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33章 自在

正文 第633章 自在

    乔昭对瑶琴的一番解释,让贵女们听得心潮澎湃,待她发出这一声问,立刻有不少贵女纷纷表示愿意借琴。

    这时许惊鸿站了起来:“我带了琴来,黎姑娘用我的吧。”

    她说完冲婢女示意,婢女把瑶琴抱来。

    许惊鸿伸手接过,亲自抱着琴向乔昭走去。

    熟悉许惊鸿的人面露惊色。

    许姑娘视琴如命,常用的琴除了指定的丫鬟连同府姐妹都不许碰一下,现在居然愿意借给黎三姑娘用。

    不过转念一想,在这样的时候,对于她们大梁贵女来说,心爱之物怎及荣辱之战重要。

    只要有所需,她们任何一人定会鼎力相助。

    许惊鸿走到乔昭面前,郑重把瑶琴递过去:“黎姑娘,请你加油。”

    乔昭接过,沉声道:“定不负许姑娘所托。”

    她把琴置于案上,素手轻调,悠扬清冽的琴音响起,不由看向许惊鸿:“琴音如雪夜敲冰,霜天击磬,可是名琴冰清?”

    许惊鸿微怔,随后点头,冷如霜雪的面上竟带了一丝笑意:“正是。”

    到现在,她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她相信黎姑娘对琴道的造诣不在她之下。

    许惊鸿退出场内,乔昭看向西姜公主:“不知公主想如何比试?”

    西姜公主早已恨不得开始比试。

    刚刚己方气势被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实在令人气闷。

    离开西姜前,大王兄就对她与王兄交代,此次前来大梁,进贡是假,打探大梁虚实是真。

    而想要探出一个国家的国力如何,最直接的便是挑战他们的尊严,看其底线在哪里。倘若大梁人不断后退,忍气吞声,足以说明大梁在北齐与倭国双方夹击之下已经国力空虚,摇摇欲坠,那他们西姜就等到了渔翁得利的时机。

    明明两国文化相同,风俗相近,凭什么他们西姜就要蜗居在西边那样小的贫瘠之地,大梁却占据了广袤沃土?

    大王兄与父王不同。父王老病,早已没了雄心壮志,大王兄却是志在高远的雄鹰。

    只要大王兄想要占领大梁,身为西姜公主,她定会全力以赴相助。

    西姜公主又哪里及得上大梁公主逍遥呢?

    她忘不了第一次见到王嫂用早膳,琳琅满目的吃食她闻所未闻,比年夜饭还要丰盛。

    王嫂夹了她多看了几眼的小食给她,告诉她那是鸳鸯水晶卷,那时她就下了决心:她要当这天下最尊贵的公主,以后再不会有人指着东西告诉她这是什么!

    西姜公主挺直了身子,冲乔昭微微一笑:“我初学瑶琴时,师父便对我说,琴为心声,所以技法不是最重要的,能触动人心才最重要。我们就随性各弹一曲,谁能调动起在场之人的情绪,那么便算赢了。黎姑娘觉得如何?”

    琴艺师父的原话是说:公主手指丰腴短小,从技巧上恐难攀到顶峰,但公主冰雪聪慧,或可以情入琴道。

    她当时听了险些没气死。

    居然说她手短!

    她一怒之下换了两个师父,还是给出了同样的建议,她便明白天赋如此,再难强求。从此之后她专注于以情动人,苦练十余年终于大成。

    她弹奏的琴曲,能令听者落泪,闻者伤心。

    “既然公主想以情动人,那我愿意奉陪。”

    “好,那就由本公主开始了。”这一次她再没客气,在琴桌旁坐了下来。

    既然是以情动人,先弹奏的就占据了优势。当她的琴音让在场之人感到哀愁时,对方若是同样弹出哀曲便落了下乘,若是弹奏www.youfa8.com,听众的情绪转变又岂是那么容易?

    琴音响起,仿佛秋雨淅淅沥沥下起,随着琴音转急,众人仿佛看到渐渐变黄的芭蕉叶被秋雨打得轻颤着,慢慢地那芭蕉叶子就由艳黄变成了焦黑色,彻底枯萎。

    琴音转入低婉哀怨,养在深闺的女子推开窗,呆呆看着枯萎的芭蕉叶,从傍晚看到了天明。

    琴音忽然转为轻快。

    女子笑中带泪,想到了与情郎年少时的美好时光。

    那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悄悄勾着手约定了白首之盟。

    随着琴音变色,展现在众人眼前的画面又有了变化。

    少时欢笑不再,情郎另娶新妇,独留她对景伤情……

    有贵女悄悄拭泪,懊恼对身边好友道:“我,我不想哭的,谁知竟忍不住了。”

    好友同样忧心:“我听了这琴音亦觉心事重重,仿佛所有不开心的事都想了起来,不知黎三姑娘可怎么比得过。”

    二人正说着,忽然铮铮琴声响起,好似高远天边金乌骤然升起,拨开乌云细雨,光芒洒满大地。

    这光来得太突然,太刺眼,竟令在座之人忍不住伸手遮目,以免被这艳阳晃了眼。

    很快琴音变得旷远悠然,众人抬头看到了蓝天流云,这才恍悟这不是悲戚的深秋。

    初秋将至,天高地阔。

    倚窗哀泣的女子抬头看天中流云变化,潇洒无边,低头看瓶中水平稳无波,恬静自在。

    琴音交错,那高山流水、水光云影仿佛在她面前一掠而过,盛载了万千山水的心再容不下深闺幽怨。

    琴声渐渐变得低缓悠远,缥缈入无,女子仿佛忘了自己的存在。

    她就是这瓶中水,天上云。

    云在天边水在瓶,云之潇洒,水之恬静,不在它们的形态,而在她的心境。

    心无尘埃,方得自在。

    琴音渐渐止了,可是那旷远宁和的琴音依然回荡在众人耳畔,先前的幽怨不平之气早已被这天籁般的琴音抚平,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祥和喜乐的微笑。

    可是不和谐的琴声幽幽响起,众人轻皱着眉望过去。

    “公主是在弹第二曲吗?”沐王妃问道。

    西姜公主手指一顿,琴音顿止,脸色苍白得厉害。

    她哪里是在弹奏第二曲,刚刚对方琴音响起,直接把她的琴声压了下去,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停止过弹奏,可是看众人反应便可知晓,这些人后来根本没有再听到过她的琴声。

    她输得彻底!

    乔昭明眸微转,含笑看着西姜公主。

    西姜公主从琴桌旁站起来,艰难道:“这一场,你赢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