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16章 冰娘

正文 第616章 冰娘

    “我不听!”邓老夫人冷笑一声,“你有什么好解释的?无非是被一个小妾迷得晕头转向罢了,说出来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寒碜!”

    黎光书的解释被邓老夫人一句话堵了回去。

    “若冰娘真的老实本分,意外有了身孕让她留下来也未尝不可,但现在这样迷惑你心智的狐狸精是万万留不得了!”

    黎光书一听面色顿变:“娘,冰娘才有了身孕,禁不起长途跋涉啊!”

    邓老夫人拄着拐杖坐回去,嗤笑道:“孙子我有,孙女我也有,一个小妾肚子里尚未成型的肉还威胁不了我。”

    “娘,儿子不敢威胁您,儿子是求您看在儿子子嗣单薄的份上,让冰娘留下来吧。”

    邓老夫人冷笑不语。

    “娘,冰娘虽然只是个妾,毕竟是县丞之女,她又给儿子生了儿子,就这么送回去不是让人戳我脊梁骨吗?”

    “县丞之女?”不提这个邓老夫人还能保持冷静,听黎光书这么一说,直接抡起拐杖扔了过去,“你打量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什么时候县丞改养瘦马了?”

    听到“瘦马”两个字黎光书眼神一紧:“娘,您说什么?儿子怎么听不懂?”

    “少给我装糊涂!”邓老夫人把一本册子扔到黎光书面前。

    黎光书打开册子看了一眼,脸色登时变了。

    这册子是留在岭南的礼单,上面清楚记载着岭南某县县丞送给他叫“冰娘”的瘦马一名。

    这数年前的礼单怎么会在母亲手里?

    黎光书心中翻腾,额头冷汗冒了出来。

    “老二,你可真是长本事了啊。”邓老夫人语气充满失望。

    黎光书心像针扎一般疼。

    他让娘失望了?明明是娘想不通!

    他已经是大人了,不再是那个穿着打补丁的衣裳犯了错误被娘罚跪冷地板的少年,只要他官路亨通替黎家光耀门楣,纳个瘦马当小妾又怎么样呢?

    娘到底是老了。

    “黎家家风清白,断不允许一个瘦马进门,我更不想看着有着黎家血脉的孩子接二连三从一个瘦马的肚子里爬出来。容妈妈,端一碗堕胎药给冰娘送去。”

    黎光书一听急了:“娘,就算您嫌弃冰娘出身,可她肚子里怀着的是儿子的骨肉啊。”

    黎光书了解邓老夫人,知道亲娘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当即跪了下来不停给邓老夫人磕头。

    “娘,孩子是无辜的,无论大人有什么错处,孩子什么都不懂啊。您忍心让他还没到这个世上看一眼就没了吗?他生下来后也会是个有着小胳膊小腿儿,会哭会笑的小人儿……”

    刘氏冷眼看着,黎光书每磕一个头都仿佛一只重锤在她心口敲一下。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个曾有着读书人傲骨的男人却为了一个瘦马出身的小妾弯了膝盖。

    “够了!”邓老夫人听着黎光书对孩子的形容同样不好受,心一横道,“容妈妈,还不去!”

    孩子是无辜的,可留一个这样的狐狸精在黎家,她已经可以预见家无宁日的那一天,到时候不知有多少无辜的人受害。

    既然这样,扼杀胎儿的罪孽就让她承担好了,反正她老了,有报应也认了。

    容妈妈听了邓老夫人的吩咐,埋头往外走去。

    黎光书腾地站了起来,抬脚就要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

    黎光书脚步一顿。

    邓老夫人声音冷若寒冰:“老二,你要是敢过去,那你就别想在官场上混了,以后就抱着你的小妾过日子吧!”

    “娘!”

    邓老夫人神色紧绷,一字一顿道:“老婆子说到做到。”

    她说着扫了身侧的乔昭一眼,染了霜色的眉高高抬起:“老婆子做不到,想必老婆子的孙女婿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黎光书拢在大袖中的手紧紧攥起,渐渐绷直了唇角。

    看来冰娘的真正身份就是冠军侯翻出来的。

    这可真是有意思,一个侄女婿盯着叔叔的屋里事。

    无论黎光书心中多么愤怒,有了邓老夫人的警告,终究没有再动弹。

    刘氏看在眼里,心底只剩冷笑。

    要是黎光书真的不要高官厚禄选了冰娘,她倒无话可说,现在她真忍不住鄙视这个男人了,前脚表现得黏黏糊糊,一旦要他做出牺牲了,立刻不管心爱的女人死活。

    不,其实说到底这个男人只爱自己,她早该看明白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屋子里所有人都没有吭声,默默等着一个结果。

    乔昭垂眸盯着放在膝头的双手出神。

    邓老夫人的决定让她有些意外。

    上了年纪的人往往都盼着子孙满堂,她以为祖母会让冰娘把孩子生下来再打发走。现在看来她料错了,却更加佩服祖母的当机立断。

    她知道,祖母做出这个决定心中并不好受。

    “容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又等了一会儿,邓老夫人皱眉。

    容妈妈去的时间未免太久了些。

    “青筠,你过去看看。”

    “是。”青筠领命前往锦容苑,屋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没过多久青筠就跑了回来,向来沉稳的大丫鬟脸色苍白如纸,像是有恶鬼在身后追:“老夫人,容妈妈,容妈妈——”

    “容妈妈怎么了?”邓老夫人心猛然一跳。

    “容妈妈倒在地上,额头全是血……”

    邓老夫人腾地站了起来,身形微晃:“两个伺候冰姨娘的丫鬟呢?”

    冰娘查出有了身孕,她恼怒两个婆子办事不力,打发她们去打扫院子,另派了两个机灵的丫鬟过去伺候。

    “两个小丫鬟躺在里边,婢子没敢细看就跑出去了。”

    “走,过去看看!”

    邓老夫人带着众人赶往雅和苑。

    经过青筠那么一叫,雅和苑的下人都被惊动了,邓老夫人等人赶过去时那些仆从全都挤在西跨院那里。

    “容妈妈怎么样了?”邓老夫人边往里面走边问。

    容妈妈跟了邓老夫人几十年,在她心里和亲人无异。

    一名仆妇用帕子按着容妈妈头上的血窟窿回道:“老夫人,容妈妈还有气呢,就是这血止不住啊。”

    乔昭摸出银针迅速走上前去给容妈妈止血。

    一番兵荒马乱之后,邓老夫人盯着黎光书问:“冰娘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