱着乔昭钻进车厢。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怀中少女却凭顽强的意志恢复了清醒。

    “江,江大人……你放我下来……”

    江远朝没有理会乔昭的话,冷着脸道:“马车颠簸,你受了伤,受不住。”

    “我……”乔昭嘴唇动了动,没有力气再说话。

    江远朝深深看她一眼,手向她腰间探去。

    乔昭眼神猛然一缩。

    江远朝一叹:“你放心,我江远朝还不至于这么下作!”

    他手中多了一只绣着绿眼鸭子的荷包,正是乔姑娘独家出品。

    不用问乔昭,他直接打开荷包从中取出一只瓷瓶,打开瓶塞,立刻有淡淡的药味传来。

    “是这个没错吧?你不用说话,是的话就点头。”

    乔昭轻轻点头,壁灯照耀下,脸色苍白如雪。

    “我先给你手上涂些药,不然受不住。”江远朝怕乔昭因为抗拒而牵扯得伤口更加疼痛,温声说道。

    乔昭眼皮颤了颤,没有作声。

    江远朝抓起她的手,看到少女白皙的手指上鲜血淋漓,几个指甲全都变成了血紫色,盛怒从眼中一闪而逝,剩下便全是心疼。

    这样的酷刑他早已见惯不惯,可一想到刚刚在那间小小的暗室中乔昭就是被人如此对待,拿着瓷瓶的手就忍不住轻颤。

    “你放心,我会把那两个伤你的人千刀万剐,绝不让他们好受!”

    清清凉凉的感觉从指间传来,乔昭手指微收,轻声道:“多谢。”

    “是我来晚了。”

    乔昭不再言语,听着车轱辘的声音,好一会儿才问道:“你送我回家么?”

    江远朝微微皱眉:“你这个样子如何回家?”

    乔昭努力睁眼看他。

    “我先带你上药换过衣裳,再送你回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