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83章 心情复杂的黎府管事

正文 第683章 心情复杂的黎府管事

    黎府大门外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一名妇人抱着个幼童嚎啕大哭:“天啦,黎家打死人啦,街坊邻居们看一看啊,黎家恃强凌弱,把我一个妇道人家打成这个样子。现在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可怜我才不到两岁的狗蛋啊,娘没法给你做饭吃啦,你就要饿死了啊……”

    妇人嚎哭着,发现怀中幼童丝毫没有哭的意思,只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东张西望,不由暗骂一声:这孩子真不中用,这么关键的时候咋不哭呢?

    妇人无法,只得掐了幼童胳膊一下,幼童吃痛,终于哇哇大哭起来。

    幼童这么一哭,围观的人便开始带着同情的语气议论纷纷起来。

    “大家都看看吧,我家狗蛋以后没有娘照顾多么造孽啊——”

    黎家就是个普通官宦人家,宅子小,人口也不复杂,重点是穷,所以只有一个管事撑门面。

    可怜老管事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站在妇人身边无奈道:“你这妇人究竟想怎么样啊?”

    他们这样的人家与勋贵之家不同,怕的就是这样滚刀肉似的人。

    妇人哭声一停,抹了一把泪道:“什么叫我想怎么样?你们黎家把我打成这个样子,难道不该赔钱吗?”

    一听到“赔钱”,抱着土狗的妇人眼睛一亮。

    不行,同样都被黎家的丫鬟打了,她可不能落后了。

    “我的老天爷哟——”一声高亢的哭声忽然响起,骇得不少围观之人打了个哆嗦。

    抱土狗的妇人很满意自己这一嗓子造成的影响,再接再厉哭喊道:“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浑身没一处地方不疼啊,可怜我家虎子才三个月大啊,我要是做不了事,它就要饿死了啊!黎家可真是缺德啊,欺负我这样的妇道人家……”

    妇人一边哭着,一边利落掐了怀中土狗一把,土狗觉得痛了,奈何是主人不敢反抗,有气无力“汪汪”叫了两声。

    有不知情的人问旁边的人:“奇怪啊,王家最小的孩子不都嫁人了嘛,哪来的三个月大的娃娃啊?”

    旁边人不由乐了:“什么三个月大的娃娃啊,虎子是她怀里那条黄狗。”

    问话的人目瞪口呆:这也行?

    抱土狗的妇人得意一笑,冲旁边抱娃娃的妇人挑衅挑了挑眉。

    幸亏她有先见之明,别人有娃娃,她有狗,总不能落在别人后头。

    抱孩子的妇人一见抱土狗的妇人得意的模样不由来了火气,撇撇嘴道:“你可真有意思,一只土狗饿死了又怎么样,能和我家孩子比吗?看着吧,等会儿黎家肯定要多赔我家一些的。”

    “土狗怎么了?土狗也是我的心肝宝贝呢,你这人怎么这么心毒,居然咒我家虎子饿死!”

    抱孩子的妇人嗤笑一声:“你这么能,怎么不让这条狗跟你喊娘呢?”

    “你!”抱土狗的妇人气得忘了找黎家算账的事,掐腰道,“就算我家虎子不会喊娘,也比你家傻儿子机灵!”

    “你说谁家孩子傻呢?说谁呢?”任何当娘的都听不得这个,抱孩子的妇人一听就急了,往抱土狗的妇人那里冲了冲。

    这时那妇人怀中土狗忽然一跃而出,用爪子扒着抱孩子妇人的衣襟一口咬在她胳膊上。

    抱孩子的妇人发出一声惨叫:“啊,王家老货的土狗杀人啦,我跟你拼啦——”

    土狗松口利落跳下来,哼哼了两声,甩着尾巴跑了。

    真是够了,对它一只土狗要求这么多,知不知道当狗也很艰难啊?

    眼看自家土狗跑没了影子,王家妇人毫不示弱迎上了冲过来的妇人:“我才要跟你拼啦,你害得我家虎子离家出走了!”

    两名妇人厮打在一起,很快两家的人就加入了战斗,双方打得热火朝天,不知不觉就随着移动离开了黎家大门口。

    看着大门前空荡荡一片,黎府管事扶了扶掉下去的下巴,喃喃道:“事情难道就这样解决了?”

    心情复杂的管事进去给邓老夫人报信去了。

    邓老夫人正与乔昭说着话:“三丫头啊,你那个叫冰绿的丫鬟是个好的,单纯直率,但你也该敲打敲打她了,咱们黎府如今不同以往,眼红的人多,在外需要谨言慎行。”

    想到门口外头热火朝天的场面,邓老夫人就叹了一口气:“特别是那些长舌妇人,她们就爱说个闲言碎语,何必与她们这样的人计较呢。”

    “是,孙女回去便好好教训她。”乔昭态度乖巧,“让祖母操心了,都是孙女的不是。”

    这时刘氏走了进来:“老夫人,您别担心,两个妇人闹事算什么事呀,最多银子打发了事。”

    看来这两个妇人要倒霉了。

    “去外头问问管事情况。”邓老夫人交代青筠。

    青筠领命走出去没多久就遇到了管事,二人一同回来复命。

    “怎么样了?”邓老夫人忙问。

    她早年丧夫,和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妇人打过交道,这些人可比那些装模作样的夫人、太太们难摆平多了。

    管事神色奇异:“回禀老夫人,现在情况有些不好说——”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她们提了什么要求?”

    “她们还没提要求就打起来了。”

    邓老夫人越发困惑:“谁和谁打起来了?”

    “就是那两个妇人,两人言语起了摩擦,一名妇人的土狗把另一名妇人给咬了,然后两个人就厮打在一起了。”

    “她们在咱们大门口还打着?”

    管事神色更古怪了:“不是,她们打得凶,两家人都掺和进去了,然后就离开了咱们府门口,去开阔的场地打架去了。”

    “这——”大智若愚如邓老夫人竟无言以对,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再去看看情况,那些人难得咬上咱们这样的人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说不定等打完了又要找上门来了。”

    管事跑出去探听情况,不多时表情复杂跑了回来:“老夫人,咱们府上可能暂时不用头疼了。”

    “怎么说?”

    “刚刚五城兵马司的差爷们过来,以那两家人寻衅闹事为名,把两家人全都带走了!”

    邓老夫人:“……”

    刘氏抬手扶了扶鬓角绢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