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44章 薄命

正文 第644章 薄命

    邵明渊示意晨光留在门口,抬脚走了进去。

    众官员迎过来:“侯爷。”

    邵明渊向众人打了招呼,问道:“听闻本侯的泰山大人被请到衙门来问案,不知进展如何?”

    进展?

    众官员面面相觑。

    哪有什么进展,只听你岳父气人玩呢。

    “侯爷,你来了便好,小王——”

    邵明渊扫西姜恭王一眼,声音冷如寒冰:“听说昨夜你们派人潜入本侯岳丈的府邸,想要夜探我的未婚妻?”

    西姜恭王身形偏瘦,正是西姜最受欢迎的文弱美男,骑马射箭不过是贵族撑门面的消遣,哪里有什么真功夫,此刻在邵明渊的凛冽气势之下顿觉压力骤增,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文人与武将的不同。

    对方犹如一匹孤狼,远远望去以为是无害的大狗,当露出凶相就让人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邵明渊收回视线,看向大梁众官员:“诸位大人要是没有什么要问的,我就带泰山大人回去了。真要说起来,我泰山大人一家才是苦主。西姜勇士的死与我岳丈一家没有丝毫关系,各位以后尽量不要请我泰山大人过来喝茶。”

    “就是,我还要上衙呢,被你们耽误这么多时间被上峰追究扣月俸的话算谁的?”黎光文不满道。

    众官员暗暗翻了个白眼。

    就你那一个月几石米,哪个长官这么黑心啊。

    “等等!”见邵明渊真要走,西姜公主喊了一声。

    邵明渊脚步一顿,没有转身。

    西姜公主见状干脆走到邵明渊面前,微微挺直了背脊:“侯爷就这么走了?”

    王兄竟然会忌惮冠军侯到不敢说话,她可不会。

    邵明渊剑眉蹙起。

    “黎修撰说家中没有护卫,人不可能是他们府上杀的,那么侯爷呢?有没有派人保护你的未婚妻?”

    邵明渊薄唇紧绷看向西姜公主:“本侯有没有派人保护我的未婚妻,这个应该无须向任何人汇报吧?”

    他说完不再看西姜公主,环视众人一眼:“本侯还是那句话,拿证据说话。”

    “你——”西姜公主咬唇,却无话可说。

    她真没有想到大梁官员对冠军侯如此忌惮,在冠军侯的质问下竟然连个大话都不敢说。

    邵明渊神色略缓,冲黎光文伸手:“泰山大人请。小婿来晚了,您没受什么委屈吧?”

    留在厅内的众人:“……”冠军侯你能不能关心一下真正受委屈的人啊,比如他们这些一晚上没睡的。

    “王爷,公主,不如你们先回去歇着,我们这边查到什么线索会立刻通知你们的。”刑部尚书寇行则道。

    邵明渊一走,西姜恭王那种铺天盖地的窒息感才算消散,苍白着脸道:“王妹,咱们先回去吧。”

    “王兄——”

    “回去再说。”西姜恭王轻轻拍了西姜公主一下。

    等回到住处,西姜公主忍不住嗔道:“王兄,你是怎么了?冠军侯来了为何一句话都不说?”

    西姜恭王一屁股坐到太师椅上,靠着椅背长出一口气。

    “王兄,你不舒服?”西姜公主伸手落在西姜恭王额头,触手一片湿冷。

    西姜恭王掏出手帕擦拭了一下额头,沉声道:“那个冠军侯有点邪门。”

    “邪门?”

    西姜恭王坐直了看着西姜公主:“王妹,冠军侯进来开口后,你有没有觉出异样?”

    西姜公主不解其意,思索了一下摇头:“异样倒没有,就觉得他好强势霸道。咱们西姜只是人少地小,可论国力现在不比风雨飘摇的大梁差多少。这次死的是咱们西姜人,大梁那些重臣都很重视,可冠军侯却如此冷漠,甚至连解释都没有就这么走了。”

    说到这,西姜公主倒了杯热茶递过去,纳闷问道:“王兄,你说冠军侯邪门是什么意思?”

    西姜恭王喝了几口热茶,脸色缓解许多:“他看着我说话时,我就仿佛被狼盯上一样,根本说不出话来。”

    “王兄,你不要想着掳走冠军侯的未婚妻了。要我说,那就是多此一举,反倒容易打草惊蛇。”西姜公主一想到西姜恭王原本的打算就很反感,趁机劝道,“等你的舞姬过来,直接让她假扮冠军侯的未婚妻趁机杀了冠军侯就好。只要冠军侯一死,大梁的天就塌了一半。”

    这个时候西姜恭王也没有什么旖旎心思了,点头道:“王妹说得对,冠军侯必须死!”

    那样一个人,只要活着一天,他们西姜就动弹不得。

    西姜公主嫣然一笑:“其实华胜死了也不是坏事。原本咱们该要回去的,想要拖到舞姬过来还要想个好借口。现在就不用了,杀死华胜的凶手一天不揪出来咱们就可以理直气壮留在大梁。”

    西姜恭王叹口气:“就是可惜了华胜。”

    西姜公主冷笑:“王兄怎么妇人之仁?华胜身手再好,在冠军侯手下三招都走不过,要来何用?在我看来,他还不如你府上舞姬有价值。再者说,能替西姜捐躯,华胜定然是愿意的。”

    “嗯,我想沐浴一番,王妹也去歇歇吧。”被邵明渊吓出一身冷汗,西姜恭王觉得浑身湿漉漉难受。

    “那王兄忙吧,昨夜我没睡好,先回房躺躺,要是有事情你就派人叫我。”

    西姜公主回到房中,换好衣裳把侍女们都打发了出去,侧躺在床榻上闭目小憩。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西姜公主皱眉斥道:“不是说了都出去么!”

    她一直睡眠不是很好,太医曾说她思虑重,放宽心才能好转,可从小养成的性子哪是她想就能改掉的,平日里想要休息时最怕的就是人打扰。

    脚步声依然没有停,轻缓从容。

    “怎么回事?”西姜公主坐了起来,沉着脸转身,一双美眸蓦地瞪大了。

    没等西姜公主发出声音,来人便死死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落在那天鹅般优雅白皙的脖颈上,猛然收力。

    “呜呜呜——”西姜公主用尽全力挣扎反抗,那只手却好像大山般纹丝不动。

    很快西姜公主便不再动弹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