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608章 真凶现形

正文 第608章 真凶现形

    听了乔昭的话,江十一抬手摸了摸鼻子。

    先前这位黎姑娘说请她未婚夫过来,她便告诉他义父死亡的真相。他请了她未婚夫过来,她果然说出了义父真正的死因。

    现在,她又要把她父亲捞出来了吗?

    总觉得她一定会如愿以偿的样子。

    “好,只要你能帮我们找出杀害义父的真凶,我同意把令尊放出来。”想完这些,江十一语气平静道。

    乔昭看向江远朝。

    江远朝温和一笑:“我也同意。”

    见他二人如此说,江五自然没有反驳。

    “我想请教一下太医,您认为大都督是中什么毒而死?”

    听乔昭这么问,太医面露难色。

    大都督的死因委实不好说。

    单看中毒症状,与鹤顶红相似,即便有些出入,他认为更大的可能是江堂体内的丹毒与鹤顶红融合而产生的变化。

    可是“丹毒”两个字是万万不能提的,那可大大犯了皇上的忌讳。

    “依下官看,鹤顶红的几率最大,不过世上毒素种类颇多,还有些毒素与鹤顶红症状相似,是下官没有想到的亦未可知。”

    乔昭嫣然一笑:“您说得对,确实是与鹤顶红症状相似的毒。”

    太医一怔。

    他说什么了?

    邵明渊忍俊不禁。

    昭昭好像越来越会给人下套了。

    “先前我要的装清水的碗。”乔昭毫不客气向江十一讨要。

    这一次江十一连迟疑都没有了,立刻吩咐人去灵堂取碗。

    不多时一名锦麟卫端着碗走过来,古怪的神色让众人不由生出了几分好奇。

    “放这里吧。”江十一道。

    那名锦麟卫把碗放下,退至一旁时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众人立刻看过去,就见碗中的水恢复了清澈,数十条血线样的东西根根分明,竖立在清水中。

    “怎么会?我明明记得黎三姑娘一开始丢入沾了血的银针后这碗清水立刻暗浊一片,现在怎么会是这样子?”十三太保之一的江七说出了众人心中的疑问。

    众人同时向乔昭望去,期待她解惑。

    乔昭笑望着太医:“太医看到这碗中情形,有没有想起什么来呢?”

    太医眉头紧锁盯着碗中清水,脑子飞快转动着。

    这样的情形隐隐有些熟悉,他一定在某本医书上见过描述的。

    这情形实属罕见,那医书定然是冷僻的,究竟是在何处见过呢?

    类似鹤顶红的中毒症状,融入清水静置一定时间后根根分明的血线——

    就在太医绞尽脑汁思索的某个瞬间,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好似电光劈开了混沌,猛然想到了什么。

    太医霍然看向乔昭:“大都督的指甲——”

    乔昭微微颔首:“您想得不错,我从大都督的指甲中发现了同样的血线。”

    “是血莲子,对不对?”太医语气激动起来。

    乔昭点头:“正是血莲子!”

    太医不禁笑起来:“看来下官这脑子还是好使的,我就说这种情形曾在哪本书上见过记载的。嘉南有异莲,形与睡莲相似,莲子如血,剧毒似鹤顶红,毒血遇水则红线生……”

    太医难掩得意掉起书袋来,众人脸色却大变。

    乔昭见状弯了弯唇,云淡风轻道:“血莲子只有新采下才有剧毒,所以凶手必然是去过嘉南而且府中养有血莲之人。呃,他对旁人应该会说喜欢养睡莲。”

    乔昭说到这里,目光扫过江五与江远朝。

    她的老家嘉丰便在嘉南省,而江远朝与江五先后驻守过嘉丰,所以毒杀江堂的凶手必然在二人之间。

    她只负责分析到这里,至于谁是凶手,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而就在乔昭话音落下的瞬间,江十一腰间绣春刀利落抽了出来,砍向江五。

    江五早已面色铁青,毫不犹豫回击。

    可是紧接着又有数柄绣春刀齐齐指向了他。

    江七盯着江五的眼神满是愤怒:“江五,你年前从嘉丰回来,我们在你家中小聚,无意间看到养在偏屋的莲花,你还哄我们说是睡莲,原来那时候你就起了毒杀义父的心思。你的良心莫非被狗吃了?”

    “不要和他废话,把人拿下再说!”

    眼见众锦麟卫涌过来,江五眼中闪过浓浓愤恨,忽然纵身向乔昭扑来。

    邵明渊一个旋转身子跃起,一脚踢在江五心口上。

    江五整个人弓着身往后飞去,落在江十一身上,哇的一口血喷出来。

    邵明渊淡淡瞥了江五一眼,不屑道:“别打本侯未婚妻的主意,你还能多挣扎一下。”

    江五狠狠瞪着邵明渊,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江十一揪住江五衣襟,绣春刀横在他脖子上,声音冷如冰雪:“你为何要这么做?”

    江五呸了一声:“你不配知道!你可真是江堂养的一条好狗,只可惜江堂到最后还是把你当狗,站着当人的从来只有江十三!”

    江远朝淡淡笑了:“江五,到了这时候你还不忘挑拨一下我们兄弟么?”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同样是义子,你从小得到的教导比我们多,明明没有比我们多做什么,锦麟卫指挥使的位置却公认是留给你的,这对我们太不公平!”

    江远朝深深看了江五一眼:“江五,你恨义父,难道不是因为你在执行任务时与暗线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在义父把她灭口后对义父怀恨在心吗?”

    当初江五驻守北定城,竟然对青楼女子莺莺也就是锦麟卫招募的暗线动了真感情,险些让遥控冠军侯麾下苏洛峰的任务失败,这才是义父把江五打发到嘉丰去的真正原因。

    “你住口!”江五神情大变,“你没资格对我提这些!江诗冉该死,江堂该死,你们统统该死,锦麟卫指挥使的位置我势在必得!”

    只有站到最高处,才能得到他真正想要的,才能保护他想保护的人!

    万分不甘的江五拼死反抗起来。

    一阵混乱后,江十一面无表情抽回长刀,鲜血从江五胸口喷薄而出。

    江五没有看江十一,却死死盯着江远朝,形如厉鬼:“江十三,我诅咒你这辈子永失所爱,所有努力终成空!”

    语毕,江五气绝身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