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47章 风雨欲来

正文 第647章 风雨欲来

    邵明渊没有回答兰山的问题,清冷目光落在夜香郎面上:“你再描述一遍看到那两个人的情况。”

    夜香郎不敢直视冠军侯的眼睛,低头道:“小民看到……看到那两个人拖着个东西从杏子胡同出来——”

    “等等。”邵明渊打断他的话,“他们拖着那个东西出来后做了什么?”

    西姜恭王眉头深深拧起。

    什么叫拖着那个东西?那是他们西姜第一勇士!

    被邵明渊乍然打断,夜香郎更紧张了:“就,就把那个东西丢到大街上了啊!”

    “华胜的尸身。”西姜恭王终于忍不住纠正。

    邵明渊牵了牵嘴角,并不理会西姜恭王的插言,继续问道:“他们把那个东西丢到大街上之后呢?”

    “就走了啊。”夜香郎神色茫然。

    冠军侯反复问这些做什么?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里发慌。

    西姜恭王:“……”这些没有礼貌的大梁混蛋!

    “他们把尸体丢下就走了?”邵明渊再次问道。

    夜香郎点头:“对。”

    邵明渊笑笑,看向刑部尚书寇行则:“寇尚书,发现华胜尸体的现场已经检查过了吧?”

    寇行则冲刑部侍郎杨运之略一颔首。

    杨运之开口道:“下官已经带人仔细检查了现场。”

    这种命案调查原本交给手下人就足够了,但此次关乎两国和睦,非同寻常,他是亲自带人去查看的。

    “那么从杏子胡同到发现华胜尸体的西大街上,这一路可有血迹滴落?”

    众人皆是一怔。

    “杨侍郎?”邵明渊喊了一声。

    杨运之擦擦额头:“这个当时并未留意。”

    邵明渊轻笑一声:“案发后西姜公主说华胜因夜探黎府而死,我以为杨侍郎该派人查过了。”

    “下官惭愧,惭愧。”杨运之神色尴尬。

    “还不派人去查!”寇行则沉声道。

    真是一群酒囊饭袋,让他连觉都睡不踏实!

    很快衙役就报来检查结果:“回禀大人,从杏子胡同到西大街并无滴落血迹。”

    “那么西大街发现尸体的地方呢?”邵明渊淡淡问道。

    “那里有一滩血洼,今天虽然刚刚清洗过,但还是洗不掉。”

    邵明渊笑笑:“现在各位大人清楚了吧?夜香郎说看到两个人把华胜的尸体拖到西大街上就走了。倘若华胜是先被杀而后拖到那里,那么这一路怎么会没有滴落血迹呢?事情已经很明显,华胜被拖到西大街上在先,被人割喉在后,夜香郎分明在撒谎!”

    “大胆夜香郎,竟然敢胡乱说话!”寇行则狠狠一拍桌案。

    夜香郎瘫倒在地:“小民不敢乱说,真的不敢乱说啊。当时天色暗,小民看得并不清楚,也许是那两个人把人拖到那里后顺手给了一刀……”

    “侯爷,据我所知,黎府的这位车夫乃是你的亲卫?”大理寺卿突然道。

    言下之意,堂堂冠军侯亲卫,要把人割喉那只是瞬间的事。

    邵明渊忽然笑了:“张寺卿对本侯的事很关注啊?”

    大理寺卿笑笑:“偶然听人提到而已。”

    邵明渊忽然神色冷厉起来:“张寺卿说得不错,黎府的这位车夫确实是本侯的亲卫,而这更加证明这位夜香郎在撒谎。”

    “侯爷此话怎讲?”众人不解其意。

    邵明渊轻笑一声:“倘若真是我的亲卫杀的人而被这位夜香郎看到,他焉有活命之理?诸位该不会以为本侯的亲卫是酒囊饭袋,夜香郎推着一车粪躲在不远处而不会被发现吧?”

    众人被问得哑口无言。

    对呀,就夜香郎干活时的那气味,别说冠军侯的亲卫了,就是个傻子都能发现啊。

    邵明渊剑眉轻扬,睇了西姜恭王一眼:“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西姜恭王下意识问道。

    “退一万步讲,即便西姜勇士真是我的亲卫所杀,那与西姜公主的死有何关系?”邵明渊一字一顿问道。

    乔昭一直站在邵明渊身畔,听他说完不由抿唇浅笑。

    她原本打算开口的,现在看来是乱担心了。

    没想到邵明渊还是个能言善辩之人。

    仿佛猜到乔昭此刻在心里表扬他,邵明渊悄悄握了一下她的手又快速放开,脸上笑意更深。

    “如果各位大人想知道真相,不如好好审问一下这位夜香郎,看他站出来作伪证陷害本侯是受何人指使。”

    “来人,把夜香郎带下去严加审问!”寇行则厉声道。

    “兰阁老,倘若没有别的事,本侯就先走了。”

    兰山面沉似水看着邵明渊,最终缓缓点头:“侯爷请便。”

    “兰首辅——”西姜恭王满心不甘喊了一声。

    兰山道:“王爷,这个证人的证词确实漏洞百出,可以等严加审问之后再说,且就算最后证实是黎府的车夫杀了贵国勇士,公主遇害之事还要深入调查。”

    这位西姜恭王真是天真,就算黎府车夫杀了西姜勇士,别说留下冠军侯了,就连人家车夫都留不下啊。

    夜闯民宅,打死顶多就是赔钱了事,涉及外宾虽然麻烦些,但也不可能蹲大牢。

    听兰山都这么说了,西姜恭王只得点了点头。

    邵明渊离开前提醒道:“事关两国和睦,西姜公主遇害一案各位大人最好叮嘱下属严加保密。”

    “这是自然。”众人纷纷道。

    不料这话才说了没多久,西姜公主惨死鸿胪客馆一事就好像插上翅膀一样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外面怎么说?”黎府隔壁宅子的书房内,邵明渊揉了揉眉心。

    “回禀将军,外面说您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替黎姑娘出气杀了西姜公主。”

    邵明渊垂眸喝了一口茶。

    “将军,卑职留意了一下,那些百姓倒是拍手称快,没有人说您不好的。”

    邵明渊没有接话,吩咐道:“去看看黎姑娘来了没?”

    话音才落,少女轻柔声音传来:“庭泉,外面的情况我都听说了。”

    邵明渊迎过去,拉着乔昭的手返回室内坐下,屏退了亲卫。

    “昭昭,这次的事情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幕后之人定然还有后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