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95章 乔昭失踪

正文 第695章 乔昭失踪

    睿王眼神攸地一缩,虽竭力保持镇静,微微抖动的唇还是暴露了他的震惊:“三姑娘有如此能耐?”

    黎皎笑笑:“三妹去年奉太后懿旨出海,出京前曾说过妾的继母会生一个儿子,王爷应该知道的,不久前妾的继母果然生了一个弟弟……”

    黎皎点到即止,睿王却心动了。

    黎三姑娘要是真能看出妇人腹中胎儿是男是女,那他一定要把黎三姑娘请来瞧一瞧!

    这个孩子——

    睿王视线落到黎皎小腹上,灼热无比。

    苍天保佑,一定要是个男孩。

    现在李神医规定的期限已经过了,他要努力了,就算黎氏肚子里不是个男孩,府里这么多姬妾总有人能生出来的。

    “皎娘,你且耐心等几日,现在三姑娘称病,我们王府不好强求,再过几日我再去请。”

    “嗯。”黎皎柔顺点头,眼底冷笑一闪而逝。

    她已经看出来了,黎三根本不会给王爷面子,那么就让王爷多碰几次壁吧,碰多了脾气再好也会生出埋怨的。

    等将来,总有秋后算账的时候。

    至于她腹中胎儿——

    黎皎爱惜摸了摸小腹。

    她与王爷就那么一次她就有了,可见老天是青睐她的,她相信既然天意让她一举得子,这个孩子一定是男孩!

    几日眨眼而过,睿王府又派了人去黎府请人。

    这个时候乔昭正在亭中与晨光叙话。

    “今天又拦下人了?”

    “可不,那些人真够疯狂的,一天至少往府中溜三回,好在都被我们拦了下来。”

    “看来对方势力不小。”

    有这样的精力与人手,对方实力可见一斑。

    结合目前掌握的线索,那些人应该就是肃王遗留的势力了,二十年养精蓄锐,这是准备卷土重来。

    那么那串沉香手珠究竟有什么用途,让他们如此锲而不舍呢?

    “三姑娘,您放心,咱们的人都在黎府外头盯着呢,就算两班倒换都够了,对方休想溜进一个人来!”

    “这个我并不担心。”乔昭笑了笑,忍不住想到邵明渊。

    邵明渊这次出征留了近一半的亲卫任晨光调遣,其中用意她如何不明白。

    “不过您还是别出门吧,虽然有我们保护,外头毕竟没有府中安全。”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你们将军回来之前我就呆在府中,哪里都不去。”

    这时大丫鬟青筠匆匆走过来:“三姑娘,王府又来人请您了,这次来的是王府长史。”

    乔昭起身,淡淡道:“一次比一次来头大了,我过去看看。”

    王府长史是正儿八经的正五品朝廷命官,居然派来请她一个姑娘家,看来睿王这次是势在必得。

    青筠拦住她:“三姑娘,婢子来不是请您过去的,老夫人吩咐婢子给您说一声,别在这里说话了,容易被外人瞧见,您赶紧回屋去吧。”

    “祖母——”乔昭心中淌过暖流。

    有一个遇到事情挡在前面的长辈,是她的幸运。

    “三姑娘,回去吧。”

    乔昭点点头,回了雅和苑。

    她虽然担心祖母如何应对王府来人,但祖母能在很多时候给她一个小辈信任,她当然也会信任饱经风雨的祖母会处理好这些头疼事。

    乔昭才回了雅和苑不久,四姑娘黎嫣就过来了。

    “三姐在忙吗?我听说你这些日子一直在绣花。”

    乔昭抽了抽嘴角,笑道:“不忙,四妹坐吧。”

    黎嫣没有坐下,微红着脸道:“三姐要是不忙,能不能去看看我娘?”

    “二婶怎么了?”

    黎嫣神情有些尴尬:“刚刚父亲与我娘吵了几句,娘有些不舒坦。可是她说不用请大夫,我有些担心她的身体,想着三姐要是方便的话——”

    “走吧,我去瞧瞧二婶。”

    乔昭随黎嫣去了锦容苑。

    刘氏一听丫鬟禀报说三姑娘来了,意外之余赶忙起身,这个时候姐妹二人已经走了进来。

    “娘,我请三姐来给您瞧瞧。”

    刘氏瞪了黎嫣一眼:“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我都说了不打紧,也值当请你三姐过来?”

    “二婶不必责怪四妹,您现在有孕在身,仔细些是对的。”乔昭来到刘氏身边给她把脉,片刻后露出一个笑容,“还好,二婶身体好,只要情绪不大起大落就不打紧的。”

    刘氏跟着露出个松快的笑容:“我就说没事吧,都是这丫头乱操心。”

    “四妹也是孝顺您。”

    乔昭陪着刘氏说了会儿闲话,起身告辞。

    “嫣儿,送你三姐回去。”

    乔昭笑着摆手:“二婶何必客气,咱们府上统共就这么大地方,走两步路的事。”

    刘氏没有再客套。

    都说大恩不言谢,三姑娘帮了她这么多,就不来这些虚的了,等三姑娘出阁时多添些妆是正经。

    乔昭离开锦容苑向雅和苑走去。

    两个院子相距不远,穿过花园小径便到了。

    已经是阳春三月,黎府花园虽小,却也热热闹闹开始争芳斗艳,特别是栽在假山旁的两株玉兰亭亭而立,花开满树。

    乔昭分花拂柳,款款而行,比满园春色还要惹眼,引得两只雀儿看愣了,直到她走到近前才急匆匆飞上枝头,蹬落许多花瓣。

    乔昭忍不住笑笑,绕过假山忽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时乔昭没有立刻睁开眼睛,闭目凝听片刻,确定自己身处一辆马车上。

    这是怎么回事?

    仔细回忆着昏迷前的情形,乔昭头疼欲裂。

    那个时候她刚刚绕过假山,然后觉得后颈一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也就是说,她应该是在那里遇袭的。

    那么,掳走她的人是谁?那股目前还没有窥见真面目的神秘势力,还是请不到她而恼羞成怒的睿王?

    更奇怪的是,黎府外有邵明渊的亲卫团团守着,她是怎么被人打晕了弄到马车上的?

    乔昭心中飞快转过这些念头,强忍惊惧慢慢睁开眼睛。

    入目是一团漆黑,乔昭有些慌,伸手一摸才发现眼上蒙着黑巾。

    她伸手去解黑巾,这时一道声音传来:“你醒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