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30章 去请黎三姑娘

正文 第630章 去请黎三姑娘

    “既然这样,王妃——”

    肖婉玲扬声打断西姜公主的话:“不,我还没有投完。”

    场外一片寂静,场中少女努力挺直脊背。

    就算结果已定,她也不能半途而废。

    “继续吧。”沐王妃温声道。

    这小姑娘不错,可惜遇到的是千里无一的投壶高手,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好了,她即便想责怪也无从开口。

    肖婉玲咬着牙把最后一只矢投了出去。

    中了!

    贵女们忍不住低呼一声,随后是令人压抑的沉默。

    要是第七只矢也中了就好了,太可惜了。

    肖婉玲盯着投出去的最后一只矢,泪花在眼中打转。

    她真的已经尽力了,八投七中,这是她以前玩“横耳”时从未有过的战绩。

    西姜公主弯唇一笑:“我们侥幸赢了一局,多谢承让了。”

    “公主太谦虚了,比试凭的是本事,哪有承让一说。”

    西姜公主端起酒壶亲手替沐王妃斟满一杯酒,状似天真道:“看来王妃酒量很好呢。”

    沐王妃笑得勉强,举杯一饮而尽。

    一人输了,己方所有人都要罚酒,各府夫人与贵女们默默举杯,只觉今日的酒格外苦涩。

    “那就进行第三局吧。”沐王妃把喝空的酒杯放在酒桌上,淡淡道。

    投壶第三局胜负看来不用再想了,她就不信琴棋书画这些技艺大梁贵女们会赢不过西姜贵女,现在丢的面子稍后一定要赢回来!

    这一次轮到肖婉玲抽签,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过了紧张阶段,只剩下麻木了,把手深入陶罐抓出一个纸团递给侍女,侍女打开纸团后一脸诧异,连声音都变了调子:“盲投。”

    所谓盲投,就是投壶者背对壶投矢,是所有投壶名目中最难的玩法。

    肖婉玲只剩下苦笑。

    她这运气真是逆天了,居然抽到了盲投。

    “肖姑娘先请。”西姜郡主依然面色平静。

    肖婉玲背转过身去,捏着箭矢好一会儿才扬手投了出去。

    叮当一声清脆响声传来,紧跟着是大梁贵女们遗憾的叹息声。

    不必说,这一只矢落到了外面。

    西姜郡主见此弯了弯唇角,背对着壶把矢反投出去。

    “中了!”场外人发出惊叹声。

    肖婉玲咬咬唇,抽出第二只矢。

    西姜郡主忽然出声:“肖姑娘不用再投了。”

    此话一出,包括肖婉玲在内的大梁贵女们皆是一愣。

    西姜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西姜郡主笑笑:“肖姑娘既然第一只矢没有投中,就不必浪费时间了。”

    这样一说众人便听明白了,看向西姜郡主的眼神带上了怒火。

    西姜郡主这样未免太看不起人。

    “英娜,快些投吧。”西姜公主笑吟吟道。

    西姜郡主点点头,把手中矢接二连三投了出去,到最后一只矢投完,八投八中。

    “我输了。”良久后,肖婉玲苍白着脸冲西姜郡主一揖,默默走下场去。

    “开始第二场比试吧。”沐王妃不愿意让这种憋屈的感觉蔓延下去,直接饮了一杯酒道。

    西姜公主美目一转:“宴席总有散的时候,咱们的比试总不能一直进行下去。王妃看这样如何,咱们就采取五局三胜制吧,三局两胜的话比试的名目太少,不太合适。”

    到了这个时候,沐王妃已经不能反驳。

    三局两胜对大梁太不利了,大梁已经输了一场,要是再输第二场,那就直接完了。

    无论怎么看,五局三胜都是最好的选择。

    西姜公主料定沐王妃不会反对,心中得意一笑:只赢两场就定出输赢太无趣,五局三胜才能让这些大梁人输得心服口服。

    “这一次请王妃抽签吧。”

    沐王妃勉强挂着淡定的笑,晃动签筒。

    一支花签掉落出来,上面写着一个“舞”字。

    沐王妃面色微变。

    大梁虽没有视歌舞为贱,但贵女们讲究静若处子,从小苦练跳舞的寥寥无几。

    要说起来,大梁最出名的舞姬非九公主的母妃丽嫔莫属,偏偏九公主忌讳丽嫔出身,明明有绝美的样貌与身段,却半点不碰歌舞。

    她总不能把丽嫔请来和西姜贵女比试吧,那回头就该被皇帝公公打死了。

    沐王妃心中发苦,大梁贵女们同样不好受,许多人忍不住在心中埋怨:王妃这手气也太差了,怎么就偏偏抽到跳舞呢!

    舞蹈比试如投壶一样共比三局。

    第一局抽签决定跳什么舞,名目从剑舞、胡旋舞、鼓上舞等舞蹈中抽取,双方跳一样的舞蹈,出众者获胜。

    第二局同样是抽签,却与第一局不同,把写有春花秋月、蝴蝶流萤这类的纸团放入罐中,倘若抽中蝴蝶,那么双方推出的人所跳舞蹈必须与蝴蝶有关系。

    第三局则由双方跳自己最擅长的舞蹈,出众者胜。

    很快第二场比试就开始了,兰惜浓等人却已无心再看。

    “有心算无心,咱们这一场赢不了。”苏洛衣直言道。

    并不是说大梁就没有跳舞出众的姑娘,而是那些姑娘不在这场宴会上,西姜却定然把跳舞最出众的女孩子带了过来。

    一边是精心排练过,一边是毫无准备参加了宴会,试问大梁贵女如何能胜过呢?

    几位姑娘兰心蕙质,早已把这其中曲折想个通透。

    正是因为想透了,她们才越发明白,抛开第二场不谈,后面三场每一场都会是恶战。

    琴棋书画,这些她们笃定不会输的名目,真的就万无一失吗?

    朱颜涩声开口:“倘若……这一场再输了,后面我们只能赢,不能输。”

    在先失两场的情况下需要连赢三场,她们办得到吗?

    “琴棋书画,谁输了谁就退出馥山社。”兰惜浓一字一顿道。

    苏洛衣淡淡看她一眼,叹道:“请黎姑娘来吧。”

    “黎姑娘?”兰惜浓蹙眉。

    这个名字并不是陌生,而是太熟悉了,三天两头成为八卦的主角,她听得耳朵都起了茧。

    “黎姑娘棋艺比我高,不止一筹。”苏洛衣坦然道。

    朱颜立刻跟着道:“黎姑娘书法比我好。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多少年来因书法得了疏影庵师太召见的,黎姑娘还是头一个。”

    “我没意见。”许惊鸿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兰惜浓扯了扯嘴角:“那还等什么,去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