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55章 身世曝光

正文 第655章 身世曝光

    “无论是谁,能把兰山利用上,这个人确实心思诡谲,城府颇深。”

    乔昭托腮不语。

    “在想什么?”邵明渊酒醒后笑意温和,全然看不出先前痛苦不堪的样子。

    乔昭见了却更觉心疼,沉吟道:“我在想,西姜勇士夜探黎府是在三更半夜,对方如果早有阴谋,如何那么巧就刚好在晨光把西姜勇士扔到大街上之后痛下杀手呢?除非——”

    “除非那人本就暗中监视着黎府。”邵明渊接话道。

    乔昭心中一动:“庭泉,我想到一个人。”

    喜欢派人监视她家,被她发现好几次还锲而不舍,除了江远朝还能有谁?

    “你想到了谁?”

    “江远朝。”

    听到这个名字,邵明渊神色明显冷了一下。

    他不认为锦鳞卫有监视黎府的必要,如果真的是江远朝,那他只能归为那人的私心。

    乔昭站了起来:“我去找他!”

    邵明渊伸手把她拉住:“别去。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你去找他,他怎么会承认呢?”

    乔昭坐下来,勉强冲邵明渊笑笑:“是我冲动了,或许也不一定是他。”

    “不要紧。”邵明渊抬手抚了抚少女柔嫩面颊,眼中冷光湛湛,“是谁并不是最重要的,对方的目的既然是想通过兰山的手把我的真正身世揭露出来,那就来吧,看到最后是他能达到目的,还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翌日清晨,天是阴的,邵惜渊给靖安侯磕了个头:“父亲,我走了。”

    靖安侯把他扶起来,眼中满是慈爱与不舍:“走吧,走吧,记得多听管家的话,出门在外不比家里,不许调皮捣蛋。”

    能够去向往的书院,又是第一次离开家门,邵惜渊这个年纪的少年无疑是兴奋的,脸上并无多少离别的愁绪,笑嘻嘻道:“父亲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调皮捣蛋呢?等到了七八月份书院放假了,我就回来看您。”

    “好,趁着天色还早赶紧走吧,别赶不上客栈。”靖安侯目不转睛望着幼子,见他脸上全是兴奋与期待,暗暗叹了口气,看向老管家。

    老管家会意,开口道:“侯爷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三公子的。”

    邵惜渊在老管家陪同下上了马车,靖安侯站在原处望了许久才默默返回。

    过了几日,靖安侯世子夫人王氏带了长子东哥儿离开侯府回娘家给父亲贺寿去了,偌大的侯府瞬间冷清下来。

    西姜恭王天天追着三法司不放,要他们交出杀害西姜公主的凶手。

    三法司焦头烂额,案子却没有什么进展,这让他们甚至生出一种冲动,干脆把事情推给冠军侯算了,反正现在外头的人已经认定了西姜公主是冠军侯杀的,而冠军侯底子硬不怕背锅。

    当然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在三法司没有什么头绪的查案中,明康帝出关的日子终于到了。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西姜恭王正准备找大梁天子狠狠告上一状,一件震惊世人的事发生了。

    冠军侯居然是二十年前因勾结叛贼被全家处决的镇远侯遗孤,而他杀害西姜公主的目的就是为了挑起大梁与西姜两国争端,让大梁陷入战乱,好替父报仇。

    明康帝很快就下旨把冠军侯与镇远侯全家打入天牢。

    西姜恭王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懵了,摸着下巴想:大梁天子该不是他们西姜派来的卧底吧?这就把令他们无比忌惮的冠军侯给收拾了?幸福来得这么突然,他真的好难适应!

    嗯,算起来舞姬也快到了,目前看来似乎派不上用场了。西姜恭王满心喜悦叹口气,颇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遗憾。

    靖安侯府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众多锦鳞卫把侯府围得水泄不通。

    “你们放开我!”靖安侯世子邵景渊拼命挣扎开锦鳞卫的控制,冲到靖安侯面前,声嘶力竭问道,“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靖安侯面色平静,紧绷唇角一言不发。

    “父亲,您说话啊!邵明渊为什么成了乱臣贼子的遗孤?他不是您的外室子吗?”

    见靖安侯依然不做声,邵景渊几乎要抓狂,把追过来的锦鳞卫推搡开,大声质问:“父亲,您为什么要收留乱臣贼子的遗孤?您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害死我们全家人?”

    靖安侯闭了闭眼,沉声道:“明渊不是乱臣贼子的遗孤。”

    邵景渊眼睛一亮:“邵明渊就是您的外室子对不对?父亲,那您和他们说啊,什么乱臣贼子和咱们侯府没有关系,他们凭什么抓咱们?”

    一只手搭在邵景渊肩头:“好了,邵世子,有什么话你们父子可以在天牢里慢慢说,现在不要耽误我们办事了。”

    “你走开——”

    邵景渊伸手去推那名锦鳞卫,那名锦鳞卫神色冰冷,照着邵景渊肚子就踹了一脚,冷笑道:“邵世子,我们锦鳞卫可不是侯府的下人,容得你撒野!来人,把他带走!”

    邵景渊被几名锦鳞卫按着挣扎不脱,扭头嘶声喊道:“父亲,您说话啊,您和他们解释啊!”

    靖安侯嘴唇颤了颤,一字一顿道:“镇远侯不是乱臣贼子!”

    邵景渊脸色猛然白了,一脸绝望。

    “带走!”

    冠军侯府大门四开,黑压压站了一群手持绣春刀的锦鳞卫。

    拔出的绣春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令看热闹的人们瞧着胆寒,但这依然阻止不了他们瞧热闹的天性。

    邵明渊面色平静从府中走了出来。

    江远朝站在他面前,淡淡笑道:“侯爷,今日得罪了。”

    邵明渊冷冷目光在江远朝面上转了转,一言不发往前走去。

    江远朝脸上笑意一滞。

    冠军侯这是不屑于与他说话?到了这个时候,他真不知道这人还有什么凭仗能如此淡定。

    “姐夫,姐夫——”府中追出个女童,锦鳞卫欲要阻拦,在江远朝示意下收回手。

    乔晚跑过来,拉住邵明渊衣袖:“姐夫,他们为什么抓你?”

    邵明渊低头摸摸乔晚的头:“晚晚不要担心,乖乖在家里呆着好不好?”

    “姐夫,你会回来吗?”

    “会的。”

    乔晚强打精神露出一个笑容:“姐夫放心,我会乖乖呆在家里,不让你担心。”

    “侯爷,请吧。”江远朝嘴角含笑道。

    他一转身,便看到乔昭站在不远处,不由怔了一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