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19章 朱彦定亲

正文 第619章 朱彦定亲

    这个问题乔昭还真没考虑过。

    邵明渊会纳妾吗?总觉得这是没有必要去担心的问题,那个人从没让她产生过这样的疑问。

    小姑娘还睁大了眸子,眼巴巴等着乔昭回答。

    乔昭伸手揉了揉黎嫣软软的发,笑道:“四妹,这个问题其实并没有参考性。每个女孩子自身情况不同,遇到的人不一样,选择自然也会不同的。”

    黎嫣听了,越发不安了。

    她万一特别倒霉,遇到父亲这样的男人和冰娘那样的小妾可怎么办?

    乔昭隐约猜到黎嫣的心事,笑道:“不过三姐可以告诉你一点,这世上如冰娘那样敢杀人的小妾太罕有,你与其担心妻妾之争的问题,不如仔细想一想,冰娘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黎嫣听呆了,喃喃道:“对呀,冰娘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为了不喝堕胎药居然连杀两个丫鬟逃走,可她这么一逃本来就不可能再留下来啊。更别说她最终没有逃出去,落得碰壁身亡的结局了。

    黎嫣越想越觉不解,一时倒把先前的问题忘了。

    乔昭其实也在琢磨这个问题。

    要说冰娘为了保护腹中胎儿,她是断然不信的。

    一个能对三岁儿子下蛊的人,会为了腹中还未成型的胎儿杀人逃走?要真是如此,后来那样干脆利落自尽就说不通了。

    这个冰娘或许不只是瘦马那么简单。

    乔昭心中存了怀疑,再与邵明渊见面时便把这事说了。

    邵明渊听了,沉吟片刻道:“我再派人去岭南查查。不过岭南那边多少年来自成一体,外人想要深入调查有些困难。”

    “人已经死了,尽力就是了。”乔昭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困难。

    冰娘作为县丞送给黎光书的瘦马,在当地根本不算什么秘密,甚至还能当成美谈,可要深入调查冰娘身份是否另有隐情,自是不同了。

    “走吧,咱们去春风楼。”邵明渊不想多谈这些令人不快的话题,解释道,“子哲亲事定下来了,杨二闹着一起聚聚,我们就定在了春风楼。”

    乔昭眼睛一亮:“朱大哥定亲了?”

    邵明渊睇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听到子哲定亲,怎么比自己定亲还高兴?”

    乔昭莞尔一笑:“朱大哥是好人啊。”

    邵明渊轻笑出声:“嗯,子哲确实是好人。”

    “与朱大哥定亲的是哪家姑娘?”乔昭好奇问道。

    “是礼部尚书府苏家的姑娘。”

    乔昭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气质沉静的少女形象。

    对于尚书府的苏姑娘她印象颇深,那是她接触过的最喜欢下棋的女孩子。

    乔昭不由笑了:“朱大哥棋艺出众,苏姑娘喜欢下棋,以后他们在一起不会无聊了。”

    邵明渊一听这话就心中打鼓了。

    昭昭琴棋书画出类拔萃,他顶多算是粗通;昭昭医术出众,得了李神医真传,他只会给自己包扎一下伤口,撑死了能看看战马的毛病,勉强算是兽医吧;昭昭厨艺……平平,他大概是在野外鼓捣吃食多了,似乎还挺有天赋的……

    邵明渊越往下想越觉得不妙。

    数来数去,他和昭昭好像没有什么共同点。

    “怎么了?”察觉身边男人忽然沉默,乔昭抬眸问道。

    邵明渊抿了抿薄唇,好看的剑眉微微蹙起:“昭昭你放心,以后咱们的日子也不会无聊的。”

    嗯,多生几个娃娃,就有共同爱好了。

    乔昭睇了他一眼:“好端端怎么说到咱们身上去了?”

    邵明渊握了握乔昭的手,笑着没吭声。

    二人先到了春风楼,不多时池灿三人便陆续到了。

    都是熟人,气氛很是随意,杨厚承一屁股坐下来,冲朱彦举了举酒坛子:“子哲,今天你要用这个喝。”

    朱彦苦笑着讨饶。

    “行了,子哲酒量不行,你让他用酒坛子喝不是为难人嘛。”池灿瞪了杨厚承一眼,直接把碗递过去,“子哲,咱用这个就够了。”

    朱彦原本感激的笑容立刻凝结在嘴角,看着大碗发晕。

    “要不还是听杨二的?”池灿笑吟吟问。

    朱彦默默把碗接过来倒满了酒,举起来无奈道:“知道今天躲不过去,我就把这碗酒干了。不过之后你们可别再灌我,不然到时候没法回家了。”

    他说完,目光缓缓扫过在场众人,端起碗大口喝起来。

    几人都知道朱彦酒量一般,并不催促,见他喝光了酒把碗翻过来让大家看,纷纷叫好。

    朱彦一张脸已是红了,拿出帕子擦拭了一下唇边淌出的酒液,动作依然优雅。

    杨厚承叹了口气:“子哲,我还以为你好歹要到下半年才定亲的,你这时候定亲可把我害惨了。”

    “怎么?”朱彦笑问。

    对这门亲事,他并不在意早一些还是晚一些,到了他这个年纪定亲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苏姑娘与妹妹交好,品性定然不会差,他相信以后他们会举案齐眉过完这一生。

    “别提了。”杨厚承灌了一口酒,“我祖母一听说你都定亲了,立刻就要给我张罗亲事,我稍微表达一下拒绝的意思,她就拿鸡毛掸子把我给狠抽了一顿。还别说,老太太力气真不小,把鸡毛掸子都给抽断了。”

    听杨厚承这么说,乔昭立刻就想到了邓老夫人那虎虎生威的一拳,忍不住轻笑出声。

    要论老太太们谁力气最大,似乎非祖母莫属。

    “黎姑娘笑什么?”杨厚承不解挠挠头。

    乔昭轻轻抿唇:“听着有趣罢了。”

    “来,咱们喝酒。”池灿举起酒杯。

    几人杯盏交错,酒意微醺,忽听喧哗声从楼下传来。

    “快点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雅间腾出来,没看我们大人与贵客们等着吗?”

    “什么,有客人了不能腾?你这小二眼珠子是摆设吗?认不出我们大人是什么人?”

    ……

    杨厚承皱眉把酒杯往桌案上一放,不耐烦道:“我去看看是谁,喝个酒都不让人安生。”

    池灿一把拉住他,精致的眉扬了扬,懒洋洋道:“别冲动,我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他出去瞄了一眼,嗤笑道:“在这里也能见到那些碍眼的,还真是晦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