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26章 抓狂的睿王

正文 第626章 抓狂的睿王

    睿王看着身畔仅着了葱绿肚兜的娇羞女子,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

    “王爷——”黎皎羞涩喊了一声,垂头不语。

    睿王猛然抓住黎皎手腕:“本王问你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黎皎骇白了脸,不解看着睿王:“王爷,您不记得了吗?那时您……”

    睿王脑子里终于有了印象,却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一把掀开了盖在二人身上的锦被。

    锦被底下白花花的身体晃得他眼晕。

    “王爷,您怎么了?”黎皎觉得睿王反应有些不对劲,柔声问道。

    从那两个仆妇的议论中,她知道睿王为了调理身体服用了清心寡欲的药物,但真的发生了这种事为何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就算调理身体,也没必要一直不近女色啊。

    睿王回神,看着含羞带怯的女子就觉刺眼,扬手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

    黎皎初经人事,本就浑身酸软无力,哪里受得住成年男子含怒这么一巴掌,当下整个人就被打得栽倒在床榻上,眼前天旋地转。

    睿王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样子,伸手把黎皎抓过来,含怒问道:“你先前做了什么手脚?”

    鲜血顺着一边嘴角流下来,黎皎断断续续否认:“王爷,我……我没有……”

    “没有?难道本王是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子,见到你就发疯吗?”睿王眼睛都红了,手上用力直接把黎皎扔到了地板上。

    重物落地的响声传来,门外传来侍女的询问:“王爷,您有什么吩咐吗?”

    听到外面的声音,睿王稍微恢复了几分冷静,扬声道:“去把良医正给本王找过来!”

    “是。”

    睿王冷冷看着摔在地上的黎皎,恨得一颗心在滴血。

    他牢记李神医的叮嘱足足小一年没近女色,眼看胜利在望,谁知被这贱人给毁了!

    “王,王爷……”黎皎完全被打蒙了,用手强撑起身体,眼前阵阵发黑。

    一条锦被扔到她身上,睿王冰冷的声音传来:“裹好了自己,良医正很快就会过来!”

    良医正?

    黎皎心中一慌。

    她不怕被什么良医正查出端倪来,可良医正是个外男,王爷就这么叫他过来,那把她当成了什么?

    她今天要是这般模样被良医正撞见,以后就别想出人头地了。

    黎皎裹着锦被慌乱爬起来,因为摔得重,腿脚酸软,还没站起来就又跌倒在地,狼狈极了。

    睿王冷眼看着,浑不在意。

    黎皎一颗心越发凉了,使出十分力气强撑着爬起来,含泪躲到了屏风后去穿衣裳。

    她这边才把腰带系好,良医正就到了。

    “见过王爷。”

    黎皎透过屏风间隙偷偷往外望去,就见一名四旬左右的男子正给睿王见礼。

    “不必多礼,本王叫你来检查一下这茶水是否有问题?”睿王没心思绕弯子,开门见山道。

    他回忆了一下,问题最有可能出现在黎氏给他泡的茶水上。

    良医正不敢多问,道一声是立刻检查起来。

    黎皎躲在屏风后,一动不敢动。

    好一会儿后,良医正声音响起:“王爷,茶水并无问题。”

    黎皎无声笑了笑。

    睿王一怔,似是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追问道:“真的没问题?”

    良医正点头。

    “难道真的是本王不近女色太久,才如此没有自制力?”

    良医正听得心惊:“王爷,您——”

    睿王起身:“去书房说。”

    很快开门又关门的声音传来,脚步声渐远。

    黎皎从屏风后绕出来,软软倚靠着屏风发呆。

    书房中,睿王郁闷道:“刚刚本王破戒了,这可如何是好?”

    良医正听得瞠目结舌:“破戒?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吗?”

    睿王脸色铁青:“现在说这些还有何用?本王要知道,现在破戒的话真的会功亏于溃吗?”

    一看睿王脸色不对,良医正擦了擦冷汗,劝慰道:“王爷先不要急,现在离李神医规定的期限没有多长时间了,想来不至于前功尽弃。”

    “本王要肯定的答复,不要猜想!”

    良医正苦笑连连。

    他又不是李神医,如何能给肯定的答复啊?这小一年来,他负责的就是按着李神医留下的方子给王爷配药而已。

    “要是李神医还在就好了。”睿王知道逼死良医正也没用,重重叹了口气。

    良医正没敢接话。

    李神医出海死了,现在上哪找人去啊,他还是当一个安静的大夫好了。

    “来人——”睿王猛然睁开眼,高喊一声。

    立刻数名下人进来。

    “把黎氏给本王关到小祠堂去。”

    睿王妃活着的时候因为连续夭折两子,伤心过度之下在王府最偏僻的地方设了个小祠堂,整日躲在里面吃斋念佛。

    睿王妃仙逝后,小祠堂空了下来,渐渐成了睿王打发犯了错的姬妾的去处。

    这个时候虽是初春,小祠堂却阴冷得很,一应用度不消多说自是最差的,进去就是活受罪的份。

    “王爷,不可——”良医正忍不住说了一句。

    睿王冷冷看了他一眼,见良医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摆摆手让进来的人出去。

    “王爷,那位得了您临幸的姨娘,最好不要打发到那么凄冷的地方去。”

    “怎么,你替她求情?”

    良医正忙表白自己:“下官不是替那位姨娘求情,只是想着以防万一……”

    “万一?什么万一?”睿王一时没反应过来。

    良医正凑在睿王耳边低语几句。

    睿王神色微变。

    良医正提醒得不错,他是要考虑黎氏受孕的可能。

    万一他因为破了戒再不能使女人受孕,说不定唯一的希望就落在黎氏身上了。

    该死,明明恨不得把那女人弄死却还要好生养着她的感觉实在太窝火了!

    他就忍一个月看看,黎氏要是能有孕就算了,要是不能……那就一起秋后算账。

    黎皎躲在屋里,心中七上八下好久,忽然房门打开,数名丫鬟端着托盘鱼贯而入,走在最前方的丫鬟笑盈盈道:“姨娘辛苦了,王爷吩咐婢子们来伺候您更衣用饭呢。”

    黎皎一头雾水,享受着几个王府婢女细心周到的服侍,茫然中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