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52章 开诚布公

正文 第652章 开诚布公

    “父亲,您找我?”邵惜渊走进书房时,正看到靖安侯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听到声音靖安侯停下来,冲邵惜渊招招手:“惜渊,你过来。”

    邵惜渊走到靖安侯面前,心中莫名有几分不安。

    “惜渊啊,我记得年前你和我提过,打算去白鹿书院读书?”

    白鹿书院在河渝县,虽然和国子监这样的官家学府比不了,胜在气氛宽松,更注重一个人的全面发展,尤其是骑射上最为出名。

    邵惜渊听靖安侯突然提起这个,不由一愣:“是的,父亲。”

    靖安侯伸手拍了拍邵惜渊肩头:“你回去收拾一下,这两天就去吧。”

    “父亲——”邵惜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明明之前他磨了父亲好几次都没答应,怎么忽然就松口了?

    “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回去收拾东西。”

    “父亲,您以前不是说白鹿书院太远,不让我去嘛。”

    靖安侯沉默了一瞬,笑着解释道:“之前你太小,怕你离父母远了调皮捣蛋,现在你也大了,该出去长长见识了。”

    邵惜渊高兴起来:“那我回去收拾东西了。”

    “去吧,去吧,我派老管家陪你去,到时候有拿不定主意的多问问他。”

    “嗳,儿子知道了。”邵惜渊兴冲冲走到门口,突然停下来。

    靖安侯抬抬眉毛。

    “父亲,大哥的事您就别生气了,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靖安侯勉强笑笑:“快去吧,我不生气,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生气也没用的。”

    邵惜渊露出个笑容:“您不生气就好,那儿子走啦。”

    待到邵惜渊离开,书房里安静无声,一片死寂,靖安侯枯坐许久,吩咐人去请邵明渊。

    没过多久邵明渊来到靖安侯府。

    “侯爷,二公子来了。”

    “请他进来。”

    管事把邵明渊领至靖安侯书房,在靖安侯示意下默默退出去并关好了房门。

    随着吱呀声传来,书房门缓缓合拢,屋内光线骤然暗了下来,靖安侯坐在背光处,看不清脸上表情。

    “父亲。”邵明渊规矩见礼。

    看着丰神俊朗的次子,靖安侯眼角一热,哑声道:“明渊来了,过来坐吧。”

    邵明渊走过去,在靖安侯对面坐下来。

    靖安侯仔仔细细打量着次子。

    邵明渊面上不露多余情绪,任由靖安侯打量。

    良久后,光线昏暗的书房内响起一声轻叹:“我儿真的长大了。”

    “父亲——”

    靖安侯摆摆手:“你听我说。”

    邵明渊不再说话,身体前倾摆出认真聆听的姿态。

    “明渊啊,你当了二十年天之骄子,忽然听到自己乃外室子的身份,心里很难受吧?”

    邵明渊沉默片刻道:“人这一生有许多选择,唯有出生不能选择。父亲不必替我担心,我早已想通了。”

    清楚了自己的出身,他才能告诉自己,那些年母亲对他的冷眼,不是因为他不够好。

    靖安侯深深看着邵明渊,眼中水光闪动,低叹道:“是呀,人这一生有许多选择,甚至连死亡的方式都可以选择,唯独不能选择出身,不能选择父母。”

    邵明渊静默无言,心中却纳罕起来。

    父亲在他印象中并不是喜欢感慨的人。父亲是一名武将,有着大多数武将的共同点,不善言谈,简单直白。

    难道说,今天父亲叫他前来,另有深意?

    “父亲,您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靖安侯微微一怔,而后轻叹一声:“明渊,你大哥与你三弟,皆不如你。”

    “父亲这样说,儿子惭愧——”

    靖安侯笑笑,似是下定了决心不再犹豫:“明渊,你无需惭愧,你大哥与三弟不如你并不奇怪,因为你的父亲便是那样出类拔萃的人物,你是他的儿子,当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邵明渊猛然变色:“父亲,您这话何意?”

    话已说出口,靖安侯后面的话反倒顺畅起来:“从你是外室子的谣言传遍了开始,我就知道这事瞒不住了。明渊,你听好,你是镇远侯的遗孤。”

    “镇远侯?”邵明渊喃喃念着这三个字,一种巨大的茫然扑面而来,仿佛巨浪把他淹没,连呼吸都是疼的。

    “对,就是曾经镇守山海关的常胜将军镇远侯。二十一年前,也就是明康五年,兰山借着肃王叛乱的余波参了镇远侯一本,皇上龙颜大怒,下旨诛镇远侯全族……”靖安侯把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娓娓道来,足足讲了近一个时辰才停下来。

    邵明渊已经听呆了,喃喃道:“您是说,我其实是镇远侯的儿子,当年被您与几名义士救了下来,就连大儒乔拙都是因为知道我是镇远侯遗孤,才把孙女许配给我?”

    靖远候重重点头:“不错。当初能救下你,亦离不开乔先生的帮助。明渊,可以说你这条命是许多人拿命换来的,看到你这些年来抗击鞑虏、保家卫国,为父很欣慰。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邵明渊脸色却猛地变了,语气微颤:“父亲,那……那您原本的次子……”

    说到这里,邵明渊已经说不下去。

    他实在不敢想象,倘若父亲真用亲儿子的命换了他的命,他余生该如何偿还。

    靖远候轻轻笑了笑,眼中满是慈爱:“不是你想的那样。那孩子确实天生体弱,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

    邵明渊松了口气,转而心又悬起:“那母亲——”

    靖安侯苦笑一声:“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母亲在先。我们的次子夭折,当时你母亲产后血崩,没看过那孩子几眼,我以为用你悄悄顶了那孩子的身份,既不担心走漏身份,亦可以让你母亲不必承受丧子之痛,是两全其美之事。只可惜我低估了一个母亲的敏锐,她竟早早发现你不是我们的次子。”

    靖安侯闭了闭眼,满目苍凉:“兰山狡诈如狐,早年一直不死心追查你的下落。我甚至连你是私生子的谎言都不敢编造,唯恐走漏半点消息让他瞧出端倪。谁知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你母亲与我挑明后,我只得推说你是外室子并把你母亲送进了佛堂,却没想到最后还是坏在了你大哥手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