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60章 舞姬

正文 第660章 舞姬

    邵明渊盯着变色的银针,神色紧绷。

    倘若这些带毒的饭菜是别人送来的,他大可以将计就计,吃下去后闹出他中毒的事来,那样他还能快些出去,可是偏偏这些饭菜是和昭昭长得一样的女子送来的。

    在旁人眼里,给他送饭的就是昭昭。

    他若中毒,无疑就把昭昭扯了进来。

    邵明渊身份曝光被抓入狱时没有慌,可现在却开始不安了。

    他知道自己可以出去,可是他怕出去后昭昭换了人,更怕对方为了顺利李代桃僵对昭昭痛下杀手。

    邵明渊闭着眼睛,只思索了片刻,便喊道:“我要见江远朝。”

    “您要见我们指挥使?”一名狱卒诧异问道。

    虽然冠军侯锒铛入狱,可威名犹在,对他们这些人来说仍然是敬畏的对象。

    “不错,我要见你们指挥使,现在就见。”

    他清楚江远朝对昭昭的心思,在情敌面前低头对他来说屈辱万分,可是这些感受都及不上昭昭的安全重要。

    在他无法与亲卫联系的当下,他只能把昭昭的安全交给江远朝。

    “那您稍等。”狱卒撂下这句话向外走去。

    江远朝站在锦鳞卫诏狱外,看到“乔昭”走出来,暗暗握了一下拳,没有迎上去。

    他也是个人,无论做过什么,被喜欢的女孩子这样对待也会心疼的。

    那种感受,他不想再加深。

    江远朝默默望着“乔昭”,却见“乔昭”看到他后愣了一下,而后向他微微屈膝。

    江远朝眸光转深,盯着“乔昭”背影若有所思,见她渐渐走远,忽然出声道:“等一下。”

    前方的少女脚步一顿。

    江远朝迈开大长腿走过去,站在少女面前,不动声色堵住了去路。

    少女在他的注视下有些紧张,轻轻咬了一下唇。

    江远朝眼中怒火腾然而起,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你要干什么——”

    少女话未说完,江远朝扬手劈在她后颈上。

    少女软软倒了下去,江鹤眼珠都快掉了出来:“大,大人,这样不好吧?”

    虽然大人很喜欢黎姑娘,可是这样霸王硬上弓太丢份了,实在有损大人英明伟岸的形象啊。

    江远朝一手拽着少女,把她推到江鹤身上:“跟我来。”

    软玉温香入怀,江鹤险些跳起来。

    完了,完了,他这算占了黎姑娘便宜吗?他们大人会不会秋后算账给他小鞋穿啊?说不定他后半辈子就要在刷马桶中度过了。

    江鹤生无可恋扶着少女跟上江远朝。

    进了书房,江远朝猛然转身,目光在少女脸上流转,冷冷道:“把她弄醒。”

    “呃。”江鹤虽不明白自家大人面对黎姑娘为何像变了一个人,却不敢怠慢,小心翼翼拉了拉少女衣袖,“黎姑娘,你醒醒——”

    江远朝看得不耐烦,端起桌案上已经凉透的茶水照着少女脸上泼去,冷冷扫了江鹤一眼道:“蠢货!”

    江鹤:“……”他就是蠢,谁能告诉他大人到底怎么了?

    少女嘤咛一声,悠悠转醒。

    “醒了?”江远朝冷淡挑眉,“说说你是谁吧。”

    少女吃了一惊,在江远朝冰冷目光的注视下垂下眼帘:“大人在说什么,小女子听不懂。”

    噌的一声,江远朝抽出腰间匕首,锋利的匕首闪着寒光,落在少女柔嫩的脸颊上。

    “大人——”江鹤傻了眼。

    匕首在江远朝手中灵巧旋转,毫不留情割破了少女的脸。

    白皙的面颊上鲜血蜿蜒而下,少女痛得惨叫一声。

    江远朝拿出雪白的帕子擦了擦匕首上的血珠,表情冷漠:“你尽管叫,我的书房隔音很好,这个时间别人也都下衙了,不怕你叫。”

    他虽接任锦鳞卫指挥使,成为江府的新主人,却不愿待在那里。

    那是他长大的地方,曾经有多温暖,现在就有多冰冷。

    他情愿留在锦鳞卫衙门,消磨下衙以后的时光。

    少女痛得发抖,胡乱抓出手帕去按流血的脸,不料闪着寒光的匕首又逼过来。

    “不要,不要——”少女如惊弓之鸟,连连往后躲。

    江远朝看着瑟瑟发抖的少女轻笑一声:“不要指望我有怜香惜玉的心思,说说你是谁,为何假扮黎三姑娘!”

    少女猛然睁大了眼睛,脸上是惊慌失措的表情。

    王爷说她与冠军侯的未婚妻生得一模一样,只要她扮成冠军侯的未婚妻给他送饭,毒死冠军侯为西姜解除了心头大患,她就是西姜的大功臣。

    到那时,她就不用再是舞姬的身份,王爷会给她一个侧妃的位置。

    这样的诱惑,她如何能拒绝?

    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只是遥遥看了她一眼,就识破了她?

    见少女崩溃的样子,江远朝嗤笑一声:“我还以为是经过训练的细作,没想到只是个普通人。”

    少女惊惧看向江远朝。

    江远朝用匕首挑起少女下巴,冷笑道:“不要误会,只要犯到我手里的,无论是细作还是普通人我都会一样对待,让他生不如死。”

    说到这里,江远朝收回匕首在手中把玩着:“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要是再浪费我的时间,那我就把你脸上的肉一条条割下来,让你再也假冒不了别人!”

    少女彻底崩溃了:“我说,我说!我是恭王府上一名舞姬……”

    听少女说完,江远朝面冷如霜。

    西姜恭王真是打得好算盘,让人假扮乔姑娘,是不是事成之后还要来个移花接木,让乔姑娘与这个舞姬对调身份?

    只可惜西姜恭王千算万算,独独没有料到他与乔姑娘并不是全然的陌生人。

    那个人,在他眼里从来不是黎修撰府上的三姑娘,而是大儒乔先生的孙女乔昭。

    “我,我都说完了,你可以放我走了吗?”少女怯怯看着江远朝。

    江远朝睇了江鹤一眼,淡淡道:“动手吧。”

    “啥?”

    江远朝皱眉:“要我说第二遍?”

    江鹤咬牙摸出一把匕首,可看到少女与黎三姑娘那张一模一样的脸,不由犹豫了。

    “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少女颤抖着往后躲。

    江远朝拿过江鹤手中的匕首,利落刺入少女心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