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23章 明争暗斗

正文 第623章 明争暗斗

    邵明渊决定推了宴会不去,睿王与沐王得知后顿时傻眼了。

    以恭王为首的西姜使节可是专门说了,西姜上下对大梁的冠军侯仰慕已久,想要在宴会上好好见识一下冠军侯的风采。

    冠军侯不去可怎么行?

    “五哥,我听说你前不久纳了一房妾室,与冠军侯的未婚妻是亲姐妹?”沐王笑吟吟问睿王。

    睿王一听就明白了沐王的意思:这是让他去请人呢。

    冠军侯又不是那些靠着家族关照过日子的公子哥儿,更不是寒窗苦读一批批走上仕途的学子们,人家的功劳是一拳一刀打出来的,放眼整个大梁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冠军侯曾承诺欠睿王一个人情,但睿王不是傻瓜,当然不想把这个人情浪费在这里。

    “虽说是亲姐妹,但黎氏只是妾室,我与冠军侯可称不上连襟,说起来与六弟和冠军侯的关系并无多少差别。”

    “哎,五哥这就说笑了。小嫂子与冠军侯的未婚妻是亲姐妹,有着这层关系在,冠军侯就是看着未来岳丈的面子也不会与你疏远的。”沐王意味深长道。

    睿王是个老实口拙的,听了干笑一声。

    元宵节那晚,他顺水推舟纳了黎修撰的长女为妾,抱的就是这个想法。

    他派人打听过,黎修撰的长女是原配所生,次女则是继室所生,姐妹二人关系并不算好。

    不过小姑娘家的感情好坏并不重要,谁家娶妻都不单纯看这个女子本身,而是照着她的家族去的。

    他纳了黎修撰的长女为妾,正如沐王所说,等将来他通过黎修撰求到冠军侯头上,冠军侯好意思拒绝么?

    只可惜黎氏家世太寻常,娶她当继妃是不成的,除非将来黎氏给他生下一儿半女才有扶正的资本,到那时他与冠军侯就是名正言顺的连襟了,无论冠军侯承不承认,在旁人眼中冠军侯就是他这一派的人。

    想到这里,睿王心中隐隐发热。

    李神医交代他一年之内不能近女色,算起来期限快到了……

    这一年对一个正当壮年的男人来说,实在太难熬!

    沐王盯着睿王若有所思。

    自从去年春天老五把李神医专门请进京城他就派人悄悄打听着情况,睿王府中有好几个他这边的探子,现在请李神医进京的原因已经清楚了,就是为了调理老五的身体。

    沐王想到这里,心中危机重重。

    老五不争气,一连夭折了几个孩子,目前还后继无人。正是因为如此,重视子嗣传承的大梁百官中才有不少站在他这一边。

    不然他非嫡非长,与年长他的老五比起来有什么优势呢?

    他们的皇帝亲爹态度太过含糊了,他想走孝顺的路子都走不通,因为皇帝亲爹十数年如一日坚持不见他们,他真的不记得父皇长啥样了。

    不能打感情这张牌,那他只能凭最实在的条件打败老五。

    老五的致命弱点便是没有子嗣!

    “五哥,邀请冠军侯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这场宴会是咱们共同办的,多少年来还是头一次。父皇对这次宴会定然会关注,知道咱们办得漂亮肯定会高兴的,咱们当然要尽力别让父皇失望,你说是吧?”

    见睿王还不松口,沐王长叹道:“反正我与冠军侯是毫无交情的,要是五哥不去请,那就只能告诉西姜使节让他们别盼着了。”

    睿王这才点头:“那我尽量试试吧,冠军侯愿不愿意来可不保证。”

    “那是自然。”沐王面上笑着,心中却一片冰冷。

    那个冠军侯,还真以为会打仗就能蹲在皇子头上拉屎了,简直不知所谓。

    这天下是他们姜家的天下,不是李家天下、王家天下,更不是邵家天下,再能耐的人要为这天下的主人所用才行,如果反过来骑在主人脖子上作威作福,甚至让主子看他脸色,那还留着干嘛?

    呵呵,等他坐上那个位置,只要天下安定,头一个拿冠军侯开刀!

    沐王回到王府中,正好潜入睿王府的探子传来了消息。

    密室中,沐王抬了抬手:“起来吧,说正事。”

    那人站起来,弯腰凑到沐王耳边低语几句。

    沐王眼神猛然一缩:“呵,睿王新纳的小妾一直独守空房?”

    那人点头。

    “这不应该啊。”沐王皱眉。

    睿王纳黎家女为妾,明摆着是为了与冠军侯攀上关系,为何会冷落新纳的妾室?

    即便抛开这些不提,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摆在眼前,正常男人哪有不吃的道理?

    正常男人?

    想到这里,睿王心中一动,隐隐想通了什么。

    “睿王对新纳的小妾态度如何?”

    那人回道:“睿王晚上从不进黎氏的屋子,但平日二人相处时态度很是温和。”

    沐王闭闭眼。

    不对劲,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他在小小的密室中来回踱步,心中翻腾不已。

    对年轻貌美、出身不错的小妾并不厌恶,晚上却不进她的门——

    沐王打了个激灵,瞬间想到了一种情况:睿王不能人道!

    得出这个结论,沐王立刻否认:不对,如果睿王不能人道,那还折腾什么,就算继承了皇位最后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联想到睿王请李神医进京并不间断泡药浴的情况,沐王终于想明白了:睿王不是不能人道,而是不能近女色。

    这个不近女色,一定是有时限的!

    也就是说,如果睿王在时限未到之前近了女色,这么久以来的调理身体就会功亏于溃!

    沐王一颗心砰砰跳起来。

    如果让睿王彻底绝了有子嗣的机会,他完全不用去争,只要硬硬朗朗的活着,这皇位就会落到他头上。

    沐王猛然停住脚步,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吩咐道:“立刻给本王查清楚,李神医当时怎么对睿王交代的。”

    只要在那个期限之前让睿王破功,他就成功了。

    等等——

    沐王抬手扶额,忽然觉得自己想复杂了。

    想要睿王破功根本不需要打探到那个期限,现在睿王不进黎氏女的屋子,这已经证明了那个期限还没到。

    所以,他只需要行动越快越好!

    沐王弯唇一笑,吩咐道:“去吧,想办法和那位黎氏女联系一下,想必她正茫然无措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