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66章 允婚

正文 第666章 允婚

    听了江远朝的话,乔昭心念微转。

    这个理由貌似不错,却不足以说服她。

    想到今日从西姜恭王口中得知的事,乔昭若有所悟:江远朝莫非知道舞姬的事?

    那么,他对她说这些,是在提醒她吗?

    “我知道了,多谢江大人。”乔昭略略屈膝,语气平淡,“我想去见一下冠军侯,请江大人行个方便。”

    江远朝盯着乔昭屈膝的动作,心头一声嗟叹。

    那天他见到酷似乔姑娘的舞姬,天色昏暗距离又不近,他就是凭对方的那个屈膝见礼的动作,立刻意识到那不是乔姑娘。

    而今,同样的屈膝动作由乔姑娘做出来,带着几分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矜持与漫不经心,他依然不会认错。

    他想,哪怕眼前人容颜几经变换,他总会把她认出来。

    “跟我来吧。”

    江远朝略一颔首,率先迈步向诏狱门口走去,到了那里停下来,交代属下道:“领黎姑娘进去,再把黎姑娘平安带出来,出了任何差池唯你是问!”

    乔昭看江远朝一眼,微微点头致谢,随锦鳞卫走进牢房。

    天已经开始转暖了,牢房里依然阴冷潮湿,在这里仿佛没有春夏,永远是让人压抑的隆冬。

    在这种地方住久了哪怕好人都会生病的,乔昭想到邵明渊先前寒毒虽已祛除,却因为身体已经习惯了那种状态,遇到寒气会比常人接纳要快,更容易寒邪入体,便不由开始担心。

    “侯爷,黎姑娘来看你了。”锦鳞卫喊了一声,想到江远朝对乔昭的另眼相待,到底多了几分客气,识趣在远处等着。

    邵明渊转过身来,远远看了乔昭一眼,并没有立刻走过来。

    乔昭瞧着好笑,开口喊了声“庭泉”。

    少女声音轻柔甜糯,邵明渊立刻快走几步来到铁栅栏前,清俊的眉眼在昏暗灯光下显得越发出色:“昭昭。”

    “伸手。”

    邵明渊愣了愣。

    乔昭已经把手伸进了栅栏里,嗔道:“傻愣着干什么呀?”

    邵明渊伸出手,又猛然想起来什么,忙把手缩了回去在衣服上擦了擦,这才重新把手伸出来。

    少女纤纤素手却落在了他手腕上。

    年轻的将军登时尴尬了。

    居然不是他以为的拉小手……

    “还好。”乔昭替邵明渊把过脉,放下心来。

    邵明渊反手握住她的手,笑道:“我有按时吃药的,今天怎么会来看我?”

    当初靖安侯对邵明渊说了他的真正身份,二人对这场牢狱之灾就已经预料到了,因为对那推波助澜的幕后之人很可能就是江远朝的猜测,二人商定好乔昭尽量不要来这里,以免多生事端。

    “我怕你担心呀。”乔昭坦然道。

    邵明渊眸光一闪:“你知道了?”

    乔昭笑着点头:“知道了,今天睿王请我去给西姜恭王看病……”

    邵明渊握着乔昭的手紧了紧,面上带着愧疚:“我在里面,不能护着你了。”

    “庭泉,不要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神仙,那样太累了。”

    在这京城里,他不是大权在握的北征将军,生死予夺皆凭那位天子的心意,如兰山、江远朝乃至东厂提督魏无邪那些人,若是给他找麻烦都不是那么好应付的,毕竟武将想要见皇上可没那些人便利。

    邵明渊自嘲一笑:“是呀,哪有神仙蹲大牢的。”

    乔昭沉默了片刻,压低声音问道:“庭泉,大概还有多久——”

    邵明渊握了握她的手,低叹道:“半月左右,定有消息了。”

    “那你在这里一定好生保重,不必担心我。”乔昭说到这里嫣然一笑,倒是流露出几分小女孩的娇憨来,“目前为止,和我对上,好像都是别人吃亏比较多。”

    邵明渊忍不住笑了:“那你可要继续保持。”

    “知道啦。”

    “昭昭——”

    “嗯?”

    “等我出狱,我们成亲可好?”

    世事难料,生在这皇权至上的世道,乱世将显,谁都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意外在什么时候会不期而至。

    比起这些不能把握的,他希望把握现在。

    他此生最大心愿有二,一是揍得鞑子永不敢犯大梁国土,二是娶昭昭为妻与她共白首。

    “好。”乔昭毫不迟疑道。

    如果说一开始她还心有不甘,那些纠结忐忑早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不复存在。

    嫁给他,她不是失去了自由,而是因为有他的支持,她会拥有更大的自由。

    邵明渊却懵了:“什么?”

    他暗暗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昭昭答应得这么痛快,一定是他幻听了吧?

    嘶,疼——

    见邵明渊听她答应后表情扭曲,乔昭也懵了。

    明明是他向她求婚,现在她答应了,他这是什么表情?

    “我可能要再考虑一下。”乔姑娘皱眉道。

    “别,别考虑!”邵将军死抓着未婚妻的手不放,脸上挂着傻笑,“我大腿都掐青了,你要是还考虑,那我岂不是白掐了。”

    乔昭白他一眼:“好了,我该走了。”

    邵明渊迟疑了一下。

    “还有事?”

    “昭昭,我父亲年纪大了,不知道在狱中身体能不能受得住,你替我去看看他吧。”

    于君于民,他没有丝毫愧对,唯有拼死护他长大的父亲与失而复得的妻子,是他最对不住的。

    乔昭默默点头答应,低低道了一声珍重,随锦鳞卫走了。

    邵明渊盯着少女消失的门口发了一会儿呆,蹲到牢房墙角揉着脸傻笑起来。

    蹲一下大牢换来一个媳妇,他真是赚大了。

    靖安侯一家被安置在牢房的另一端,靖安侯与邵景渊同住一间。

    乔昭见到父子二人时,却发现他们分坐牢房两端,气氛明显有些异样。

    听说有人前来探望,邵景渊眼睛一亮,看到是乔昭立刻沉下脸,冷冷问:“你来干什么?”

    自从邵明渊与黎氏女定亲,侯府倒霉事就一件接一件,简直是个扫把星!

    “逆子,你怎么说话的?”靖安侯狠狠瞪了邵景渊一眼,话音才落,便剧烈咳嗽起来。

    邵景渊脸上却不见半点担心,勾了勾唇角,掉头走向里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