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92章 告诉我他的名字

正文 第692章 告诉我他的名字

    男人跳窗而出,很快融进夜色中。

    乔昭来到窗边,默默看着窗外。

    家国百姓重于儿女情长,做武将之妻,她有这个准备。

    她只盼着这个男人平安顺遂,早些回来娶她。

    晨光见乔昭如此,识趣没有打扰。

    良久后,乔昭默默转身,走到昏迷的男子面前。

    “晨光,把他弄醒吧。”

    “好嘞。”

    片刻后男子悠悠转醒,看到晨光眼神一缩就要跳起来,却发现浑身都没力气。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现在连自杀都办不到,老老实实交代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我可以让你死痛快点!”晨光把玩着匕首,笑吟吟道。

    男子垂下眼帘,一言不发。

    “不说话?”晨光半蹲下来,闪着寒光的匕首贴到那人脸上。

    男人毫无反应。

    “三姑娘,您回避一下,我要好好审问审问他!”

    “你尽管问吧。不适应的话,我会避开的。”

    “那行。”晨光转了转匕首,紧紧盯着那人,“嘴硬是吧?”

    他手上一用力,匕首立刻在那人嘴角划了一刀。

    鲜血顿时顺着那人嘴角流下来,洒得到处都是,那人竟一声不吭。

    乔昭抽了抽嘴角:“晨光,等会儿你记得拖地。”

    这是她的闺房,不是邢室,居然这么快就见血了。

    晨光不好意思笑笑,扭头对出现在书房门口的冰绿道:“冰绿,有盐粒吗?”

    “盐粒?有的!”冰绿飞快跑出去,不多时捧着个木碗进来,“给。”

    晨光捏起一撮盐粒,一手按住那人的脸,把盐粒碾成粉末洒到他伤口处。

    “呜呜呜——”男子喉咙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在地上不停翻滚。

    冰绿捂着脸不敢再看。

    乔昭虽然没有移开眼,心中却也不适应。

    他们双方敌对是立场问题,看到活生生的人被虐待,作为一个普通女孩子,她不可能觉得愉快。

    “你,你干脆杀了我吧。”男子咬牙切齿道。

    “杀了你?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晨光擦了擦匕首,冷笑道,“算了,不能让你的血脏了三姑娘的地方。”

    他一手把男子提了起来,扭头问冰绿:“小厨房里有大锅吗?”

    “多大?”

    “能装得下这个人就行。”

    冰绿摇摇头:“姑娘这里只有一个小炉子用来烧水蒸点心的,哪有这么大的锅呀。”

    晨光一脸遗憾:“看来只能去大厨房了。”

    冰绿瞄一眼晨光手里提着的倒霉蛋,吃惊捂住了嘴巴:“晨光,你要把他煮了啊?这怎么行,以后我们还怎么吃饭啊!”

    晨光摸摸鼻子。

    为什么这丫头的关注点这么奇怪?他要把一个大活人炖了,现在是关心吃饭这个问题的时候吗?

    “可以换锅!”晨光无奈道。

    “说得也是。”冰绿后怕抚抚胸口,忽然反应过来,“晨光,你要清炖人肉?呕,你好恶心!”

    这时乔昭冷静的声音传来:“厨房的锅也装不下这么大的人。”

    晨光一怔,随后笑了:“没事,我可以先把他的手脚砍下来,然后把头和身子扔进去就行了,小火一点一点炖,反正不能让他死痛快了。”

    “晨光——”冰绿干呕完了,指指男子,“他怎么不动了?”

    晨光低头看了一眼,推男子一把:“装死呢?”

    男子头一歪,悄无声息。

    晨光伸手探了一下男子鼻息,诧异瞪大了眼睛:“不是吧,我就吓唬两句,他就死了?这死士也太差劲了,难道是买毒药时赠送的?”

    乔昭走过来:“把他先放地上。”

    晨光忙把男子放平,越看越来气,忿忿道:“哪有这种怂包死士啊,这不是坑人嘛!”

    乔昭伸手扒开男子眼皮看了看,又摸出银针刺入他人中,淡淡道:“人没死,闭过气去了。”

    “原来是吓晕了。”晨光松了口气。

    上次的死士自尽了,这次的死士要是再被吓死,他可就白忙活了。

    乔昭盯着男子片刻,开口道:“这样吧,冰绿留下,晨光先出去,我试试别的法子。”

    晨光立刻拒绝:“三姑娘,这怎么行,万一他伤着您怎么办?”

    “他现在连自尽的力气都没有,怎么会伤着我?再者说,还有冰绿帮忙呢。”

    见晨光还在迟疑,乔昭问道:“用你那些手段,真把他吓死怎么办?”

    晨光被问得哑口无言:“那好吧,我就在外边守着,一旦有情况您就叫我。”

    夜深了,书房内烛火熄了,只有月光从窗子倾洒进来,落下一地银霜,给漆黑的室内带来隐约光亮。

    不知何处有水滴声传来。

    男子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女子声音传来,嗓音轻柔中透着凉意,仿佛被月光浸透过。

    男子四处张望,却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水滴声越发清晰。

    “什么声音?”他问,“我这是在哪儿?”

    “莫非你忘了?”

    “我——”男子慢慢想了起来,惊讶道,“我这是死了?”

    屋内一片寂静,无人回答他的话。

    “我,我真的死了?”男子举手摸了摸脸,手上一片血迹,“是了,我这是死了,不然怎么会感觉不到疼痛呢?”

    隐在暗中的乔昭弯了弯唇角。

    她用银针暂时封闭了他全身痛觉,他当然感觉不到疼痛。

    “外面下雨了吗?”

    女子声音再次响起:“地府怎么会下雨?那是你滴血的声音。因为你死了,所以才能听得这么清楚。”

    “这里就是地府吗?”

    “是呀,你可以四处走走,看一看地府是什么样子。对,就是这样,慢慢往前走,然后你遇到了一个人……”

    “我遇到了一个人?”

    “你仔细瞧瞧,你们应该认识的,他是在你之前去张家面馆的人……”

    “我认出来了,他是小六!”

    “那你呢,你是谁?”

    “我?我是小九。”

    “小九,你和小六从何而来?”

    “我们——”男子眼神出现明显的挣扎。

    “是不是岭南?”

    “对,我们从岭南来。”

    “你们是为肃王一脉做事吗?”

    “是……”

    “那么,现在你们效力的主子是谁?”

    “主子是——”

    “告诉我他的名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