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74章 喜蛛

正文 第674章 喜蛛

    邵明渊一走便是大半个月。

    京城郊区被鞑子长驱直入给整个京城蒙上了一层阴影,好长时间内到处可闻哭声,即便是没有经历那个血腥夜晚的人们都忧心忡忡。毕竟鞑子能闯到北郊去,就能闯到别的地方,只要想到这些就让人寝食难安。

    感受到大梁风雨欲来的气氛,西姜恭王一刻不想多呆,当三法司交出了所谓父母被西姜人害了愤而报仇的凶手,西姜恭王没有深究就赶紧走人了。

    随着时间推移,乔昭对邵明渊越发挂念,这才明白什么叫关心则乱。

    在所有人都认为冠军侯定然会把鞑子打得落花流水时,她却忍不住想他可有吃好睡好,会不会不小心中了敌人的冷箭。

    “姑娘,您看,这里有一只蜘蛛呢。”冰绿擦拭书架上时指着墙角兴奋道。

    乔昭放下书卷看过去,就见一只斑点蜘蛛贴着墙角往下拉出好长一根蛛丝,悬在空中飘荡着。

    冰绿没有对蜘蛛下毒手,反而小心翼翼捧着它放生了,笑嘻嘻道:“蜘蛛掉,亲人到。姑娘,看来您有客要到了。”

    乔昭笑笑:“这屋子里除了我,还有你和阿珠,这客人不一定是谁的呢。”

    冰绿拿起一本厚厚的书册擦拭上面的落尘:“反正不是婢子的,婢子家没有远来的客人,肯定也不是阿珠的。姑娘,我猜是姑爷要回来了。”

    未等乔昭说话,阿珠便笑了:“冰绿,这次你猜错了。”

    冰绿把抹布往旁边一丢,不快道:“凭什么说我猜错了呀?”

    这个死阿珠,笨阿珠,没看她一说姑爷要回来姑娘眼睛都亮了吗,就不知道让姑娘高兴点儿!

    阿珠快步走进隔间很快又返回,手中多了一封信:“姑娘,有您一封信,婢子看是从嘉丰来的,先前您正休息就没拿给您看。”

    乔昭把信接过来,看了一眼信封上熟悉的字迹不由弯唇,打开看过后笑道:“我义兄准备启程进京了。”

    冰绿听了撇撇嘴:“阿珠,你这是作弊!”

    “好了,你们陪我出去一趟吧,既然义兄要回来,我去置办些东西。”

    收到乔墨的信,乔昭有了逛街的兴致,主仆三人带足了银钱出门去了。

    这些日子气氛虽沉重,街上行人却不少,那些临街的铺面照常热热闹闹,没过多久主仆三人就买了一堆东西,晨光跟在三人后面提东西,脸都皱到了一起。

    “晨光,你快点呀。”冰绿嫌弃催了一声。

    晨光黑着脸加快了脚步。

    没天理了,他现在只是一个车夫,为什么还要负责拎东西?

    而且说好的弱女子体力差呢?明明他腿都要走断了,她们还脚底生风!

    晨光满腹心酸,可是看到冰绿紧绷的脸,认命跟了上去。

    “娟儿,是你吗?”墙根处一个人忽然冲了过来。

    晨光抱着一堆东西灵巧转身挡在乔昭身前,腾出一只脚把那人踹远了些,冷声问:“什么人?”

    那人被晨光踹得趴在了地上,冲晨光伸出手来:“娟儿,娟儿——”

    晨光仔细看了那人一眼,那人脸上污黑,头发散乱,根本看不清长相。

    “你认错人了。”

    那人却根本不理会晨光的话,挣扎着往前爬,口中依然不停喊着“娟儿”。

    晨光不悦拧眉:“你认错人不打紧,但把男人认成女人,我可要生气了啊!”

    换他以前那脾气,早把这人痛揍一顿再说了。

    “娟儿,娟儿——”

    这时冰绿不解的声音响起:“阿珠,你怎么啦?”

    晨光转过头去,这才发现阿珠站在原地,一副如遭雷击的样子。

    晨光不由看向乔昭。

    眼看来来往往的行人已经投来好奇目光,乔昭当机立断道:“晨光,带着这个人去春风楼。”

    没过多久几人来到春风楼,乔昭带着冰绿与阿珠进了一间雅室。

    雅室内很清静,乔昭看向阿珠,声音温和:“阿珠,那个人与你什么渊源,可以说说么?”

    阿珠沉默片刻,起身在乔昭面前跪下来,给她磕了一个头。

    乔昭见状并没有吭声。

    阿珠与冰绿虽然只是个丫鬟,她却打心眼里喜欢她们。她早猜到阿珠有心事,只是以前阿珠不提,她亦不愿强人所难,但现在有人找上来那就不同了,她总要问个清楚,再看阿珠打算怎么办。

    “娟儿是婢子以前的名字,那个人是婢子的兄长。婢子不是前主人家的家生子,而是自幼被卖进去的。在婢子被朱公子买下时,婢子家还算过得去,婢子也不知道兄长为何沦落成这个样子……”

    “那你去和兄长叙叙旧吧。”

    阿珠又给乔昭磕了个头这才起身:“多谢姑娘。”

    晨光把阿珠的兄长安排在相邻的雅室内,见阿珠进来,晨光悄悄退了出去。

    阿珠冷眼看着兄长狼吞虎咽,等桌上一片狼藉他才停下来:“娟儿,找到你真是太好了!”

    阿珠拢在宽袖中的手指尖轻颤,面上却一派平静:“大哥怎么会来了这里?家里www.youfa8.com人呢?”

    阿珠兄长一听擦了擦眼角:“家乡闹水患了,大堤冲垮,把整个庄子都给淹了,淹死了好多人。咱们家还算幸运,那天正好一家人都进城了,逃过一劫。但家没了,什么都没了,想到你被京城来的贵人买了去,说不准来了京城还能找到你,就一家人往京城来了。”

    “大哥如何知道我被京城来的贵人买走的?”

    阿珠兄长眼神闪烁:“我后来听人们议论,说买走你的人操着京城口音……”

    阿珠垂下眼帘没有言语。

    阿珠兄长伸手去拉阿珠的手:“娟儿,你不会还怪大哥吧?大哥真的不是看着你不管,那天本来带了钱去给你赎身的,可没想到赶过去时你就被人买走了……”

    阿珠定定看了兄长一眼。

    这就是她的兄长,到现在依然在撒谎。

    当时朱公子买下她根本没有说话,直接扔给牙婆双倍的银子,别人如何会议论朱公子口音?

    他知道朱公子是京城口音,最大的可能就是当时他就躲在人群里看着她被买走,悄悄跟了朱公子一段距离才听到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