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43章 失策

正文 第643章 失策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王妹派华胜夜探黎府,结果华胜惨死街头,难不成华胜还是自杀的?”西姜恭王接过话头。

    “自杀?”刑部尚书寇行则认真琢磨起来。

    西姜人脸皮这么厚,这种可能好像不是很大呀,不过真能以自杀定论就省心多了。

    西姜恭王气得嘴角一抽。

    他刚刚不过小小讽刺一下,这老家伙居然琢磨起来了。

    “不管怎么说,华胜的死与黎府定然脱不开关系,小王希望寇尚书立刻派人把黎府的人带来问话。”

    左都御史开口道:“王爷,贵国勇士夜探姑娘家住处,这不合适吧?”

    他要是黎修撰或者冠军侯,大半夜见到这么一个人也得乱棍打死再说。

    “即便不合适,难道就可以滥用私刑吗?”西姜公主抬袖拭泪,“是我害了华胜,我只是吩咐他进去瞧一眼黎姑娘可有秉烛夜读,一解心中疑惑,谁知竟害他丢了性命。”

    西姜公主泪眼朦胧质问左都御史:“难道说在大梁就是这般草菅人命的?华胜即便有错,也罪不至死呀。倘若这事真的与黎府有关,我们有错在先,没想着什么杀人偿命,但黎府至少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这——”几人听了西姜公主的话面面相觑。

    夜闯别人宅邸被主人家发现杀死,这种事情不是没有,一般都是民不举官不究,但要真有苦主报案,那确实是要问案的,何况还涉及到他国。

    “那就先请黎修撰过来问问情况吧。”寇行则撩了撩眼皮,“几位先坐着,我去交代一下杨侍郎。”

    寇行则踱步出去,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吁了口气。

    “大人找我?”刑部侍郎杨运之匆匆赶来。

    “这事和黎修撰家扯上关系了。”寇行则把情况说了一遍,交代道,“你再派个人去一趟冠军侯府,把目前咱们掌握的情况对冠军侯说明白了,请他来刑部衙门一趟。”

    “大人放心,下官这就交代下去。”

    晨辉倾洒进西大街的杏子胡同,拉开了一天的序幕。

    杏子胡同口的油条摊前已经围满了人,人们一手提着用油纸包好的油条,一手提着现打的豆浆,口沫横飞说着昨夜发生的凶案。

    晨光起了个大早,跟乔昭告了假准备去一趟冠军侯府把昨夜的事禀告一番,才走到胡同口听到那些议论就愣住了。

    什么?那个三寸钉死了?这不可能,他跟了将军这么久要是下手连这点分寸都没有就不用混了。

    啥?还是被割喉死的?

    听到这话,晨光脸色就严肃了。

    割喉,寻常百姓可没有这样的手段。

    他装作若无其事往前走,路过油条摊时停下买了一份豆浆油条,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把情况听了个七七八八,离开杏子胡同后撒丫子就跑。

    “你说昨夜西姜勇士准备翻墙,你们把人打昏了扔到大街上,现在那人遭割喉而死?”

    “是,卑职想着他是西姜人,杀了的话那个西姜王爷定然要瞎叫唤的,就只是狠狠收拾了一顿,哪成想他竟死了呢。”晨光发愁抓了抓头发,“将军,卑职是不是给您惹祸了?”

    邵明渊淡淡看晨光一眼,眼底结了薄薄的寒冰:“下次再有夜闯黎府的直接弄死,你一个亲卫操这么多闲心干什么?”

    属下负责杀人,他负责善后,这样配合一点毛病都没有,晨光这小子真是欠收拾了。

    一想到有男人大半夜欲潜入黎府打乔昭的主意,邵明渊就杀心高涨,转而想到把西姜勇士割喉的人,顿觉恼火。

    如果他没有猜错,真正的凶手目标不是昭昭,而是他。

    这黄雀在后的一手,是想把他拉进这趟浑水的。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让他与西姜使节对立起来?那对方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

    邵明渊默默思索着,听到亲卫禀报说刑部衙门来人了,带着晨光往刑部赶去。

    邵明渊走到厅门口,正听到黎光文怒喝道:“什么,你一个西姜公主竟然派个大男人夜闯我女儿香闺?邢尚书,这还用得着问我嘛,把主使者赶出咱大梁不就得了。”

    三法司的这些长官们都是吃闲饭的吗?光拿俸禄不干正事。

    寇行则对黎光文的心情就有些微妙了。

    原本冠军侯是他外孙女婿,结果现在冠军侯与黎棒槌的闺女定了亲,他还不得不给这棒槌几分颜面,这滋味可真不爽。

    寇行则不想说话,大理寺卿只得解释道:“黎修撰,重点不在这里,那个夜探黎府的西姜勇士死了。”

    “死了?”黎光文缓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个清风朗月般的微笑,“刚刚一听说有人夜闯我们家就光顾生气了,没听清后面。既然人死了,那我就不追究死人的责任了。”

    大理寺卿几人嘴唇翕动,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西姜恭王冷笑一声:“黎修撰,我们的人就这么死了,贵府总该给个交代吧。”

    “交代?”黎光文不解睁大了眼睛,“又不是我让他大半夜偷鸡摸狗的,我能给什么交代?”

    “你——”西姜恭王头一次见到这一款的官员,被噎得一愣一愣的。

    “可你们黎府杀了人,难道就想这么算了吗?”西姜公主插言道。

    黎光文这才看了西姜公主一眼,皱眉道:“证据呢?你们派人来我们家偷鸡摸狗,人就是我们府上杀的?说不定是哪个大侠看不得这种宵小行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

    不等西姜公主反驳,黎光文又扯了扯嘴角:“再者说,你们不说那人是什么西姜第一勇士嘛,你们西姜的第一勇士就这样不济,能让我一个文官府上的家丁杀了?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家穷,总共只有三五个家丁,还包括一个老门房。”

    大梁众官员:“……”干得漂亮!

    西姜使节:“……”失策了,直接找冠军侯就好了,赶紧把这家伙弄走吧。

    门外邵明渊听了岳父大人的一番高谈阔论险些笑了,抬脚走了进去。

    门口官吏喊道:“冠军侯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