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71章 红缨

正文 第671章 红缨

    外面天光大好,亲卫军凝神屏息等待着,当那个高大身影出现,齐齐单膝跪下:“将军!”

    邵明渊手一抬,亲卫军立刻站了起来,动作整齐划一,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响。

    邵知牵着马过来。

    邵明渊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威风凛凛的一队人马向着城门口而去。

    “快看,是冠军侯!”

    “太好了,冠军侯出来了,冠军侯出来了!”

    许多老百姓痛哭流涕跪下来,有人在人群中大喊:“将军要替我们报仇啊!”

    很快这样的声音就汇成了洪流,人们接连跪倒,黑压压跪成一片。

    邵明渊只得勒住缰绳,冲人们抱拳。

    “侯爷,大军就在城外待命,请不要耽搁时间。”江远朝淡淡提醒道。

    邵明渊遥遥望了西大街的方向一眼。

    圣旨要求他即刻出发,不得有误,他自然也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

    只是他没想到,在狱中时才向昭昭求过婚,现在却连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就要出征了。

    此去归时难料,心中不是不遗憾。

    杏子胡同黎家府上。

    冰绿飞奔进乔昭闺房,一把抓住乔昭的手:“姑娘,快,快,姑爷马上要出征了,晨光来带您过去。”

    “这么快?”乔昭顾不得换衣裳,立刻随着冰绿往外跑。

    她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却不知道到底会是哪一日,原想着亲手做一桌饭菜为他洗去晦气的,谁成想——

    “姑娘,快一些啊!”冰绿加快速度,却发现乔昭被她拉得脚步踉跄,干脆把人背了起来。

    嗯,姑娘处处都好,只有一个缺点:腿太短。

    晨光就等在二门处,一见冰绿背着乔昭过来,忙坐上马车,喊道:“姑娘,快上车。”

    乔昭主仆上了车,马车很快开动起来。

    宽阔的青石板街道上空荡荡的,马车赶得飞快,可越往北去人越多,晨光不得不把马车停下来:“姑娘,马车过不去了,咱们步行吧,将军现在应该快到北城门了。”

    乔昭迅速跳下马车,由晨光在前边伸手拨开挡路的人往前奔去。

    “姑娘,您看,那是姑爷!”冰绿大口大口喘着气,伸手指向城门口的方向。

    彼时春光明媚,微风拂面,人头攒动中她一眼看到那个身穿银甲的年轻将军身姿挺拔坐于马上,身后的大红披风随风飒飒而动,银色头盔上的红缨跟着飘摆。

    眼看他就要经过城门,横亘在二人之间的是摩肩接踵的人群,乔昭张了张嘴,却没有喊出来。

    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多的人,这么嘈杂的环境,他是不可能听见的。

    “完了,完了,姑爷要出去了。”冰绿比乔昭还急,猛摇着乔昭的手臂。

    乔昭目不转睛盯着那个背影,看他很快就要消失在城门口,灵光一闪拿起挂在脖颈上的骨笛,用力吹了起来。

    短促高昂的笛音响起,邵明渊立刻停下来,猛然转头。

    笛音依然在响,他顺着笛音很快看到了人群中的乔昭。

    乔昭见他看到了她,停止了吹笛,扬手冲他摇着。

    邵明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深深望了乔昭一眼,解下银头盔上的红缨挂在城门守卫的长枪顶端,纵马离去。

    乔昭愣愣站在那里,看着那红缨随风飘摆,心头说不出是欢喜还是失落。

    身为武将,这样的离别不知会经历多少次,当年大婚之日他奉旨出征,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晨光奋力从人群中挤过,来到城门口从守卫那里要来红缨给乔昭送了过去。

    乔昭爱惜抚摸着红缨,轻叹道:“回去吧。”

    往回走并不那么容易,那些百姓们自发送冠军侯,继续往城门口赶去,晨光必须牢牢把乔昭护在身后才能让她避开那些冲撞。

    总算是走过那段最拥挤的路段,晨光狠狠松了口气。

    路面上零散落了许多物件,甚至还有被踩掉的鞋子,已经有乞丐开始拾捡,很快就有几名乞丐为此发生了冲突。

    晨光望了城门口一眼,遮住眼底的羡慕:“姑娘,我送你回去吧。”

    将军大人说过的,等把三姑娘娶进门就不让他当车夫了,他们再不成亲他可就要急死了啊。

    乔昭上了停在不远处的马车:“去冠军侯府。”

    “好嘞!”晨光把鞭子甩出一个漂亮的鞭花,马车向着冠军侯府的方向驶去。

    没过多久,街头出现江远朝与江鹤二人。

    “大人,咱们也回去吧。”江鹤小心翼翼道。

    刚刚冠军侯解下头盔上的红缨赠给未婚妻那一幕他都看到了,嘤嘤嘤,好感人,他要是个姑娘都想立刻嫁给冠军侯了……

    呃,这种想法还是赶紧藏好,不然大人一定会罚他去刷马桶的。

    江远朝望着乔昭消失的方向没有吭声。

    原来这就是两情相悦的感觉,哪怕突如其来的分离让两人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可在彼此心里却从未分开过。

    一名乞丐被另一名乞丐推倒,扑倒在江远朝脚边。

    江鹤忙踢了他一脚:“滚滚滚,妨碍了我们大人把你脑袋拧下来!”

    乞丐看清楚二人身上代表锦鳞卫的服饰险些吓晕过去,江远朝却从荷包中摸出一块碎银子扔给乞丐,这才大步往前走去。

    “大人——”江鹤忙跟上去。

    不对劲,大人真的不对劲。

    江远朝忽然开口道:“我以前也曾这样过。”

    他也曾像这些乞丐一样为了一个馍馍与人争抢,直到义父的出现,才结束了那段噩梦般的日子。

    江远朝想到江堂总是笑眯眯看着他的样子,呼吸有些沉重。

    倘若义父与义妹没有死,即便他对义妹只有兄妹之情,他至少有个家。现在,大概除了锦鳞卫指挥使的身份,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总是在毫无防备时失去那些重要的东西,养父母的骤然离世是这样,义父的暴毙亦是这样。

    马车在冠军侯府停下来,乔昭带着冰绿往内走去,便见到池灿立在院中树下。

    “池大哥?”

    池灿转过身来,笑眯眯道:“我猜你就会来这里。”

    乔昭走过去:“池大哥在等我?”22157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