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46章 人证

正文 第646章 人证

    古道长亭,春风微寒。

    杨厚承眼角微红,摆了摆手:“行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们就别送了。再耽误下去万一我祖母知道了,我可就走不了了。”

    朱彦拍了拍杨厚承肩头:“保重。”

    杨厚承嘿嘿笑了:“放心,我肯定得保重自己,我还想多杀几个倭寇呢。”

    “你别缺胳膊少腿的回来就好。”池灿凉凉道。

    杨厚承抬手捶池灿一拳:“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说好听的有何用?你把我送的袖弩收好了,总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知道了。”

    邵明渊问道:“重山,我跟你说的在战场上该注意的事情,记下了吗?”

    “记着呢。哎呀,你们就别啰嗦了,我保证一根头发不少的回来,走了啊。”杨厚承挥挥手,转身匆匆上马。

    随着他轻夹马腹,马儿开始跑起来,直到跑出老远才停下来,马背上的人转头用力摇摇手,在马蹄声中渐渐远去。

    邵明渊等人依然站在长亭外不动,直到再也看不到杨厚承的身影才收回视线。

    几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远处尘土飞扬,马蹄声急。

    “庭泉,那好像是你的亲卫和衙门官差。”朱彦遥望着来人提醒道。

    池灿皱眉:“看到那些官差就觉得没好事。庭泉,西姜勇士的死,他们还揪着你不放?”

    “可能有了新变故。”邵明渊蹙眉道。

    他在刑部衙门里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除非案情有了重大进展且与他密不可分,不然三法司长官没必要派人急匆匆来寻他。

    三五个来人很快到了近前,急急勒住缰绳,翻身下马。

    “将军——”前来的亲卫刚要禀报,邵明渊抬了抬手,看向领头官差。

    “侯爷,大人们请您去一趟刑部衙门,两位王爷都在那里等着您。”

    “发生了何事?”邵明渊沉声问。

    领头官差抬眼看了邵明渊一眼,回道:“西姜公主遇害了!”

    邵明渊神情微讶,看向乔昭,温声道:“我去一趟刑部衙门,让拾曦他们送你先回府。”

    乔昭摇头:“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邵明渊犹豫了一下。

    “庭泉——”乔昭喊了一声。

    某人立刻点头:“那好,一起去。拾曦,子哲,你们就先回去吧。”

    池灿瞥官差一眼,淡淡道:“还回什么,一块去吧。”

    众人一起赶到刑部衙门。

    沐王视线落在乔昭身上:“黎姑娘也来了?”

    众臣:“……”现在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吗?

    他们的大梁朝可怎么办哟,两位皇子貌似都不是很靠谱的样子。不过——好歹两位皇子将来无论哪位继承大统,至少会上朝吧?

    嗯,应该会上朝。众臣不确定地想。

    “冠军侯!”西姜恭王站起来,目光通红盯着邵明渊。

    邵明渊微一点头:“王爷节哀。”

    “你杀了我王妹,现在还要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难道说你一个侯爷就能无法无天吗?”西姜恭王掉头看向兰山,“兰首辅,贵国天子闭关,此事还请你替小王主持一个公道!”

    西姜公主之死关系重大,寇行则几人商议过后报给了内阁,首辅兰山与次辅许明达皆赶了过来,六部九卿亦来了数位。

    “王爷放心,此事我们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兰山安抚西姜恭王几句,面无表情看向邵明渊,“侯爷,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们都知道了,我作为当朝首辅,得陛下委以重任,对此事不得不过问一二,还望侯爷能配合调查。”

    “本侯还是那句话,拿证据说话。”

    “证据?”兰山目光一闪,看向刑部尚书寇行则,“邢尚书,不是有人证嘛。“

    人证?

    邵明渊扬眉。

    事情还真是有意思了,先不说西姜公主的死与他完全没有关系,就是那个西姜勇士大半夜被晨光打了一顿,能有谁看到呢?

    这个人证,来得真蹊跷。

    很快人证就被带上来,是位二十出头的青年。

    年轻人一进来就扑通跪下来磕头。

    “说一说你昨天夜里看到的事。”兰山淡淡道。

    年轻人战战兢兢抬了一下头又飞快低下来:“小民是个夜香郎,昨天半夜出来挨家挨户收夜香,走到西大街时忽然发现有两个人从杏子胡同拖着什么东西出来。小民当时有些怕,忙隐在了一边的巷子里,等那两个人走远了才过去看,谁知——”

    说到这里,夜香郎浑身一颤,语气中难掩恐惧:“谁知竟发现那原来是一个人!”

    “当时你看到那人是什么样子,是死是活?”刑部侍郎杨运之问道。

    这人是不久前来衙门口击鼓报的案,他听了这人的话就知道冠军侯要有麻烦了。

    “那人——”夜香郎飞快看了邵明渊一眼,白着脸说不下去了。

    “说!”兰山不耐烦喝了一声。

    夜香郎缩了缩肩,鼓起勇气道:“那人死了啊,脖子上好大一个口子,汩汩往外冒血呢!”

    “你有没有看清那两个人的样子?”刑部侍郎杨运之问道。

    “昨夜有月光,小民躲在一旁虽然看得不是特别清晰,但因为其中一人是面熟的,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个人是谁?”

    “是——”夜香郎又向邵明渊望去。

    邵明渊神色平静,令人瞧不出端倪。

    “再吞吞吐吐的,拉下去打板子!”刑部侍郎杨运之不耐烦道。

    “是黎修撰府上的那个年轻车夫!”

    这话一出,众人俱都看向邵明渊。

    “冠军侯,你还有什么话说?”西姜恭王厉声问道。

    邵明渊定定看了夜香郎一眼,神色淡漠:“那就叫人来问问吧。”

    没过多久晨光赶了过来,听完事情原委险些气歪了鼻子,指着夜香郎道:“你说瞧见我杀人了?”

    夜香郎吓得连连后退。

    兰山轻咳一声道:“侯爷,人证已经站出来了,依我看这个车夫就由三法司好好审问吧。”

    邵明渊剑眉轻扬:“审问可以,不过这个人证——”

    他说着轻瞥夜香郎一眼,语气淡淡道:“我认为他在撒谎。”

    夜香郎浑身颤了一下。

    “呃,侯爷这样说,不知有何凭证?”兰山缓缓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