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53章 不言悔

正文 第653章 不言悔

    说到这里,靖安侯已是老泪纵横。

    他一直坚信说出口的秘密将不再是秘密,所以镇远侯遗孤的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这些年,他愧疚过、郁闷过、后怕过,唯有对救下镇远侯幼子一事从不言悔。

    镇远侯曾是大梁的脊梁,挑起了万里山河,这样的人,他的血脉不能断。

    “兰山把持朝政十数年,靠得绝不只是阿谀奉承,你是外室子的谣言传得沸沸扬扬之后,我左思右想,觉得这事恐怕瞒不住他了,所以把你喊了过来,不能让你再蒙在鼓里。”

    邵明渊垂眸,一言不发。

    他能说什么呢?感谢上天待他不薄,让他摆脱了外室子的屈辱身份?

    可是他全族人的性命又怎么算?

    他效忠的君主,却是残忍杀害他全族人的刽子手,甚至连幼童都不放过。

    邵明渊从没觉得这么茫然过。

    他知道这样的想法大逆不道,可是那股怨气盘旋于胸口,无处宣泄。

    靖安侯明显带出老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已经安排你三弟去河渝白鹿书院读书,那里有我的老部下,一旦家中有什么变故,至少能护着他隐姓埋名度过一生。明渊,为父把这个秘密告诉你,是让你心中有数,若能有个应对就再好不过了。为父无能,除了被动等着兰山的动作,并无好的办法。”

    在京城,武将是永远干不过文臣的。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往前数百年就没有文人起事改朝换代的,是以历来的帝王都会下意识忌惮武将,而更相信文臣。

    他们这些领过兵的一旦回到京城兵权便被收回,犹如老虎入笼,除了看起来吓人其实一点威胁没有,根本比不了那些天子近臣随便碰碰嘴皮子就能决定人生死。

    靖安侯目光深沉看着邵明渊。

    他知道这个孩子不一样,因为得天独厚的领兵才能,哪怕同样是关入笼中的猛虎,龙椅上那位亦不会随便开刀。

    可曾经的镇远侯同样出类拔萃,最终还是难逃鸟尽弓藏的结局。

    “父亲,您……不必担心我……”邵明渊声音低沉,神色莫名,“那大哥他们呢?”

    “他们?”靖安侯眼中闪过痛楚,“你大哥不能走,他一走就会被兰山看出来了。”

    说到这里,靖安侯闭了闭眼睛:“你大哥是世子,这是他该背起的责任,亦是他该承受的惩罚。”

    早在他收留镇远侯幼子的那天起,他就想过无数遍事情暴露之后的结局,但他不后悔。

    如果他后悔了,那些撞死在龙柱上的御史算什么?那些因为求情惹怒了皇上丢了官职甚至性命的大臣算什么?那些掩护镇远侯幼子逃脱后为了守住秘密自刎身亡的义士们算什么?

    镇远侯不惜百死保家国,他们自然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替他保住这一滴血脉。

    邵明渊单膝跪了下来。

    靖安侯忙俯身去扶他:“明渊,你这是干什么?”

    “父亲,请您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靖安侯把邵明渊扶了起来,神色难减忧虑:“明渊,你想干什么?”

    见邵明渊不语,靖安侯吃了一惊:“明渊,你可不要冲动。我知道你手下出众,可你的亲卫统共才数百人,别说京城各卫,单是锦鳞卫都有近万人,一旦与之对峙无异于以卵击石。更何况——“

    靖安侯深深看了邵明渊一眼:“更何况你的父亲是令人敬仰的忠臣良将,你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坏了他的名声。”

    “父亲,您想到哪里去了。您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

    “不会乱来就好。”靖安侯松了口气。

    “不过保险起见,三弟去白鹿书院读书正好。”

    靖安侯强笑着点头:“是啊,明天我就让他出门。”

    说到这里,靖安侯犹豫了一下,问道:“明渊,你打算如何做?”

    邵明渊沉默片刻道:“我会想办法替镇远侯全族沉冤昭雪。”

    “这不可能!”靖安侯脱口而出。

    邵明渊眸光微闪。

    靖安侯叹道:“当初的旨意是皇上执意下的,若是镇远侯能沉冤昭雪,岂不是让皇上承认当年是他错了?”

    以明康帝刚愎的性子,怎么会承认自己错了呢?

    “到了不得不承认的时候,那便只得承认了。”邵明渊眼中冷光闪过,“父亲,我先回去了。”

    “你去忙吧。”

    邵明渊走到外面,正好碰到世子夫人王氏往这边走来,身后跟着拎着食盒的丫鬟。

    “大嫂。”

    “二弟这是要回去了?”

    “是。”

    “留下与侯爷一道用饭吧,这两日侯爷没怎么吃东西,正好这些饭菜足够两个人吃了。”

    “不了,大嫂,我府上还有事。”邵明渊婉拒,“大嫂替我多劝劝父亲吧,保重身体才能谈www.youfa8.com。”

    见邵明渊神色匆忙,王氏没有再劝:“既然二弟有事要忙,那我就不留你了,二弟慢走。”

    到了书房门口,王氏把食盒从丫鬟手里接过来,轻轻敲门:“侯爷,儿媳可以进来么?”

    “进来吧。”

    王氏带着丫鬟走进去,劝道:“侯爷,儿媳听说您食欲不佳,特意吩咐厨房做了醋腌瓜条和乌鸡粥,您多少吃一点吧。”

    “把东西放下吧,我过会儿就吃。”

    王氏犹豫了一下道:“刚刚儿媳碰到二弟,二弟也说呢,您保重身体才能谈www.youfa8.com。”

    “让你费心了。”靖安侯看着王氏年轻的面庞心中轻叹一声,转而问道,“王氏,我记得下个月就是你父亲五十大寿了吧?”

    王氏一怔,随即点头。

    “虽然你娘家离得远了些,亲家老爷的五十大寿还是不该错过的,你这两天就收拾一下回娘家吧。”

    “儿媳原是准备对侯爷说的,就是秋哥儿与小妞妞都太小了些,儿媳担心带着他们两个舟车劳顿会生病,这次只打算带东哥儿去。”

    靖安侯沉默片刻,勉强笑笑:“是啊,他们太小,就留下来吧,你带东哥儿回去就好……”

    说到后面,靖安侯声音暗哑得厉害,王氏心觉诧异,又想不出个所以然,劝了靖安侯几句便离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