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61章 夜半惊魂

正文 第661章 夜半惊魂

    江远朝对人体要害部位相当熟悉,一匕首刺出去,少女就哼了一声,头垂下来一动不动了。

    江鹤目瞪口呆。

    大人不是喜欢黎姑娘嘛,为何面对和黎姑娘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眼睛都不眨就把人杀了?

    江远朝把染血的匕首丢给呆若木鸡的属下,冷静吩咐道:“收拾一下,把她的脸毁了拖到乱葬岗埋了。”

    江鹤傻傻点点头。

    “江鹤?”

    “嗳!”

    “要是再出了纰漏,你就留在乱葬岗吧。”

    江鹤心中一凛,忙道:“大人放心,属下会办好的。”

    罢了,不就是与黎姑娘长了一张一样的脸嘛,大人都不心疼他犹豫什么。

    江远朝见把江鹤吓唬住了,抬脚走了出去。

    夜凉如水,一名锦鳞卫上前来道:“大人,冠军侯想见您。”

    江远朝动了动眉毛,一言不发向外走去。

    邵明渊在狱中已是等得心急如焚。

    “侯爷找我?”江远朝站在铁栅栏外,幽暗的牢房中声音听起来格外低沉。

    邵明渊霍然转身。

    江远朝牵唇笑笑:“不好意思,刚刚有些事耽误了。不知侯爷找我有什么事?”

    “刚刚有人给我送了饭。”邵明渊开口道。

    江远朝扬眉,神色莫名:“侯爷身陷囹圄还有佳人送饭,真是好福气。”

    “江大人应该知道吧?”

    “呃,对,他们向我禀报了,所以我才羡慕侯爷有如此重情重义的未婚妻。”

    邵明渊打量着江远朝神色,奈何昏暗光线下瞧不真切。

    邵明渊暗暗叹口气。

    看不真切的又何止江远朝此刻神情呢?他这个人就像包裹在迷雾中,言行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邵明渊干脆开门见山:“她不是我的未婚妻。”

    江远朝低低笑了:“怎么,侯爷要悔婚不成?”

    邵明渊盯着江远朝看了片刻,忽然转身走回原处坐下,语气平静道:“现在没事了,江大人请回吧。”

    江远朝被邵明渊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愣了,明明刚才还是主动的局面,竟一下子被动起来。

    他迟疑了一下,问道:“侯爷莫非只是找我说这几句话?”

    邵明渊靠着冰冷墙壁,思绪无比清晰:“这就够了。”

    能坐上锦鳞卫指挥使的位置,听了他的话后却一味插科打诨,这只说明一种情况:江远朝同样发现了那名女子的不妥。

    那他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那名女子落到江远朝手中只有一个下场罢了。

    江远朝目不转睛盯着邵明渊,见他一直垂眸不语,摇了摇头:“罢了,人我已经处置了,不会再有后患,黎……她好端端在黎府中,没有什么事。”

    于感情上,他是失败者,但他即便想弄死冠军侯,这点风度还是有的。

    听到江远朝这么说,邵明渊才睁开眼睛,轻笑道:“多谢了。”

    “不必。”江远朝硬邦邦吐出两个字,转身走了。

    鸿胪客馆中,西姜恭王负手来回踱步,心中颇有些七上八下。

    舞姬为何还没回来?

    他特意选在黄昏时分派她过去,就是觉得那时牢里光线暗,更加保险一些。

    虽然大梁天子把冠军侯打入了天牢,但冠军侯一日不死事情就可能有变化,如果能利用舞姬毒死冠军侯就万无一失了,到时候再把舞姬灭口,任谁都不会想到他头上来。

    当然,计划失败了也不打紧,冠军侯待在天牢里出不来,不可能把舞姬送去有毒饭菜的事情嚷嚷出来,那样就把他未婚妻牵扯进去了。

    只是舞姬迟迟不归,不知遇到了什么变故?

    西姜恭王苦苦等到半夜依然没有等到舞姬回来,忽然听到门口有动静。

    他披上衣服端起烛台走到门口,打开门后发现门口外的地上摆着一个食盒。

    西姜恭王往外看了一眼,见外头空无一人,面带迟疑把食盒拎了进去,放在桌子上打开。

    淡淡的血腥味传来,西姜恭王往食盒内看了一眼,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惊叫声惊醒了熟睡的人,众人一股脑涌进来。

    “王爷,发生了什么事?”

    西姜恭王面色如土,指了指食盒。

    众人顺着西姜恭王手指的方向望去,就见黑漆雕花鸟图案的食盒中有一只托盘,盘中放的是两只人手。

    那两只手明显是女子的手,柔嫩纤小,在灯光下泛着惨白。

    婢女们失声尖叫。

    “去,去叫鸿胪寺卿来!”西姜恭王惨白着脸缓了缓神,用尽力气喊道。

    鸿胪寺卿大半夜被叫起来,匆匆赶到鸿胪客馆,心中早已骂起了娘。

    又怎么了?

    为什么自从西姜那些矮冬瓜来了后就没消停过?再这样折腾下去他就要折寿了!

    “王爷,发生了何事?”

    西姜恭王显然吓得不轻,灯光下脸色苍白如雪,额头全是冷汗,无力指着桌子道:“张寺卿自己看吧。”

    鸿胪寺卿一眼瞥见桌上食盒中的人手,吓得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这,这是哪来的?”

    “有人半夜把这个放到了小王的门外边。”到了这个时候,西姜恭王已经隐约猜到这双手是谁的了。

    这定然是舞姬的手!

    舞姬会被认出来他并不太意外,可是冠军侯明明在大牢里,如何能杀了舞姬还把她的手三更半夜送到鸿胪客馆来?

    要知道自从王妹死后,鸿胪客馆的守卫加强了许多,等闲连个苍蝇都飞不进来。

    还是说,除了冠军侯,另有人暗中对付他们这些西姜使节?说不定王妹就是被那些人杀的!

    想到这里,西姜恭王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气从心底冒出来。

    对方去来鸿胪客馆如入无人之境,这里他万万不能再住下去了。

    “王爷不要惊慌,我这就派人去和三法司的大人们说一声——”

    西姜恭王打断了鸿胪寺卿的话:“张寺卿,这手究竟是何人的小王并不关心,但这鸿胪客馆太危险了,小王不能在这里住了。”

    “呃,王爷想住到哪里去?”鸿胪寺卿并不觉得西姜恭王要求过分。

    西姜公主死在了这里,现在夜半三更又出现了人手,任谁也住不下去啊。要是西姜恭王也出了事,那可真是麻烦了。

    “要不小王就住到张寺卿府上去吧。”

    鸿胪寺卿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喂,这就过分了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