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99章 酷刑

正文 第699章 酷刑

    见乔昭毫无反应,那人亮出了匕首,在手中转了转,忽然抵到乔昭白皙的脖颈上。

    “小姑娘,冠军侯未婚妻的身份在我们眼里什么都不是,你不要自以为有恃无恐。”他手上略一用力,少女白皙娇嫩的脖颈上立刻出现一道红痕,血珠很快渗出来。

    乔昭垂眸盯着闪着寒光的匕首,弯唇笑笑。

    还真是风水流轮转,不久前晨光才这样用匕首对着他们的人,现在他们就这样对她了。

    可是她怎么能说?不说的话,哪怕受尽折磨还能暂时保住性命,说不定就能拖到晨光来救她。要是现在说了,恐怕这柄匕首就不是停留在她脖子上吓唬她,而是刺入她的心口了。

    她想活着。

    活着再艰难,还是比死去要幸福多了,她想做邵明渊名副其实的妻子,她还想替已经不在的黎昭好好孝顺她的父母亲人,才对得起黎昭给她留下的这具皮囊。

    “你笑什么?”乔昭的反应让两个人大为意外。

    “二位不必枉费工夫,手珠在何处,我是不会说的。”

    “小姑娘真是嘴硬,你以为冠军侯留下的亲卫能找过来?”其中一人语气越发冰冷,看着乔昭嘲弄笑笑,“黎三姑娘,我不妨直接告诉你,指望冠军侯的亲卫查到你二叔那里,顺藤摸瓜找到这里来救你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乔昭嫣然一笑:“我二叔死了,对不对?”

    二人一愣。

    “那么就多谢你们替我报仇了。”乔昭面色平静道。

    黎光书在岭南做了五年知府,带了个不同寻常的瘦马回京,这其中就大有蹊跷,最大的可能就是黎光书早已被岭南那边肃王遗留的势力收买,这次回京原就是带着任务的。

    而在发现自己被掳走的那一刻,乔昭就肯定了这个猜测。

    作为肃王余孽,在京城谋事定然万分谨慎,黎光书并非他们嫡系,只是收买的外围人员,利用完之后杀人灭口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黎三姑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太聪明的女孩子不可爱?”

    乔昭抿唇不语。

    “看来黎三姑娘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跟她废什么话?先上了邢再说!”另一人摸出一把绳子,扯过乔昭捆到她手腕上,把人吊在房梁下。

    乔昭只有脚尖能着地,手腕处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

    扬起的鞭子猛地抽到她身上,把少女小小的身子抽得犹如风中树叶,来回摇摆。

    乔昭死死咬着下唇,一声不吭。

    “还真是个硬气的,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那人冷了脸,扬手又是几鞭子下去,很快就把乔昭的衣裙抽破了。

    乔昭疼得厉害,想要蜷缩身子却做不到,眼泪不受控制顺着眼角落下来。

    “黎三姑娘,你一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这么嘴硬干什么?你告诉我们手珠的下落,我们不让你受罪,不是很好么?”

    乔昭咬唇冷笑:“你一个替人卖命的死士,这么啰嗦干什么?安安静静用刑不是很好么?”

    “很好。”那人把鞭子一扔,走近乔昭,手中匕首顺着她被抽破的衣裙一划,一截衣袖就落了下来,露出少女白皙的手臂。

    冰凉的匕首触在少女肌肤上,一片冰凉。

    男人的笑声响起:“黎三姑娘生了一身好肌肤。”

    乔昭忍不住浑身一颤,闭上眼睛。

    这一刻,她仿佛又被人推到那高高的城墙上,任人鱼肉。

    邵明渊,你怎么还不来救我,我好疼……

    男人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黎三姑娘,你说你这副玲珑有致的身子要是被我们看个干净,冠军侯还会娶你么?”

    乔昭闭着眼没有回应。

    “你说话!”那人捏住乔昭下巴,逼她睁开眼睛。

    少女的眼漆黑如幽潭,看似平静却酝酿着怒火,明明娇弱到不堪一折,却让审讯的两个人清楚感觉到眼前的女孩子就是一匹烈马,难以驯服。

    难以驯服?他倒要看看一个女孩子如何难以驯服!

    那人扔掉匕首,伸手一扯就把乔昭半截裙摆扯下来。

    “或者,我们要是替冠军侯当一次新郎呢?”

    乔昭睫毛一颤,睁开眼睛,语气却是平静的:“他会替我报仇的。”

    “哈哈哈哈,小姑娘太天真了。一个被人糟蹋的未婚妻,他就算替你报仇,你又能有什么下场?还能与冠军侯双宿双飞不成?”

    乔昭轻啐一口:“你们有什么资格揣测他的想法?他在北地浴血奋战,替大梁百姓守住国门,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试图糟蹋他的未婚妻!”

    一股不平之气从乔昭心底升腾而起,让她的眼睛格外明亮:“我原以为你们是死士,现在看来我错了,你们的行为根本不配一个‘士’字。我与你们没什么好说的,只因为我是人,你们是畜生!来吧,不就是一具臭皮囊嘛,我还受得住!”

    “果然是舌灿莲花,死到临头还嘴硬,我今天就看看你受不受得住!”那人伸手去扯乔昭腰带,被同伴拦住。

    他以眼神询问,另一人道:“一个小女孩,想要逼问出来还有许多法子,何必用最不入流的这种?还是我来吧。”

    乔昭看着走近的另外一人。

    那人用匕首割断绳子,乔昭跌坐在地上,身上鞭痕被牵扯,疼得她低低喊了一声。

    那人笑笑:“黎三姑娘,你知道用针刺入指甲中是什么滋味吗?”

    乔昭一言不发,冷眼看着那人摸出一根针来,在她身边蹲下来。

    “这针刺入指甲啊,大多数男人都受不住,就是不知道黎三姑娘能否承受了。”那人拉过乔昭的手,转动银针,缓缓刺入她指甲中。

    “呜呜呜——”乔昭死死咬着下唇,疼得浑身发抖,冷汗如浆往下淌。

    邵明渊,其实我有些怕,我怕我的手以后不能写字画画,弹琴下棋了。

    邵明渊,你抱抱我吧,我想你了……

    意识模糊中,乔昭看到紧闭的房门被猛然踹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住手!”男子盛怒的声音传入耳畔,一脚踹飞了行刑的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