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49章 手足

正文 第649章 手足

    靖安侯世子邵景渊慌忙躲避:“父亲,就因为邵明渊外室子的身份曝光,你就要儿子的命不成?”

    “你给我住口!”靖安侯一刀劈了过去。

    “侯爷请手下留情啊。”靖安侯世子夫人王氏抱着几个月大的幼女挡在邵景渊身前。

    小婴儿吓得撕心裂肺哭起来。

    靖安侯急忙收回刀:“王氏,这里没有你的事!”

    王氏泪水涟涟哀求:“侯爷,您教训世子,儿媳原不该多嘴的,但刀剑无眼,世子是儿媳三个孩子的父亲,儿媳不能看着他出事啊……”

    “唉!”靖安侯重重叹一口气,把刀往地上一扔,厉声道,“来人,送世子夫人回房!”

    “侯爷——”

    靖安侯怒瞪邵景渊一眼:“畜生,你但凡有点骨气,就别让你媳妇挡在前面!”

    邵景渊脸上时红时白,对王氏道:“你先回屋吧。”

    “世子——”

    “回去!”邵景渊脸上挂不住,厉声吼道。

    王氏一窒,压下心头怒火抱着孩子掉头走了。

    靖安侯没再把扔到地上的刀捡起来,抬腿踹了邵景渊一脚。

    邵景渊被踹倒在地,发出一声惨叫。

    不远处围着一圈下人,皆不敢劝,悄悄交换的眼神中却流露了对世子的同情。

    侯爷真是太狠心了,难怪夫人气得躲在小祠堂里吃斋念佛呢。

    靖安侯又是一脚踹过去,邵景渊在地上打了个滚,低低呼痛。

    “畜生,放着安生日子不过,你是不是想惹出大乱子来才满意?”

    邵景渊知道躲不过这场打,干脆不躲了,任由靖安侯一脚脚落在身上,咬牙道:“父亲,儿子到底有什么错?”

    “到现在你还死不认错?”

    邵景渊仰起头:“就因为儿子喝多了无意中透露出邵明渊的身份,您就要打死儿子?父亲,我才是世子,他不过是个外室子罢了。为什么您一直这么偏心?”

    “你给我住口!”靖安侯一巴掌扇过去。

    “父亲,您不要打大哥了!”邵惜渊抓住靖安侯手臂。

    靖安侯含怒看了邵惜渊一眼。

    过了一个年,邵惜渊又长高不少,看着已经彻底脱了孩子的稚气,成为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郎了。

    “父亲,大哥虽然有错,但只是无心之失,您就算打死他,二哥的身份还是人尽皆知了啊。”

    靖安侯没理会幼子的话,怒视着邵景渊:“逆子,你是不是笃定了这一点才做出这等算计手足的事来?”

    邵景渊垂眸,语气转冷:“父亲想多了,儿子真的是酒后失言。”

    呵,邵明渊算什么手足?一个外室子,占了他真正二弟的身份,害得原本相敬如宾的父母闹到如此生分的地步,偏偏还要享受世人敬仰,凭什么?

    他就是要他不堪的身份曝光,声名狼藉!

    脚步声传来,仆从们的声音皆有些犹豫:“二公子——”

    靖安侯父子三人猛然看过去,就见邵明渊大步走了过来。

    他今日穿的是一件竹青色直裰,衬得人如朗月清风,让人移不开眼睛。

    仆从们看着邵明渊这样走来,心中竟莫名生出一个念头:二公子的生母定然极美,能把侯爷迷惑住就不奇怪了。

    “父亲。”邵明渊走到靖安侯面前站定,见了礼。

    “明渊,你怎么过来了?”在这种时候面对这个儿子,靖安侯神情尴尬。

    邵明渊面色却平静如水,温声道:“父亲,我想与大哥单独聊聊。”

    靖安侯看了邵景渊一眼,有些迟疑。

    邵明渊笑笑:“父亲放心,我只是与大哥说说话。”

    靖安侯叹口气:“你们聊吧。”

    邵明渊走到邵景渊面前,弯腰伸手去扶他。

    邵景渊挥开邵明渊的手:“我自己可以起来,不麻烦你了。”

    邵明渊直起身,没有吭声。

    邵景渊站了起来,面上挂着无所谓的表情:“去那边亭子里聊吧。”

    二人走进亭中,既没有脱离众人视线,又不必担心说话被人听到。

    邵景渊双手环抱胸前,冷冷道:“邵明渊,我不知道与你有什么可聊的,有话快说。”

    “大哥——”

    邵景渊摆摆手:“何必这么虚伪,这个时候还叫我大哥?”

    邵明渊嘴角逸出一丝苦笑:“即便我是外室子,我依然是父亲的儿子。”

    自小到大,他从没奢望过嫡母与两个兄弟对他有深厚的感情,但这样手足反目的场景亦是不愿见到的。

    “大哥,你当日是和谁喝的酒?”

    邵景渊一怔,随后冷笑:“怎么?你不能把我怎么样,就想对我的朋友出手了?”

    “大哥,我希望咱们能心平气和谈谈。”

    “心平气和?邵明渊,我不妨实话告诉你,只要一想到你顶着我同胞兄弟的名分恶心了我母亲二十多年,我见到你只想让你滚远点,这辈子也不会心平气和与你谈!”

    邵明渊薄唇紧紧抿起,等邵景渊说完,略微弯了弯唇角:“大哥既然不想心平气和谈,那我就直说了。这一次的事情是冲着我来的,而你成了对方利用的一把刀,我若不把幕后之人找出来,这把刀不但会伤了我,还会伤了靖安侯府。”

    邵景渊冷笑:“邵明渊,你不必吓唬我,不就是你见不得人的外室子身份曝光了,大名鼎鼎的冠军侯身上有了污点,你就坐不住了嘛。可惜啊,有些人生来就是低贱,任他再能耐也是没法子改变的事。”

    邵明渊看着邵景渊的目光冷了下来:“大哥,你是靖安侯世子,我以为个人喜恶该放在侯府前程之后——”

    “你不必扯什么侯府前程,难不成世人都知道你是外室子了,就能影响侯府前程?简直是笑话,我看你是担心影响自己前程吧?好了,我没什么和你说的了,你但凡要点脸,以后能不能别来了?”

    邵明渊定定看着邵景渊,轻笑一声:“那好,既然大哥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想知道的总会查出来的。”

    邵明渊离开凉亭,辞别靖安侯向门口走去,邵惜渊跑了过来。

    “二哥,你就走了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